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庭审持久战22项指控 激辩3小时杨一民庭上痛哭悔过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9:07来源: 武汉晚报 网友评论 (0)

  本报讯  昨天,在铁岭中级法院进行的前足协副主席杨一民案的审理成为两地庭审的最大焦点。尽管杨一民的受贿金额仅仅为此前传闻的1/10,但由于其控罪达到22项,而且控辩双方在庭上展开3个多小时的辩论,因此此案直到昨晚7点左右才审完,而且没有当庭宣判。

  据悉,1997年初至2009年12月间,被告人杨一民利用担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等职务的便利,为有关单位或个人谋取足球裁判员任职等方面的利益,先后40余次收受20余个单位或个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25.4万元。

  由于杨一民认罪态度较好,控方在法官面前向其求情,杨一民在最后陈词中也当庭对公诉方表达了感激之情。

  庭审持久战

  媒体苦等10小时

  因为首个足协巨头杨一民的亮相,一度在前天变得冷清的铁岭市中院门口在昨天再次聚集了上百名媒体记者。早晨8点05分,满头白发、面容憔悴的杨一民身着 039号囚衣被警方带进法庭。一场庭审三天以来时间最长的“持久战”,就此拉开序幕。 上午的庭审直到接近中午1点才结束。

  出庭休息的杨一民的辩护律师在中午保持了沉默,这让悬念继续留到了下午。下午4点左右,铁岭中院的工作人员陆续下班离开,夜幕早早降临在铁岭,降温之后的冷风开始吹得路上的行人瑟缩不堪。 在中院门外,一家开着暖气的冷面店成为久等无奈的媒体记者的避风港,记者们轮流到冷面店内避寒,门口始终保持着数十人的“作战阵型”,预防庭审随时可能结束。直到晚上7点左右,停在法庭内那辆为囚车开道的警车终于打火开灯,7 点半左右,经历了近10小时审判、早已疲惫不堪的杨一民在法警的押送下乘车而去。

  加油卡购物卡等算在内

  杨一民案所涉及的受贿金额仅有此前媒体所披露的1200万的约 1/10,法庭认定的涉案金额为125万4900元。据悉,杨一民案的案情细节是,最大的数额是一笔20万左右的贿赂。同时,由于杨一民的妻子身体不好,也有行贿者通过送药品的方式贿赂杨一民,而帮助其孩子上学也是行贿者贿赂杨一民的一种方式。

  由于案情比预计的复杂,杨一民案成为了今天开庭最早却休庭最晚的案件。据悉铁岭庭审杨一民的受贿案情中,5000块钱的加油卡,3000块钱的购物卡等细微行贿,也都记录在案。杨一民案件中,有一笔1万美金的受贿,来自江苏加佳俱乐部的潘强。当时江苏加佳有个外援叫亚森体能不好,潘强让杨一民帮忙照顾一下。但杨一民在庭审上表示自己没有任何的帮助。

  22项指控 

  激辩3小时

  一位全程参与旁听的旁听人士向媒体披露了杨一民案公布的案情。据其透露,杨一民的单笔涉案金额都很小,但是他的指控竟达到了22项之多,为本次庭审开审至今所有案件中被控最多的一个被告人。 

  而这位旁听人士也向媒体解释了杨一民案为何庭审时间这么长的原因:“因为他的控罪太多,因此整个上午都在进行举证和质证,辩论阶段到下午3点后才开始,而且控辩双方进行了大约3个多小时的激烈辩论,因此庭审直到现在才结束。” 

  据了解,杨一民案的辩论中主要集中的两个焦点分别是:以足协副主席身份犯罪的杨一民是否是以国家工作人员身份受贿?杨一民所收受的钱财到底是人情费还是权钱交易? 

  辩方律师认为:杨一民收受的钱财中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他的父母病重和去世,以及逢年过节俱乐部送的,而且俱乐部送这些钱并未要求杨一民做出交易,因此只能算作人情礼,而非受贿。还有,杨一民的律师认为一些起诉证据不足。比如起诉书指鲁能在短短十几天两次送了20万。是通过山东省足球管理中心副主任马某送的。律师认为,马在2008年就因病死亡。不管杨一民是不是认可,但是缺乏马某的证据,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

  庭上痛哭悔过

  公诉方为其求情

  1997年,那时杨一民刚刚进入足管中心两年,是什么让他的蜕变如此迅速?杨一民说:“最早俱乐部送三百五百我都给人退回去,后来足球圈里把这个传出去,说杨一民不太愿意收人钱。再后来熟悉的人送,我也就收了。”昨天杨一民在庭审过程当中,认罪态度相当不错。据旁听者透露“他基本上对所有犯罪事实进行了认罪,而且态度很诚恳。”

  审判台下,杨一民的哥哥、姐姐、爱人的哥哥作为亲属参加了旁听。杨一民在庭上说,自己在北体大是我国第一批研究生,2003年被解放军体育学院聘请为研究生导师,2001年被南开大学聘为兼职教授,2003年任北体大博士生导师,撰写论文近百篇,编著过19本书。在最后总结陈词的时候,杨一民感谢了全体人员,还说不了解法律,人情交往中也没有想到会构成犯罪,对不起党和国家的培养,辜负了球迷的期望,同时也希望从轻处罚。

  鉴于杨一民良好的认罪态度,控方在最后陈词的时候主动向法官为其求情,称希望法官能够考虑从轻量刑。最后,杨一民还专门对控方为其求情的举动表示了感激之情。

  如今他是39号

  昨天上午8时05分,身穿39号囚服的杨一民从警车快速跳下,头发已经花白,并戴着黑色边框眼镜,径直走进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大楼。曾经的北体大博士生导师如今再没有了当时的儒雅。满头白发似乎印证了传闻已久的“一夜白发”并非虚传。

  为他辩护的律师王树静告诉记者, “被关押了一年多,杨一民见到哥哥、姐姐等家人时感伤落泪。他作为一个学者,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心中有很多酸楚。”

  “他还希望,如果能早日出来,可以为社会做点贡献,”王树静说,杨一民还想去大学教书,为足球界做一点事情。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