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穷途之哭于事无补 杨一民涉案125万构成受贿罪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3:57来源: 大河网-河南商报 网友评论 (0)

杨一民步入法庭

苍老背影

在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案开庭两日后,曾被外界称为足协“三巨头”之一的原中国足协副主席杨一民21日上午走进辽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

昨日8时05分,身穿039号囚服的杨一民从警车上快速跳下,戴着眼镜、满头白发的他没有回头,径直走进法院大楼。杨一民之前供述,他曾接受原江苏舜天总经理潘强1万美元的贿赂,在体能测试中徇私舞弊。外界猜测,或有其他涉案细节会逐一浮出水面。

昨日18时20分,铁岭夜色已深,杨一民一案的庭审终于结束,据悉,案情审判进展较为不顺利,杨一民先后40余次收受20余个单位或个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25.4万元,构成受贿罪。另外他还接受过一些贵重物品、药品等,他自己子女读书过程中也得到过不少这方面的好处。杨一民的律师认为这里面很多笔都是感谢费、关系费,不应该属于受贿的范畴。值得注意的是,在央视新闻频道的画面中显示,杨一民进入法庭时就失声痛哭,在庭审过程中,杨一民也是多次痛哭。相比而言,陆俊、周伟新、万大雪等人的表情平静。

据悉,杨一民的律师还提到,杨一民曾有向中国足协上缴这些感谢费的举动,方正宇律师解读说:“这个要看他退钱的时间,如果是刚拿到钱就上缴,属于主动向有关部门汇报情况上缴不明收入。如果是案发后再上缴的,只能属于退赃,这个只能是在量刑上可以给予从轻考虑,但性质和刚拿到钱就上缴完全不同。”

杨一民此前在沈阳第一看守所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作风、信念、对事业的责任都丧失了。“我确实对不起这个职位,对不起事业,对不起球迷,对不起党和国家对我的培养。我知道错了,现在非常后悔、非常痛心,用什么办法弥补我都愿意。”

(张子扬)

【往事】

杨一民的案子开庭了。朋友和学生早已因为他在电视画面上的憔悴和苍老唏嘘不已。曾经的书生气和仗剑江湖的豪气退却,他的“堕落轨迹”,在“三巨头”中最让人叹息。

怒斥阎世铎 大战南勇系

书生预言10年出线

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杨一民,对中国足球有着崇高的理想和目标。他曾和自己的朋友说:“只要我们按照设计好的道路去走,中国足球在10年之内称霸亚洲没有问题。”说话时是1993年,实际上,中国足球的辉煌比他说的来得更早,中国队在2001年打进了韩日世界杯决赛圈,实现了中国人44年的夙愿。朋友想起这句话的时候几乎都是慨叹:“那时候谁也没有琢磨他说的话,但真的实现了。只不过,那时候他还没有当上中国足协副主席,但他自己也认为一定会成为足协副主席的。”

杨一民知道,要想实现理想,必须到更高的层次才能实施自己的计划。因为他是科班出身,很快就显示了自己的专业优势,成为中国足协的技术部主任。在他的任期内,效仿德国的折返跑成为中国足球体能测试的新宠。后来有很多人反对,杨一民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当他在2002年成为中国足协副主席之后,因为属于圈内最好的专家,对于YOYO体能测试,再也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其实,杨一民的朋友对YOYO体测也有很多看法,甚至质疑。杨一民说:“就中国的这些职业球员,你不让他跑YOYO,他跑45分钟可能就要弯腰喘粗气了,更别说90分钟了。没有体能,什么都白搭。”

仗剑怒斥阎世铎

遗憾的是,因为G7闹事,中国足协的精力被分散。杨一民作为主管国家队的副主席,被国家体育总局派到国家行政学院学习。得知2004年10月13日客战科威特的重要性之后,杨一民向阎世铎提出,自己要前往科威特督战。但阎世铎没有答应,称向行政学院请假很难,最后派南勇随军出征。因为不熟悉队伍,又不是自己主管的业务,南勇面对阿里汉和吴金贵的冲突没有及时出手,中国队0比1输给科威特,无缘十强赛。

杨一民怒火中烧,对阎世铎大发脾气。他曾经和自己的朋友说过此事,说起来怒气难消,认为自己没去是中国队最大的损失。杨一民当时说:“我要是在,直接把吴金贵开掉,没的说。”2005年,谢亚龙入主之后,多次到杨一民的房间聊天,杨一民多次提到那场比赛:“就是一场比赛断送了中国队的前程,今后千万别再出现这方面的问题。”很多人都说:“他懊悔不已,甚至感觉是自己葬送了队伍。”

我怕沾染大毛病

其间,曾经有人给他送烟和其他相关的礼品,当时,杨一民书生气十足:“这不是害我吗,不仅害我多吸尼古丁,还可能让我沾染大毛病。”当说给朋友听的时候,朋友说:“对,烟酒害人不浅,坚决抵制。否则,对于今后到更高层次的位置不合适。”这话是在他当足协副主席之前说的。2002年当上副主席之后,开始,他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形象,给大家的印象非常好。

问题出现在后来的几年,尤其是在中国足协内部斗争激烈的时候。那时候有南系和杨系之说,指南勇和杨一民的阵营。加上有时候受宠,有时候失宠,落差很大,杨一民经不住别人的诱惑,最终下水。他的问题大多集中在业务范围内,其他的其实他也不擅长。有的学生说:“杨老师爱好不多,除了抽烟之外,就是喜欢吃黄记煌的鱼。我们都和他非常好,每年都聚,从来没有架子。业务干部想得不是那么复杂,但是有些人围绕在他周围,真的把他改变了。” (肖良志)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