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新闻调查》访涉赌足协官员 谢亚龙:我非贪官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2:17来源: 都市时报 网友评论 (0)

央视前晚播出的《新闻调查》节目中,此前落马的谢亚龙、南勇、蔚少辉等一批足坛官员亮相。身穿看守所黄马甲的他们在面对镜头时也袒露了自己逐渐堕落的历程。

谢亚龙:如果不拿钱就驳人面子

“你要是说清官的话,犯罪了怎么会是清官呢?要说是庸官,我在别的岗位上都做得挺好,”面对央视记者的镜头,前足管中心主任、中国足协原副主席谢亚龙说,“我承认我有犯罪行为,但是我确实不是一个贪官。”

谈到2005年接替阎世铎成为足协掌门人,谢亚龙坦承来之前就认为“足协乱”,但他也直言,自己来的时候也是信誓旦旦地想干出一番事业,改变足坛的乱象。“赌球造成了黑哨、假球、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和官员被拖下水。大环境变化了,我本人也变化了。我只承认自己没有坚持原则,触犯了刑法,应该承担责任。”

谈到自己2007年收下某球队的20万,谢亚龙否认自己有过权钱交易。“他们集团上上下下都做了奖励,同时也给我奖励了一份,20万,”谢亚龙说,“如果我们做了权钱交易的话,他们会事先请我帮忙,我也会做一些安排,他们早就该来感谢我。实际上送这笔钱已经是事后六、七个月了。”

“我并不是所有人的钱都收,只有关系比较好一些的,才看做人情来处理,慢慢变得麻木,把这种犯罪行为看成人情交往,如果不拿钱就驳了人家面子,到了犯罪自己都还不是很清楚的这种地步。”

至于一度被坊间传为笑谈的“叉腰肌”,谢亚龙表情严肃地说:“叉腰肌这个事情,第一个字念髂(qia,4声)。是记者自己不懂,听成了叉腰肌,以后就变成谢亚龙不懂业务的证据。我怎么能不懂这个呢,对不对?”他反问道。

南勇:香烟月饼内塞钱送礼

采访南勇时,央视记者询问是否还记得韩日世界杯时,中国代表团团长的荣耀?在看守所身穿标志性黄马甲的南勇面对镜头尴尬而僵硬的笑着,低下了头。“都是过去的事情,”他说。

身为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原主任、中国足协原副主席,在2010年3月1日因涉嫌操纵足球比赛、收受贿赂犯罪被检方批捕后,南勇面对镜头袒露:“我是力求想做好,想做好一个正面的人物,但是不小心就……”

南勇表示,自己也想到了可能会有落网的这一天。“我觉得不论是谁,都应该付出代价。长久以来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很多方面都有问题,”南勇说。他透露自己在1999年就曾有收钱的记录。当时面临保级的沈阳海狮客场挑战延边,沈阳队总经理赛前找到了自己, “给了我20万,开始我拒绝了,想退的,但是后来时间长了就淡了,而且脑子里那种紧绷的弦松弛了下来,”南勇说。

南勇说,送钱和送礼的都比较多,但一般没有具体事情请托。“很多俱乐部为了获取一些利益,想方设法以各种不同的手段和方式,做一些违规、违法的事,他们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有时给你放到办公室,有时一块吃饭给你送两条烟,里面就放了钱,或者中秋月饼里面有钱。各种各样的手法,稍不注意,你拿的就可能就不是一般礼品了。”南勇说。“最终还是个人问题,自己没有很好地把握,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在金钱面前,没有把握好,”他说。

蔚少辉:没有等价交换,没有索贿

因收取财物换取国家队名额的前国家队领队蔚少辉,在《新闻调查》中为自己辩解:“我没有等价交换,我没有去索贿。”

以权利为手段的关照,得到的回报就是金钱。在中国国家足球队里,领队蔚少辉获得极大回报,向他献上钱款的是一位前国脚。“训练特别刻苦,但他一分钟都没有打过(正式)比赛。”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名队员趁着一次吃饭机会找到了蔚少辉。此后这名队员很自然地获得了上场机会。“这时候,他临走时给我一张卡,那时候在延边发现卡里有十万块钱,后来第二天我给他本人也打了电话,他说你先花着,没关系。”

就这样,蔚少辉的地位也让各级国家队的教练们不敢忽视,经常花钱打点,所以很多事也就都在不言当中了。

在中国足协工作的二十八年中,蔚少辉多次收受球员送的钱款、名表、及名牌奢侈品。一些网友曾经通过图片,计算了蔚少辉三款名表的价值,大约在二十万元左右,对此,蔚少辉显得非常激动:“我的三块表,全是在国外买的,说二十万,我说句难听话,十二万块钱,谁要拿走谁拿走!”

而当记者问及那个“他”送给蔚少辉钱款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时,蔚少辉认为是出于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记者又追问到:“如果你不是国家队领队的话,他会送你这个钱吗?”此时蔚少辉哑口无言。

都市时报综合消息

●延伸阅读

■中国足协某高层日前表示:“对违纪俱乐部和个人的处罚,须等到案件审结完毕后方能进行。从中国足球大局出发,中国足协不希望大面积球队降级,而倾向于对违规俱乐部处以取消当年成绩、罚款。我们应该保护好自己的联赛。”这位高层透露,足协决定反赌案庭审完毕后,派出专家组了解具体涉案俱乐部及个人的案情,对违纪者严肃惩罚。也不排除对相关俱乐部降级甚至注销注册资格的重罚。但是仅仅从媒体传出的部分案情就判断俱乐部犯罪是不负责的。

■六届金哨陆俊,如今正等待法律的制裁。有裁判委员会人士表示,由于陆俊获得金哨时的年代距离现在过于久远,因此裁判委员会还未考虑是否收回当年陆俊获得的金哨奖杯。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