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公司捐赠7800万元设备疑为作秀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0:35来源: 生活新报 网友评论 (0)

  据我省某媒体报道:深圳市贝斯达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在去年5月10日曾向我省贫困地区的10家医院捐赠价值了3800万元的CT和0.5T的核磁共振医用设备,随后又于今年10月9日再次向我省10家医院捐赠了10台0.35T,合计价值为3800万元的医用核磁共振设备。短短一年多时间内,这家在国内并不十分起眼的民营企业,仅在云南就捐出累计价值7600万元的医用设备。但本报记者辗转我省部分受赠医院和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以及深圳、东莞等地明察暗访,得到的结果却令人担忧:这些所谓的捐赠可能只是精心导演的“捐赠秀”。

  举报人受赠医院可能成苦主

  “我在云南一家医院工作。我向你们反映一个极其重要的情况:最近两年来,昆明有一窝骗子假借云南省卫生厅、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的名义,打着为云南贫困医院捐赠CT、核磁共振等大中型医用设备的幌子,在昆明连云宾馆等档次较高的大型会议场所组织大规模的医疗扶贫捐赠仪式,并在新闻报刊上大肆搞虚假宣传,因此造成一些不明真相的贫困医院前来接受捐赠,最终落进了骗子精心设计的商业圈套……”本月初,本报记者收到一封厚厚的匿名举报信,举报人自称其为省内一家医院的医务工作者。

  举报信中列举了相关材料:

  1、贝斯达董事长彭建中去年4月8日向云南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的《捐赠书》。彭建中在《捐赠书》中承诺,贝斯达自愿捐赠10台价值3800万元的核磁共振设备,用于云南医疗扶贫事业,受赠单位只需支付相关税金、设备运输费、单台设备包装费、保险费、仓储费、搬运费、安装调试及培训等相关费用;

  2、彭建中与云南省卫生厅签订的《捐赠协议》。《协议》明确指出,贝斯达自愿将10台价值3800万元的核磁共振设备捐赠给省卫生厅,同时委派技术人员对所捐设备进行安装调试合格,并在卫生厅的协调下全面负责这批设备的售后服务工作等;

  3、2010年5月10日深圳贝斯达董事长彭建中在昆明连云宾馆出席向省卫生厅、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捐赠签字仪式的彩页;

  4、彭建中在此次签字仪式后与曲靖市师宗县现代医院等单位签订的《核磁共振合作协议书》。该《协议》中明确:贝斯达及昆明千昂公司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昂公司)就BTI-050核磁共振成像系统医疗设备与与师宗现代医院合作,设备总价格为680万元,师宗现代医院在由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省医疗扶贫基金会补助400万的前提下,采取分期累计付款330万元的方式,便可获得一台BTI-050核磁共振设备; 5、今年10月14日,我省某报对贝斯达第二次捐赠10台BTI-035型核磁共振设备的报道。

  此外,还有我省10家获赠医院名单等相关资料。

  举报人称,这些资料是他在一个十分偶然的条件下获得,据他了解,这些材料表明,贝斯达有“假捐赠”之嫌。报道所反映的情况是贝斯达捐赠了价值3800万元的核磁共振医用设备,而贝斯达与受捐单位所签的《核磁共振合作协议书》条款反映出的情况却大相径庭,完全是在借捐赠之名高价销售这10台核磁共振。“现在全国都存在少数企业为给自己产品做广告,借积极投身慈善事业之名搞假捐赠的情况……依我看,贝斯达在云南搞这两次医疗扶贫捐赠的幕后,极有可能将我省这批贫困地区的医院塑造成真正的苦主。”

  医院受赠还掏数百万仍划算

  在捐赠活动中,贝斯达的产品主要涉及到BTI-035核磁共振成像系统和BTI-050核磁共振成像系统,根据磁场强度的区分,习惯上被叫做0.35T设备和0.5T设备。

  在举报人提供的贝斯达与师宗现代医院的《磁共振合作协议书》中,记者注意到,师宗现代医院要使用上贝斯达生产的0.5T型核磁共振设备,需付的总价款为680万元,其中由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和省医疗扶贫基金会补助400万元,师宗现代医院支付280万元。可由于该院没有能力一次性付款,只好选择每月支付10万元给厂家的分期付款方式,双方协议约定师宗现代医院需承担50万元的利息及税款。也就是说,师宗现代医院如果要得到一台0.5T的核磁共振,最终需要给付贝斯达330万元。

