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恶人王珀入国力首场比赛就造假(图)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0:08来源: 华商网。 网友评论 (0)

昨日下午,在铁岭中院,庭审结束后,王珀被押上警车 本报特派铁岭记者 闫文青 摄

    昨日,虽然王珀案最早结束庭审,但是关于涉案细节却一直没有对外披露。昨晚,本报经过多方了解,得知王珀当庭 承认了自己操纵比赛的事实,并且认为自己是中国足球的罪人,而被认定的比赛有三场假球。而王珀入主国力,出任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后的第一场球,居然就是一场假球。王珀是反赌扫黑案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他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最黑暗最混乱时代的一个缩影。王珀的最大“贡献”是将所谓的内幕交易公开化,他的把戏恰好戳穿了足坛假赌黑的本质。

  审判内容

  王珀自认是罪人

    据知情人透露,王珀的审理是最早结束,庭审的辩论阶段进行得较为激烈,除了涉嫌操纵国力队的两场假球外,他还涉嫌在山西陆虎和广州医药的比赛中操控比赛,打假球。王珀在审讯阶段承认他当年打假球的事实,王珀自己也接受大家把他称为中国足球的罪人。不过随后王珀也为自己做了辩护,王珀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当年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下所做出的。此外,对于王珀的指控还涉及了诈骗罪,庭审过程中王珀也对自己犯下的诈骗罪进行了解释。据分析,根据庭审辩论阶段的激烈程度,案件存在上诉和二审的可能。

  被认定操纵三场假球

    据悉,王珀被认定的与国力队有关的假球有两场。其一就是2003年9月21日的川陕之战,王珀首先通知巴西籍主教练卡洛斯晚上对阵四川冠城队的比赛不用去现场,由他全权指挥。然后他召集队长和主力队员等,要求球队上半场必须输成0∶4。当场比赛的结果为1∶5,事后成功保级的四川冠城将50万现金送到西安。第二场假球就是当年11月客场与上海申花的比赛。当时有中间人找到陕西国力董事长李志民,表达了上海申花俱乐部欲以200万元,买陕西队输球,以达到夺冠目的。李志民同意后,由王珀告知队员操作假球,他再以同样的方式换来了陕西队0∶2输球。事后上海申花让中间人转交给王珀事先说好的200万元。第三场被认定的假球是山西陆虎与广州医药的比赛。王珀和王鑫炮制了山西陆虎1∶5惨败于广州医药的丑剧。经过中间人联系,当时有“冲超”希望的广州医药最终拿出20万元买球,王鑫和王珀不仅拿到了贿赂款,且在同对方“预定”比分后,连比赛现场都没去,就直接跑到东莞投注某国际赌博网站,从中牟取暴利。

  现场直击

  满面红光依旧在颐指气使早不复

    昨日清晨,两辆满载反赌扫黑案被告人的警用大巴驰入铁岭市中级法院西侧门,守候在审判法庭入口铁栅墙外的“长枪短炮”立刻忙碌起来,在法警的押解下,手戴镣铐的被告人依次走下大巴,第一个亮相的是一个身材高大、头顶微秃的中年汉子,“王珀!”一位记者失声惊呼,这名男子微微地颤抖了一下。没错就是王珀!两鬓斑白的王珀垂下头,昔日的颐指气使早已不复存在。

    除了两年前那次在央视曝光中闪面,王珀再也未亮相,关于他的小道消息并不缺乏,甚至传出其病入膏肓。但从昨日庭审现场来看,王珀依旧红光满面,只是两鬓斑白,“老王是一个混江湖的人,心里藏不住事,也就没那么多心理负担,据说天天斗地主,所以不像那些前足协官员模样大变。”一位前国力人士评价道。

    这两年一些王珀主政期间的国力人没少遭罪,多名球员曾赴沈阳接受专案组询问,被要求写证明材料,证明当年受王珀指示打假球的事实。对于这个把国力带到灭亡之路的罪人,陕西球迷可谓恨之入骨,一位球迷在微博上写道:“真希望法院能判他‘绕陕西省体育场一周,游街示众’。”

