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老板自当老师为打工子弟办免费补习班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20:35来源: 中国青年报 网友评论 (0)

  今年52岁的广西柳州市市民陈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知天命之年,他会跟一帮农民工子弟成为师生和朋友。

  12月的一天,陈虹激动地拿着一沓信纸,冲进共青团柳州市委宣教部办公室,高兴地喊道:孩子们的成绩提高了,有的还考了全年级第一名。

  信纸上,写满了柳州市第十八中学学生的感动和收获:

  “每天一下班,陈老师就大老远跑过来给我们补习,他还为这个无名的补习班起了个名字,叫做‘农民工’补习班,因为我们班80%都是农民工的子女,我真为这个班感到骄傲!”

  “开学不久,我怀着好奇的心情进入这个班,后来我才知道这位老师不收一分钱,辛辛苦苦每天帮我们补习,没有一天迟到过。现在这样的好人不多了!”

  “这个班彻底改变了我,改变了我对英语的看法。以前我的英语不怎么好,小学毕业考才拿了74分,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这次段考我考了99分,获得了全年第一。”

  “赶上八中,超过十五中,向柳高看齐!”

  孩子们的激情、自信跃然于纸上。他们身上的改变究竟是怎样发生的?这个开办时间并不长的“农民工”补习班为什么会有这么神奇的效果?

  激情教学“吼单词”

  12月9日傍晚,记者来到柳州市十八中,远远的便能听到学生大声朗读单词:“never,send……”就像军训时喊口号一样。循着声音的方向,很容易就能找到这个位于教学楼二楼的特殊补习班。

  陈虹担任老师的这个课外补习班,是今年秋季学期开办的。在此之前,陈虹已经有过10多年的志愿服务经历了:他在社区免费教过英语、担任过团市委12355青少年服务台的心理咨询师、还做过戒除青少年网瘾的志愿者。

  从事12355志愿服务时,陈虹发现很多孩子有学习方面的心理障碍,通过电话一对一进行辅导虽然能帮到一些人,但服务范围毕竟有限。今年9月,团柳州市委宣教部部长覃宛君建议他,不妨结合“共青团关爱农民工子女志愿服务行动”为农民工子女开展课外辅导,这样可以把志愿服务的价值扩大化。

  经过多方联系,陈虹向大部分学生都是农民工子弟的柳州市十八中提交了申请,一个专门面向农民工子弟的课外英语补习班在他的张罗下很快开班了。

  补习班的招生没有门槛,全凭自愿。刚开始,陈虹接触到这些踏入中学不久的农民工子弟时,他感觉到这些孩子身上的明显不同:有的比较自卑,不敢大声说话;有的自由散漫,连安静地坐上几十分钟都很难。

  第一节课上,陈虹就跟学生们约法三章:要树立自信、自立、合作的班级精神;上课前要高喊口号、听军歌、大声朗读单词;对于违反课堂纪律和不完成作业者要扣分并罚抄单词。在他看来,这种军事化色彩的管理最能严肃纪律、振奋精神。

  跟一般老师上课时和风细雨地念单词、读课文不同,陈虹上课时的那股激情就像火山爆发:单词不是读出来的,而是“吼”出来的。

  “第一次上课,陈老师吼单词那么大声,听到吓了一跳!”学生周海涛说,刚开始,他对陈老师的教学方式感到很不适应,自己以前都很少开口说英语的,现在突然被要求扯着嗓子喊,大家忍不住直想笑,小周脸都红了,可还是不敢开口。

  有一天上课时,周海涛发现大热天的,陈老师怎么穿着一件厚棉衣来了。下课后,大家关切地问老师究竟怎么了,陈虹怕学生担心,并没有说出实情,只是跟他们开了个玩笑。但在孩子们的再三“逼问”下,陈虹终于说出了真相:原来前段时间,因为“吼单词”过于大声,他的喉咙发炎引起了高烧。

  “陈老师都52岁了,还带病给我们上课,老师可以做到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周海涛感动地说。现在,他吼单词的声音比老师还大,还经常在班上领读。不知不觉中,陈老师这种激情澎湃的上课方式让他渐渐开始敢于大声读课文、开口说英语了。

  罚自己的老师

  事实上,志愿者陈虹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家奇石店的老板,手下还管着几十号人。这个被朋友称为“做志愿服务有瘾”的老板,把很多企业管理中的理念,也融入到了班级的管理中。