  为弄清贝斯达在云南的实际捐赠状况,记者先后走访了师宗现代医院和嵩明县人民医院。

  走访结果发现,师宗现代医院在2010年6月16日就与贝斯达签约,并约定在双方签约后60-90个工作日内完成安装及调试运行,可直到本月11日记者赶到时,该医院申请捐赠购买的核磁共振设备磁体才运到机房没有几天。

  该院办公室主任狄自成、医务科长马开文和放射科长朱庆国等人接受采访时说,该院目前运到机房的设备只是核磁共振的磁体,尚有许多配件还没到货。据了解,医院是在去年5月10日举行的捐赠仪式上才获得的消息,之后,该院赶紧写了捐赠申请书。再后来,贝斯达云南代理商——千昂公司常务副总杨发春等人赶到医院说,捐赠名额没有了,但他们可以协调争取由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补助。最后,在争取到补助的前提条件下,医院才和贝斯达负责人以及杨发春等人签订了《合作协议书》。

  谈到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的400万元补助款,三位负责人均表示,他们从来也不知道这笔款,但在目前国际市场磁体涨价的情况下,他们仍旧觉得不管有没有400万元的扶贫补助,花330万元买一台0.5T的核磁共振设备,还可享受分期付款的待遇,“仍然比较划算”。

  问及合同没有按期履约的问题时,三人均表示,前期是由于医院的机房没搞好,但现在机房搞好了,设备却迟迟不到位,让他们还是感觉有些闹心。

  嵩明县人民医院是今年10月9日在第二次捐赠仪式上才是接受深圳贝斯达捐赠0.35T型核磁共振的10家医院之一。记者发现在该院书记杨明辉办公桌后面,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块印有“云南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深圳贝斯达”、“核磁共振1台”和“380万元”等醒目词语的红色纸牌。

  杨明辉说,嵩明县人民医院是在接到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的通知后,才参加捐赠仪式的。去年的第一次捐赠由该院前任院长经手,后来为什么没有落实到位,他也不太清楚。在今年的捐赠仪式上,他们获颁捐赠牌,会后代表贝斯达的云南麦飞斯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麦飞斯公司)总经理杨发春等人和他们签订了捐赠价值380万元的0.35T型核磁共振的协议书。

  据了解,每接受贝斯达捐赠1台0.35T的核磁共振设备,受赠方只需支付50万元的相关税金、设备运输费、单台设备包装费、保险费、仓储费、搬运费、安装调试等费用。获得同样捐赠的10家医院中,除德钦县一家医院明确表示放弃外,另外9家医院提出0.35T的核磁共振不够用,要求置换成1.5T的核磁共振,但厂家表示,后者价值上千万,须补六七百万元的差价。协议签订后,杨发春两次来到医院,要求尽快谈妥设备置换的问题,杨明辉表示,他对这次捐赠也心存疑虑,想看看其他受赠医院会怎么办。

  调查

  麦飞斯公司与顾委会同址

  据师宗现代医院介绍,杨发春是千昂公司常务副总,但嵩明县人民医院书记杨明辉却说他是麦飞斯公司总经理,那杨发春到底有几个头衔?

  12月14日上午,记者以楚雄一家民营医院想申请捐赠核磁共振设备为名,拨通了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的电话。一位姓杨女接线员要求记者留下手机号,并表示领导已外出要次日才回来,请于次日上午上班后到该会详谈。同时,该接线员告诉记者,杨发春任总经理的麦飞斯公司是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的执行公司。

  “你是上午打电话给我们谈申请捐赠的人吗?我们领导提前回来了,请你尽快过来……”当日16时许,记者忽然接到该会另一名杨姓女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记者依约于一小时后赶到昆明市人民东路6号新华大厦20层A座,见到了该会的领导,由于事先了解,记者认出他是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副秘书长杨晓林。

  杨晓林听说情况后,询问了医院的院长、床位、现有设备等情况,又问了所在县的人事情况,见记者没回答上县、州两级卫生局局长的名字,他便告诉记者,要想申请捐赠就得从县卫生局到州卫生局逐级申请,最后再由省卫生厅审批。谈到麦飞斯公司,他说,该公司不是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的执行公司,但确实是贝斯达的指定经销商。

  当记者要求杨晓林留下电话和名字时,他应了一声:“哦,我姓杨。电话你留座机就是,手机不留了。”接着,他一边问记者的名字,一边录进手机的短信栏中,结果一不小心将记者的姓名发回到记者的手机上。当记者询问他的姓名时,杨晓林却说:“我姓杨,叫杨木春。”

