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98年惊天悬案仍未解! 陆俊身上还有诸多悬疑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2:08来源: 青年报 网友评论 (0)

13年前,一篇名为《“首尾”之战场外音》的报道引发了中国媒体与足球裁判之间的第一场官司,当时陆俊将刊发这篇报道的羊城体育告上了法庭,并最终胜诉。

13年后的今天,陆俊再一次站上了法庭,以一名阶下囚的身份。根据近来的庭审,检方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起诉陆俊两大项,共7项犯罪事实,涉案金额为81万元,不过对于13年前那桩震惊足坛的悬案,却只字未提,因为这7项犯罪事实都在1999年到2003年间发生。

作为13年前那场著名官司的经历者,如今羊城晚报体育部主任汪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在汪晖看来,当初的官司能不能平反并不重要,但他依然期待法庭能够给出一个真相:13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本报记者张逸麟

2008

其实裁判员最难忘的就是他的失误,作为一般的失误,很容易,你顶多两年,作为一个球员或一个地区,比如大连那个事情,你就忘记了。可作为一个裁判员,你就记住了,你到死也忘不了。因为这是由他的一个错误导致的,他的那种后悔,很难忘。

(陆俊12月接受央视采访时的原话)

陆俊所说的那个失误,是1998年3月22日,甲A联赛大连万达与广州松日的揭幕战中的一次吹罚,当时比赛进行到85分钟时依然是0:0,随后万达球员在松日禁区内摔倒,陆俊判了点球,而万达最终赢得了比赛。这个吹罚事后被认为是误判,但《羊城体育》等多家媒体之后的报道却牵出了另一种说法。

时任《羊城体育》记者的汪晖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在那场比赛之后,松日的一位副总利彪曾打电话给《羊城体育》的记者,并揭露称“赛前这位主裁判收了客队20万元现金,希望新闻界予以曝光”,此外利彪还向另外3家媒体爆了料。在与这几家媒体沟通后,《羊城体育》最终刊发了这篇题为《“首尾”之战场外音》的报道,在当时的中国足坛引起不小的震动,但很快他们就收到了陆俊的诉状。

在汪晖看来,当时《羊城体育》手中还是有一些打官司的资本,毕竟利彪是向4家媒体分别爆料,既有利彪的证词,又有其他媒体的支持。而且陆俊先向广州东山区法院起诉《羊城晚报》,但法院以其理由不充分,并没有受理。然而当陆俊转投北京海淀区法院再次起诉《羊城晚报》后,形势开始急转直下。

2008

我觉得打官司是最好的一种方法,能够不光是给我一个交代,也给关心我的人,不管是新闻还是球迷,各方面都是一个交代。我觉得庭下和解总会让人有再说出一些话来的可能。反正我觉得还是要让法律公公正正的,大家都能看到的,是什么就是什么,交代给大家就完了。

(陆俊12月接受央视采访时的原话)

在起诉书中,陆俊状告《羊城晚报》,索赔100万。与此同时,大连万达俱乐部也认为《羊城晚报》侵犯了名誉,要求赔偿1000万,而且陆俊单告《羊城晚报》一家,而没有涉及另外3家刊文的媒体。

《羊城体育》曾试图采取庭下和解的方式,并与万达俱乐部达成了和解,但陆俊却执意要法庭上见。事实证明,庭审朝着有利于陆俊的方向在发展:利彪通过代理律师表示自己并没有向这些媒体爆料,而且他本人人间蒸发;《羊城体育》与其他3家媒体也没有利彪的采访录音。最终法庭判决《羊城体育》报社刊登声明向陆俊致歉,赔偿陆俊精神损失费8.5万元,实际经济损失17832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

陆俊在赢得这场官司后名声鹊起,他把官司赢得的10万元赔偿捐给了母校,同年又当选了亚洲最佳裁判,3年后执法了韩日世界杯的比赛,走到了职业的顶点。然而他最终难以逃避法律的制裁,在这场足坛反赌打黑的潮流中被淹没。

