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新华社和“大鱼”面对面 南勇杨一民看守所对话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2:27来源: 深圳新闻网-深圳晚报 网友评论 (0)

谢亚龙

南勇

杨一民

据新华社消息 在社会瞩目的中国足球打假反赌案件审理前夕,记者专程前往沈阳市第一看守所,与被羁押的中国足协原专职副主席谢亚龙、南勇,原副主席杨一民,原技术部主任李冬生进行了深入交谈。他们坦承,由于思想不坚定,在金钱面前没有把握好自己,最终走向了犯罪道路,对中国足球“假赌黑”现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以下是对话实录。

“从人情交往滑向犯罪深渊”

记者问谢亚龙:到足协工作后,你收过俱乐部的钱吗?

谢亚龙:2006年的时候,有个足球队(编者注山东鲁能队)拿了冠军,半年多后,该队所属单位领导到我办公室来感谢我,给我送来了钱。

记者:多少钱?

谢亚龙:20万,那年他们拿了冠军,说是集团做了一些奖励,同时也给了我一份,当时就收了。

记者:他们为什么要奖励你?

谢亚龙:人家领导出面,而且没有直接要办什么事情,我就把它看成一种人情来处理了,放松了警惕。从我个人来讲,有的时候拉不下脸拒绝。

记者问谢亚龙、南勇、杨一民:俱乐部平时到足协拜访的时候,或者你们去俱乐部检查工作时,也会送钱吗?

谢亚龙:个别俱乐部会送。

南勇:有各种不同的方式,有的时候就给你放到办公室,有的时候一块吃饭,给你送两条烟,里面放了钱,或者是过中秋节送月饼,里面有点钱,稍不注意你拿的就不是一般礼品了。

杨一民:最早俱乐部送三百五百我都给人退回去,后来足球圈里把这个传出去,说杨一民不太愿意收人钱。但是,再后来熟悉的人送,我也就收了。

记者问谢亚龙、南勇:一般他们给你们送钱金额有多少?

谢亚龙:可能几万,也可能一二十万。

南勇:几万到十几万,二十万这样。

记者问谢亚龙、南勇:这些钱以什么名目给你?

谢亚龙:我没有具体答应过会做什么。人家给我钱,都是事后打着感谢的旗号。

南勇:一般都没有具体事情请托,就是联络感情。

“假赌黑对足球伤害太大了”

记者问谢亚龙:你曾经是专业田径运动员、教练员,担任过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司长、田径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等职务。你对在这些岗位上的工作都比较满意,为什么一到足协这个位置上,就变成这样呢?

谢亚龙:在假赌黑的环境下人变化了,包括我自己也变化了,足协的领导一任一任换,而足球管理的体制却没有什么变化。

记者问杨一民:你觉得中国足球“假赌黑”现象严重到什么程度?

杨一民:这个问题太严重了,假赌黑对足球伤害太大了。坦率说,这么多年来,足协在管理和打击力度方面做得是不够的。

记者问南勇、杨一民、谢亚龙:中国足球乱象的很多问题跟你们足协领导纵容这种“假赌黑”现象有关系吗?

南勇:有关系。

杨一民:在这方面,足协领导表率作用做得不好,没有在足球界树立比较好的正面形象,我觉得作为足协领导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难辞其咎。

谢亚龙:在这个大环境下,没有守住自己的底线。不是说没有抓进来的人就没有问题,实际上各自都有一些事情。我们这种业务干部,很难解决“假赌黑”的体制机制问题。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