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广药单赛季4场假球 范广鸣:足协早知假赌黑存在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5:49来源: 京华时报 网友评论 (0)

昨天,备受关注的足坛反赌扫黑案件第一阶段审理工作宣告结束。当日,铁岭中院审理了范广鸣等13人,其中不乏邢锐、冷波等在甲A时代的球星,范广鸣更是扫黑风暴中首个被捕的足协官员。庭审中,公诉方指控这13人在一年内操纵4场假球,涉案金额达到惊人的295万元,这也是庭审以来,单日最高金额。

下午5点,此案休庭,择日宣判。而铁岭以及丹东两地法院未贴出新的庭审公告,南勇、谢亚龙等足协前高层何时受审仍需等待。

>>现场

法院门前更冷清

铁岭庭审最后一日,铁岭中院门前更趋冷清。

上午7点40分,法警们照常在门前拉起警戒线,交警指挥道路车辆,短暂限行。一些路过的铁岭市民停下脚步,打听情况。

在法院门外,依旧有继续坚守的媒体记者,但只有10多人。同前几天拥挤着争抢机位相比,昨天已再难有喧嚣声。而连续一周的高强度作业,也让大家十分疲劳,甚至有些无精打采。

警察们也有些疲惫,“连着5天在外面执勤,天天加班,就盼着周末休息一下了”。

昔日球星今落魄

由于被告人人数较多,押送犯罪嫌疑人的车辆又变成一辆大巴和一辆中巴。8点5分,大巴车载着13名被告人,呼啸而过。

其中,范广鸣、冷波、邢锐、吴晓东、杨旭、陈志农、谢彬等7人的罪名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沈刘曦、胡明华、王守业、左文清、高珲、金光洙等6人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

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山东鲁能队前队长邢锐神情略显疲惫,目光呆滞。前足协官员范广鸣看起来有些消瘦苍老,他已经被关押1年多。看到记者,他迅速将目光转移,看向车内。

走下警车时,所有被告人看到摄影记者也是选择躲避,纷纷快步涌进法庭,甚至一度造成法庭入口处拥堵。

案情复杂庭审长

>>声音

范广鸣律师

提两点质疑

本报讯 在庭审现场,被告人对公诉人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范广鸣等的行为已构成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不过,范广鸣律师提出了两点质疑。

对于广药4名高管,公诉机关认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追究刑事责任,“属单位犯罪”。公诉机关表示,谢彬、陈志农两人在案发后有自首表现,依法可从轻处罚。

庭审辩论阶段,范广鸣的律师做了无罪辩护。昨天,他接受采访时说:“作为辩护律师,我认为范广鸣不是犯罪而是违纪,我为他做的是无罪辩护。另外,范广鸣只起到中间人作用,不是行贿和受贿。”

范广鸣的律师强调:“第一,范广鸣自被捕到现在,已被羁押这么久,但有关方面一直没让当事人和律师见面;第二,嫌疑人不知道自己是违纪还是犯罪。但在案情未明确前,有很多媒体对相关情况曝光,这不符合规定,同时导致嫌疑人自认为犯罪。”

因此,“虽然范广鸣承认犯罪,但并不代表他犯了罪”。

>>案情

广药单赛季4场假球

【提要】 据公诉人指控,2006年,广药为在中甲中获胜,先后向青岛海利丰、吉林延边、西藏惠通陆华相关人员行贿人民币65万元、60万元、20万元。9月,广药副董事长、被告人谢彬为使球队在第19轮获胜,指使副总经理、被告人杨旭,通过被告人范广鸣等与浙江绿城部分球员、被告人沈刘曦和胡明华预谋踢假球。赛前,广医将贿赂款150万元交给范广鸣,随后范广鸣与青岛中能原教练、被告人冷波均分其中50万元,并将其余100万元转交给沈刘曦、胡明华等。

昨晚,一名参加旁听的人士介绍:“庭审初期,公诉机关进行了指控。2009年11月向公安机关投案的广药原副董事长谢彬和陈志农分别供述了2006年两场假球的情况。”据悉,案件审理补查时间长达1年。“因本案案情重大、复杂,其间共延长审查起诉期限3次,并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2次,于去年10月20日补充侦查完毕。”公诉人介绍。