  12月15日,记者从云南省工商局有关部门得到证实,云南麦飞斯商贸有限公司的注册地位于昆明市东风东路6号新华大厦20层A座。登记时间为2010年4月12日。法人代表是王兰芬。麦飞斯公司的注册地点与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所在地均为昆明市东风东路6号新华大厦20层A座。

  昨日,记者多次拨打杨发春的手机,并给他发去短信,说明联系他的用意,但他都将电话按断,短信也没有回复。

  回应

  ■千昂公司

  杨发春背着公司干的

  接到举报信后,记者很快找到千昂公司了解情况。

  “我们虽然是贝斯达的云南总代理,但我们并没有参与彭总(彭建中)向云南捐赠核磁共振的事情……”千昂公司一位姓黄的男性工作人员说。

  “捐赠的事多半有假,因为贝斯达只是一家中小型民营企业,如果说捐过几十万那还有可能,但张口闭口就捐几千万元,我看彭总的企业目前暂时还不可能具备这样的实力。”黄先生接着说,捐赠的事他们之前是从贝斯达官网和云南某报上了解到的,据称与该公司曾经的常务副总杨发春有关。因为在该报的报道中,杨发春曾代表贝斯达出现在捐赠仪式上。

  “我们作为最早在云南代理贝斯达产品的代理商,虽然知道该企业在最近几年获得了较好的发展,但要让这家企业不计成本地捐献价值几千万元的核磁共振设备,基本上是无法想象的事情。”黄先生强调说。

  据黄先生介绍,杨发春此前曾是嵩明县一家卫生院的院长,后来成了千昂公司总经理蔡常津的朋友,退休后曾出任千昂公司常务副总。“蔡总一直对他都很看重,不想杨发春私下刻了公司公章,在外面与一些医院定合约,甚至还把公司在一家医院的两百多万的一笔大宗款项私自转走。目前,蔡总正在准备向法院起诉他。”黄先生说,杨发春在千昂公司供职期间,私下联系上贝斯达董事长彭建中,发起大规模捐赠核磁共振设备活动。“如果说真心实意地捐赠一些设备给云南贫困地区的医院,当然是好事,问题是,这极可能是一台假事情。到头来,完全可能捐赠是假,卖设备才是真。”

  在彭建中与曲靖师宗现代医院签署的一份协议上,虽然不曾加盖千昂公司的公章,但却清楚写着“昆明千昂商贸有限公司”和“杨发春”的字样。对此,黄先生的解释是:“当时,杨发春仍然是千昂公司的常务副总,但其与师宗现代医院签约这样的事,公司老总蔡常津从来就没有授过权,这期间,他也没有向公司报告过签约的事。因此,这种行为只能由杨发春自己来负责。”

  黄先生还透露:杨发春与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副秘书长杨晓林相处甚好,两个人经常同时去一些州市找医院“办业务”。

  ■贝斯达公司

  “3800万,公司哪里受得起”

  根据贝斯达网站上的记载,2010年5月10日,由于西南大旱缺水使人民健康甚至生命受到威胁,贝斯达董事长彭建中为支持云南省贫困地区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向云南省卫生厅捐赠核磁共振设备10台,总价值3800万元,并举行了捐赠仪式。

  记者为此专门赶赴深圳了解相关情况,并见到了贝斯达董事长彭建中。彭建中说,捐赠活动的牵头人就是杨发春,“他是云南省医疗扶贫顾问委员会的人”,后来,他又了解到杨发春是云南麦飞斯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麦飞斯公司)的总经理。杨发春是几年前去深圳考察时,和彭建中认识的。

  彭建中说,在获悉捐赠计划后,他最初的想法是,在不损害公司利益的前提下,可以和杨发春合作,意思就是“成本必须收回来”。之后得知准入证都是云南省卫生厅出面办理,又有那么多云南领导参加,他便参加了捐赠仪式,并赞助了10万元。彭建中考虑到,这样一来,贝斯达既能卖医疗设备,又能推广市场,还能因为较低的价格让更多医院有能力购买核磁共振设备。

  在捐赠活动现场,彭建中在杨发春等人起草的捐赠协议上签了字,“条款我都没看”。彭建中认为,按照成本价捐助,对自己也有好处,“我巴不得这样,你赚多少钱是你的事,能帮医院装起机器,我也可以做品牌推广,品牌就是建立在市场占有率的基础上的。”彭建中说,反正他收钱就行。

  据彭建中介绍,具体操作都是杨发春等人去医院谈的,一次性付款是280万元/台,分期付款再加50万元的利息、税金等,捐赠协议中这些费用,算起来刚好是280万元和330万元,也刚抵消设备成本。