    王珀被指控的罪名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和诈骗罪,案情并不复杂,故而下午2时20分,王珀便率先被押回看守所。被押解出法庭的王珀紧锁眉头,表情有些诡异,不过情绪还算稳定。王珀的姐姐和姐夫赶到了铁岭,但他的姐姐未能进入旁听席。

    在昨日铁岭的庭审被告人中,有一位西安人让陕西球迷牵肠挂肚,他便是前成都谢菲联俱乐部董事长许宏涛。在众多被告人中,海归出身的许宏涛“最有范”,打底穿了一件白色高领内衣,发型为板寸,头发茂密乌黑,双目炯炯有神。见到自己的妻子和姐姐,许宏涛微微一笑。

    在庭审时,许宏涛认罪态度非常好,认为当时并未觉得买球是犯罪。

    本报特派铁岭记者杨怡

  恶行回顾

  他将国力送上了绝路

    前国力球迷协会会长李钢这样形容王珀与国力的关系,“当时国力是一艘快要沉没的破船,而王珀加速了它的沉没过程。”事实上,在王珀接手国力之前,卡洛斯回归,陕西球迷千人迎老卡,国力在极短时间重聚人气,若能破釜沉舟,即便难以冲上中超,也不至于走向毁灭,但王珀的到来改变了一切。最致命的是由于王珀的所作所为,让国力队在陕丧失了赖以生存的政府背景和企业赞助,自此形势逆转直下,谁也无力回天了。

    王珀在足球圈臭名远扬,要从操纵国力打假球开始。王珀以投资和整风为名成为国力俱乐部总经理,不久便露出真面目,先与陕足教父卡洛斯交恶,紧接着又废掉了国力门神江洪。卡洛斯和江洪不约而同地道出了内情,原先他们之所以被闲置,关键是因拒绝了王珀控制比赛打假球的要求。

2003年9月21日第16轮甲A联赛,国力客战四川冠城,是王珀上任后,澳门庄家开出的第一个关于国力比赛盘口。那场比赛国力队最终以1∶5败北。庄家亏空了巨额资金,据说达七千万,此后澳门庄家再也没有开出国力盘。

    当年那支国力队已经保级无望,尽管澳门庄家不开国力的盘,但末代甲A的形势混乱,许多球队都需要拿分保命,而个别球队则需要胜利来争冠,王珀主导下的国力队扮演了尴尬角色,在多场关键比赛中涉嫌放水,对于主场比赛也毫不避嫌,当年省体主场“王珀、滚蛋”、“假球”的倒戈声,相信很多老球迷至今都记忆犹新。到了2004年,身处中甲的国力队已无多少“剩余价值”,越混越背,直至走向灭亡。必须指出的是,在那个年代比国力玩得更过分、更混乱的球队大有人在,假赌黑可以说是那时足球的普遍现象,但正是因为王珀的明目张胆使得国力队成为众矢之的。

  后期他已穷困潦倒

    王珀在上世纪90年代初发家,属于一夜暴富,由于他跟的老板身份显赫,故而王珀也算是见过大场面。他曾讲述过,自己一掷千金追星的故事,故事虚虚实实,未必是真,但也并非完全是假。在接手国力始初,王珀出手比较大方,加之浑身名牌,依附他的球员和教练也不乏其人。而王珀在足球圈的确有一定人脉,庄家不开国力的盘口,并不妨碍王珀赌球。每轮比赛前,王珀总要向足坛朋友打上许多电话,不过消息有真有假,总的来说还是输多胜少。

    到了经营足球的后期,王珀实际已经穷困潦倒了。一个圈内广为流传的故事是,2004年国力远走宁波期间,王珀欠了某地庄家一笔赌债,由于手头吃紧,一直拖着没还。这位庄家恼怒之下,先到杭州花钱雇了一批社会闲人,然后直接杀奔位于宁波的国力驻地讨账。王珀虽然看上去高大威猛,但一看这阵势,立刻软下来求饶。由于没有那么多现金,王珀拿他的大奔抵押。庄家根本不理睬,怒斥那辆挂着大连黑牌的旧大奔根本值不了几个钱,令王珀限期还债。为了稳住庄家,王珀让国力队两个队员陪其游玩,最终四方举债凑了钱,此事才告一段落。