  “在管理企业时,我主张普通员工能做的事情主管不做,主管能做的事情经理不做,经理能做的事情老板不做。”陈虹说,为了促进学生自我管理的能力,他给这些孩子安排了很多新鲜的职务:负责主持课堂的周海涛担任“首席执行官”、负责操作录音设备的朱啸担任“音响师”,其他还有诸如“秘书长”、“纪律检查长”等孩子在学校从未听说过的职务。“大家争先恐后地当班干,他们承担的责任多了,我管的就少了。”陈虹说。

  在补习班上,很多平常在班上表现很不起眼儿的农民工子弟,纷纷被委以重任。担任小组检查长的林子龙,以前考试老是60多分,看到班上那些学习成绩好的,他总觉得自己矮人家半截,“别说班长了,连小组长都不敢当”。提起以前的心理阴影,林子龙做了一个45度角仰视的姿态。可自从担任班干后,他不仅学习劲头儿足了,还积极地参与班级活动。“现在父母再也不用求我读书了,不用他们叫,我自己也会看书。”

  林子龙很喜欢陈虹每次上课前给同学们讲的那些励志故事,他把陈老师教给他们的人生格言抄在笔记本上,经常拿出来看看激励自己。交谈中,这个生活在城市边缘的青葱少年,嘴里常能蹦出一些有哲理的话:“如果今天的快乐会给你的明天带来痛苦,请放弃他。如果今天的痛苦会给你的未来带来快乐,请忍受它。”

  “农民工”补习班开课时间是周一到周五的5点半到7点,这段时间正是同学们放学回家吃饭的时间。一天,看到班上的学生又饿又累,打不起精神,陈虹像变魔术式地从讲台桌子下拿出两块大红砖,跟同学们说,你们喊得越大声,我推得越多。结果在同学们兴奋的呐喊声中,他推了100下,学生也跟着振作了起来。

  陈虹认为,老师要树立威信,必须要以身作则,跟同学们“同甘共苦”。有一次上课时他的手机响了,学生马上大喊:老师你手机响了,罚做俯卧撑!陈虹当即脱下西装,在讲台上老老实实做完了25个俯卧撑。

  “我从小学读到现在,从来没有一次看到老师罚自己的。”朱啸觉得,陈老师的精神和人格魅力让同学们很服气。每次上课时,只要陈老师一喊“最高品质静悄悄”,大家马上安静地就坐。“他的气场,能HOLD住我们!”

  让家长一起来

  在志愿者陈虹的“农民工”补习班上,有个奇特的场景:课堂上除了端坐的学生,还有三四个家长静静地站在教室后面,帮忙维持课堂秩序。虽然有父母在一旁,但孩子们没有表现出任何害羞或不自在,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是主动来配合陈老师教学的。”家长王女士说,以前补习班上由纪律检查长维持课堂纪律,可担任纪律检查长的同学又要听课,又要注意同学们的表现,会影响学习效果。在补习班开课三周后,家长们自发成立了家庭委员会,商定大家下班后轮流来补习班帮忙管理纪律。“反正也要来接孩子的,我们帮陈老师做点儿事,也想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几年前,黄女士从贵州麻尾来柳州打工,在农贸市场上卖鱼。现在每个星期她都要抽出三四天时间去儿子学校“值日”。“鱼没卖完,钱赚少点就少点嘛,可儿子就一个,有再多钱,儿子学坏了也没有用啊。”

  家长的这些认识,跟陈虹耐心的教导分不开。在农民工子女的成长过程中,家庭教育的缺失是不少孩子面临的最大问题。农民工家长如果认识不到这点,学校教育的种种努力很可能会被抵消。

  补习班开班后,陈虹专门邀请家长来学校开了一次家长会。让他吃惊的是,家长会上,说什么方言的人都有,就是没有一个讲柳州话的。一名家长拉住陈老师说,“我看到你不是十八中的老师,义务给孩子上课才来的,要不然我还不来呢。”后来陈虹了解到,这名家长是个泥瓦匠,工地上还等着他回去刮腻子。

  在陈虹的要求下,班上很多家长回家后不看电视、不玩电脑,而是抽出时间多陪陪孩子。在陪伴的过程中,王女士发现了女儿的变化:“以前写作业时,她总爱跑出来喝水,看几眼电视,现在她坐得住了。”

  “花钱请家教还不一定请到像陈老师这么好的。”王女士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陈老师教完这个学期,万一以后不来了,这些孩子们怎么办?

  但在陈虹看来,这并不是值得担心的问题,因为教会孩子学习方法,帮助家长认识到正确的教育观念才是最重要的。“我是抱着储存幸福的态度来做志愿者的,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感到很开心,这就足够了。”陈虹说。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