时隔多年,《羊城体育》依然认为当初的陆俊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得到了当时足协的大力支持。“在事情发生不久后,中国足协就出台了一份文件,其中广州松日时任总经理和新闻发言人的王学智就公开表示,任何关于松日俱乐部的表态都只能通过他一个人对外公布,其他人的说法都不可信。这几乎就否定了利彪爆料的真实性。”汪晖回忆说,“而且利彪本人也对之前的话矢口否认,你又找不到他人来对质。当时我们感到了非常大的压力。”

1998年的官司至今仍是悬案,至于是否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汪晖感慨了一句,“反赌尚未成功,打黑还会继续。”

1994

作为一名裁判员,要想成为一名好裁判,必须要做到公正,准确是相对的,但公正要做到绝对。我很珍惜这份荣誉,不会因为一些小恩小惠断送自己的前程。

(陆俊接受北京电视台采访时的原话)

当翻出陆俊1994年的这段采访时,不禁让人们唏嘘不已。很少有人质疑陆俊的技术水准,他做到了相对的准确,却远离了绝对的公正。他所说的“不会因为小恩小惠断送自己的前程”,那么如今涉案的81万元,就是足以动摇他原则的“大恩大惠”吗?汪晖认为,陆俊的经历有太多深思的地方。

汪晖也清楚,对于10几年前案件的侦查确实有着一些困难,“毕竟时间过去了这么长,调查存在着主观上的态度,也存在着客观上的困难。我们希望追查,并不是想翻案。其实更重要的是把真相公布出来,并形成一个警示。”汪晖说,“这次陆俊落网,我们感到挺欣慰,也感到很悲哀。直到10几年后的今天,陆俊当初的罪行才被查证,而这些年来,陆俊从一个金哨变成一个黑哨,其中的经历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1998年的那场官司,对败诉一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从我个人而言,这个打击是可以承受的,作为媒体人,这种事可以说是职业生涯中很正常的波折。但是对于我们的报纸,这个打击非常大,甚至可以说是致命的。”汪晖回忆说,在这场风波后,《羊城体育》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并在几年后停刊,“可这种打击只会让我们这些人反黑哨的决心更加坚定,更期待足坛净化的那一天。”

13年后,当陆俊面临法庭审判时,当初那桩官司的核心人物利彪又出现了,他虽然拒绝了多家媒体的采访,但还是在今年3月找到了《羊城晚报》,“这12年来,整个事件我一直不说,是因为说出来会牵涉很多方面,分分钟就可能引起法律诉讼,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两三年。如果真的有一天,法院找上门来,我会讲。”利彪当时说,“这场官司对你们来说没有了结,对我来说也没有了结。我现在期待最理想的结局是,有一天如果沈阳那边有好消息传来,到时候你们站在台上接受鲜花,我会在台下默默为你们送上掌声,然后悄然离开。”

2011

毕竟当初让大家喜爱过你,所以现在让人很失望,很抱歉……我现在这种身份,我觉得我没有资格再去和球迷、裁判(说什么),希望我的同行吸取我的教训,不要有同样的罪行再发生。

(陆俊在看守所接受采访时原话)

一年前,陆俊被检察机关带走协助调查后,汪晖曾在羊城晚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必须把陆俊掀个底朝天”的评论,当时在汪晖看来,13年前这桩官司的真相很快就将公之于众。然而在目前的庭审中,对于1998年的悬案却并没有提及。“关于现在对陆俊的调查,主要是从1999年到2003年间的事,但对1998年的这个事件并没有调查。”

汪晖举了杨一民的例子,“杨一民这次交代了120余万的涉案金额,细到鸡毛蒜皮的礼品。在我看来,要么是杨一民太老实,把所有的贿赂,事无巨细都招了;要么是杨一民太狡猾,避重就轻,只挑小件的交代。陆俊也是如此,难道受贿的金额只有81万,我觉得还有许多可以去调查的疑点。”

至于1998年的官司,汪晖表示,自己无法断定陆俊当时是否真的收了钱,但据他的判断其中必有猫腻,“在这次公布的案情中,陆俊在1999年与松日老总王学智一起运作了一场120万元的假球,在那个时候,120万一场球绝不是一个小数字,这证明了陆俊与王学智的关系并不一般。那么一年前,他们难道一点都不认识,所有的关系都是在这一年里建立的?如果再往前查,我想可以找到关于那场比赛的端倪。”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