  “我们是出于好意。”彭建中说,当时搞捐赠,有企业捐赠1.5亿的设备,“我就那么点东西,那我也就跟。”

  彭建中说,一开始杨发春找到他谈捐赠活动时,他就表示过,只能让利,不可能一分钱都不要,成本必须收回来。但捐赠仪式结束后,彭建中被叫到云南省卫生厅,说是无偿捐赠,他当场就表示反对。后来他因为云南省医疗扶贫基金会补贴400万元一事问杨发春,杨发春却说:“你不要管了,我来搞就行。”

  彭建中说,后来,捐赠活动就被拖了下来,他要求在发货之前一定要见到各医院院长,向医院说清楚这并不是捐赠,“不讲清楚的话,收不到钱就麻烦了。”

  “3800万,公司哪里受得起?”彭建中说。

  彭建中说,去年实施捐赠活动时,0.5T设备的市场价为680万元/台,成本为280万元,“后来磁体涨价,我不想把机器卖给医院了,给师宗至少打了8个电话,说退钱给他们,但是医院不同意。”彭建中说,这单生意就让他贴了80万。

  “在云南的捐赠都与公司无关”

  彭建中说,今年,他接到杨发春的电话,称又要参加捐赠活动,他立即否定,杨发春当时也表示“那就不搞了”。

  “我们也想品牌推广,只要收回成本,可后来搞成无偿捐赠,我们就莫名其妙了。”彭建中说,贝斯达不具备无偿捐赠的实力,况且公司本来也很低调,此外若出现法律责任,企业也无法承担。因此,彭建中就没给活动赞助,并发函声明不同意参加捐赠活动。

  今年9月10日的捐赠仪式,彭建中就没有去参加,但当他看到报纸后,却发现报道与去年相似,捐赠金额还是3800万,贝斯达也还在其中,他便打电话给云南省医疗顾问委员会的杨晓林,杨晓林称会作出解释。11月,杨晓林到深圳后,彭建中去见了他,当时杨晓林问彭建中有什么货,彭建中表示0.5T设备没有了,还有一些0.35T设备。

  彭建中说,第一次捐赠活动时,贝斯达有0.5T设备,第二次,他能提供给云南省医疗扶贫委员会的只有0.35T设备。

  不久前,彭建中接到了嵩明一家医院的电话,问贝斯达是否赠送医疗设备,是否花50万元就能装。彭建中当即表示要收钱,并且打电话问杨发春,杨发春说:“钱我自己掏。”

  “实际上第一次捐赠没有完成,第二次是想补上。”彭建中说,去年的捐赠活动至今已有一年多,但是贝斯达没有发出去一台医疗器械。

  彭建中说,由于他坚持与医院见面谈清楚后才能发货,杨发春为了和医院签订合同,就私刻贝斯达的公章,并报上贝斯达的账号,结果款项都打到了贝斯达的账号上。彭建中去云南省永善县溪洛渡时,当地医院称贝斯达在搞诈骗,彭建中解释说,贝斯达的公章中间没有五角星,而医院所持合同上的公章有五角星,因此是假的,正因为如此,甚至有合作人找到彭建中,愿意出10万元买一个公章,被彭建中断然拒绝。

  彭建中说,前年,贝斯达就已经发函,声明合作人不能用贝斯达总代理、总经销的名义去谈业务,所有私刻的公章都取消,但是彭建中听说,直到今年,杨发春还在私刻贝斯达的公章。

  “最怕代理商,会乱搞的。”彭建中说,贝斯达从来没有下过委托书授权别人做总代理,在云南,贝斯达有两个业务员,具体业务都是他们在跑。

  另外,关于1.5T设备医院补差价即可购买的说法,彭建中表示,涉及到的云南9家医院,目前根本还没有和贝斯达谈到这一步,这种设备还处于研发阶段,明年五六月份才能生产出来,现在就签协议肯定不合适。

  彭建中告诉记者,目前,一切在云南与贝斯达有关的捐赠言论和行为都与贝斯达无关,贝斯达将保留诉讼的权利。

  据彭建中介绍,其实贝斯达目前和杨发春仍有合作,贝斯达的经营方式是放羊式的,只要谁有能力,都可以做贝斯达的产品推销,和杨发春有关的协议签字,除了去年的捐赠活动,其他的就是与杨发春之前的买卖协议签字。

  “你给我把屁股擦干净。”12月16日,媒体开始介入调查后,彭建中给杨发春打了电话。

  本报记者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