旁听人士也说:“今天庭审涉案人员数量较多,且涉案关系盘根错节,中间又有多层转手受贿、行贿,刚开始进行的公诉人指控就费了不少时间。”

中午,参加庭审的被告人在法庭内就餐,直至下午5点,被告人才被押上警车,送返看守所。

1

比赛:广药主场对青岛海利丰

时间:2006年5月日 行贿:65万元

中甲第8轮。事前广药为赢得比赛,确保冲超成功,经副董事长陈志农决定,由副总经理吴晓东具体操作行贿对方。陈志农通过他人联系另一被告人、时任青岛海利丰总经理王守业,安排时任海利丰主教练左文清商谈,双方以65万元成交。比赛当天,吴晓东派人在广州世贸大厦将贿款交给左文清的外甥。比赛中,左文清战术部署异常,最终广药3比1胜。赛后,王守业分赃25万元,左文清分赃40万元。

1

【案卷】

2

中甲第11轮。事前,陈志农再次授意吴晓东操作行贿。吴晓东通过杨旭联系他人找到另一被告人、时任延边主教练高珲及助理教练金光洙,双方以60万元成交。赛前,杨旭征得陈志农同意后,在延吉市“哈娜茶社”将60万元贿款交予金光洙。比赛中,高珲指使金光洙安排相关主力球员消极比赛,最终广药3比。赛后,高珲分得3万元,金光洙2万元,其余赃款分予球员、教练、其他俱乐部成员及用于球队费用支出。

比赛:广药客场对吉林延边

时间:2006年6月3日 行贿:60万元

2

【案卷】

3

中甲第17轮。事前,时任西藏惠通陆华队总经理王珀(另案处理)为牟取非法利益,意欲故意输球,指使另案被告人、时任该队助教丁哲与广药联系。丁哲通过他人找到杨旭,杨旭又找吴晓东和谢彬商议,最终双方以20万元成交。那场比赛,王珀安排部分球员消极比赛,广药最终5比1胜。赛后,王珀获赃款10.1万元,丁哲元,其余分给部分球员。

比赛:广药主场对山西陆虎

时间:2006年8月19日 行贿:20万元

3

【案卷】

4

比赛:广药主场对浙江绿城

时间:2006年9月9日 行贿:150万元

【案卷】

中甲第19轮。此役两队都有希望冲超,获胜将占据有利形势。事前,经谢彬同意,杨旭和吴晓东具体操作行贿。

时任广药副总经理杨旭找到身为足协联赛部官员的范广鸣,后者一口答应下来。之后,范广鸣与时任青岛中能教练冷波联系,冷波找到山东鲁能前队长邢锐,后者找到浙江绿城主力沈刘曦,沈刘曦联系了队友胡明华。两名球员同意以80万元踢假球。其后,邢锐告知范广鸣、冷波,操作此事需要100万元。范广鸣则向杨旭要价150万元,最终成交。

赛前,吴晓东派人将150万元在广州中国大酒店交给范广鸣和冷波。沈刘曦和胡明华得知广药贿款到位,就消极比赛,导致球队无法组织有效进攻,最终广药3比2胜。赛后,范广鸣和冷波各获赃款25万元,邢锐33万元,沈刘曦32万元,胡明华35万元。

>>焦点

范广鸣曾是足球内行

曾在足管中心工作的范广鸣,于2004年因机构内部实施“末位淘汰制”被“开除”,此后于2006年重返足管中心,但并没有获得国家工作人员的编制,因此他以“非国家工作人员”身份被定罪。

落网前,范广鸣在足协负责商务开发。2009年11月6日,他被辽宁警方带走协助调查,成为第一个落马的足协官员,随后揭开了足协官员相继入网的大幕。

昨晚,一位足协人士对范广鸣做出评价,“范广鸣在足管中心和中国足协工作的十几年间,在联赛的商务开发和管理方面能力很强,是真正的足球内行人之一。”此前,范广鸣在狱中接受采访时曾说:“多年前就已发现(假赌黑)问题,但作为管理者,我们用嘴要求比较多,实际行动不够,管理力度也不够。”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