    国力被取消注册资格后,王珀曾经营了西藏惠康、山西陆虎等队,据说为了能在赌球中赚钱,王珀曾派人赴东南亚与当地庄家接触,但由于其名声太差和球队地位太低,庄家并未理睬。于是他只能和国内的小庄家合作,一场球赚个十万、二十万就非常满足。其东窗事发的那场比赛,广药5∶1赢了山西陆虎,王珀和王鑫两人加在一起才赚了十几万。“王珀到了后期的确很惨,他原来绝对不会看上这样的‘小钱’,混到最后混得实在缺乏档次。”一位熟悉王珀的圈内人如此评价。

    按照圈内的说法,王珀在赌球金额和操纵比赛的能力上只是一个小角色,之所以成为最著名的赌球恶棍,与他张扬的作风和信口开河的大嘴有很大关系。他能成为扫赌打黑的一个切入口再正常不过了。在王珀身上,外界看到了这个圈子到底有多黑和多见不得人,这也算是他为扫赌打黑做出了贡献。本报记者齐迂

  问假球水多深恰似一江浑水向钱流

    本人厕身足记行列已经数年之久,也算是半个足球江湖中人吧。过去也常常闻听假球黑哨之类的呼声,圈子里也曾传出买球卖球的新闻,本人常常一笑而过。比如说裁判,裁判是人不是神,他当然也有犯错的时候,再大牌的名哨也有犯晕的时候。理解裁判,理解比赛,宽容之心不可无。

    昨天,当黄俊杰、周伟新两位曾经的大腕裁判的幕后交易一一被抖搂出来后,连我这半个江湖人也被惊得目瞪口呆。这些经典的裁判的场上表演真的不用多说了,越说越觉得恶心,更不敢回忆当时还在为某一场比赛的胜负而欢呼雀跃或者痛哭流涕,还夜不成眠地写着激情四溢文采飞扬的球评,这种感觉就像你刚吃下一大碗香喷喷的面条,却被告知里边埋了十只苍蝇一样的恶心。

    前些年社会上流传过一些无良医生做手术前收病人家属红包的故事,但真的有些医生是“无辜”的,因为当医生拿红包成了风气之后,医生越是不收红包,患者亲属越是心里没底,一旦医生收了红包,患者亲属心里反而自此得以解脱,至于事后治疗效果如何倒真没多少人去追究了,因为从此大家各自心安:我们都尽心尽力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行文至此,我真的为昨天骂过的贾秀全们有点抱屈了,这位生性直率狂傲的东北汉子,只因为赛场的风气不正,才逼得他不得不屈身张建强之流,为的就是争取一个所谓“公平”的竞争环境。一场比赛,两边都给裁判塞钱,哨子才会公正地吹,不然哨子必然会倒向这一边了,这样的赛场上吃亏的自然是老实人了,看来老实人不该玩足球。

    我们还看到黑哨“仗义”的一面。在某年最后的保级关键时刻,重庆力帆答应赢一场球给执法的黄俊杰十万,黄果然保证力帆赢了三场,可惜力帆最终仍降了级。力帆尊重江湖规矩照样给钱,而黄俊杰却不想收,最后难以推托只收了一半,看来不懂江湖规矩的人是不能玩足球的。

  那么玩足球的都该是些什么人啊?

    可爱的足球投资人,我真的不想把一盆子污水再往你们身上泼了——你们曾是中国足球的救星,比如东北的王健林们,你们根基扎实谁想玩你也不是那么容易玩得动的。但可怜了像李志民这样喜爱足球又想在足球上面一把成功的小老板们,你们不得不按照江湖的规矩来玩足球,最终把自己也玩了进去。而像尹明善这样的老板们,总是摇摆于两者之间,有时会跟着江湖走,有时又会跳出来骂几句娘。但他们肯定后悔因为喜爱足球而蹚了足球这摊浑水。

    当打假球成了一种风气,当裁判收黑钱成了一种习惯,中国足球还会有救吗?我们仍期待着审判!寄希望于审判!杨晓波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