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足协贪官央视再“出镜” 纷纷忏悔想做正面人物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2:57来源: 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网友评论 (0)

反赌扫黑第一阶段的审理已经告一段落,前晚央视《新闻调查》节目再次出现了几位足协大佬的身影,南勇、谢亚龙、杨一民、李冬生、蔚少辉又出现在电视镜头前。与上次“出镜”不同,这期节目更突出的是几位大佬的忏悔,谢亚龙表示自己不是贪官,而南勇则称自己其实想做一个正面人物,只是一不小心就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谢亚龙:我不是一个贪官

【“这个叉腰肌,我讲的是髂腰肌。记者没搞清楚搞错了,以为这叫叉腰肌,说我不懂是门外汉。我怎么能够不懂这个呢?”】

“我承认犯罪行为,但我并不是一个贪官。不过说我是庸官的话,那我在别的职位上做得挺好。”谢亚龙称自己上任之初的确想要治理好中国足球:“我也做成了一些事情,但很多想做的事情却没有做成。后来没有坚持自己的原则,触犯了刑法刑律,该承担责任。”回忆自己触犯法律第一步,谢亚龙称是在来足协之前:“来搞足球之前,一个老板为了感谢送钱,彼此关系不错,而且没有交易关系,是不错的朋友,就收了。”谢亚龙还回忆了06年鲁能夺冠之后后,对于自己的“感谢”,“说是集团上上下下做了一些奖励,也给我了一份奖励20万,如果说是金钱交易的话,他们早就来感谢我了,但是事后六七个月才来的。自己不是所有人的钱都收,关系好一点的,会看做一种人情来处理。”

不过谢亚龙还是清楚对方送钱为了什么,“俱乐部更多的考虑我的职位,希望多帮助多关照,有这份权力人家想搞好关系。送钱的基本上都是说感谢,实际上都没有直接办了什么事情,都是事后打旗号说感谢,拉关系。亚泰夺冠都翻过年了,给了3万说是感谢的。”谢亚龙还谈到了让他“红”了的叉腰肌言论,他说:“这个叉腰肌,我讲的是髂腰肌。记者没搞清楚搞错了,以为这叫叉腰肌,说我不懂是门外汉。我怎么能够不懂这个呢?”对于离任,谢亚龙也给出了解释,“当时足球输了,我自己只有一条路,引咎辞职以谢国人。假赌黑说的是一个事情,就是赌球,能够把大家都拖进去。大环境下都变化了,我既然在足球这个环境里,就要做好承担任何责任的准备,走到这一步任何事情都不要责怪外界吧。”

南勇:我想做正面人物

【“各种不同的方式,有的时候给你办公室放东西,有些时候一块吃饭,留下什么东西里面放上钱,中秋节送月饼里面加上钱,一般送礼都不一般,几万到十几万二十万这样子。”】

作为谢亚龙的继任者,南勇是圈中公认的内行人,刚上任的时候他也是雄心壮志,“开始的时候力求做好,成为一个正面人物,但是不小心就到了这一步。开始并不是想收,或者说心安理得地去收钱,但还是没有把握好。我也一直在反思,在探索,想把足球搞好,但是就像我过去所说的,深深体会到的,足球水平的提高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是一个综合因素。”南勇直言自己想到过会有现在这样的结果,“我也想到过,但是我觉得不论是谁,应该付出代价。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出了一些问题,但我想不是我一方面的问题,很多方面都有问题。”南勇还透露了帮助沈阳海狮联系吉林敖东做球的细节,“我给了延边州领导打电话到了客场想见个面,谈谈比赛的一些问题,他们当时并没直说,但是大家都清楚。保级后给了20万,开始我拒绝了,后来我想还给人家,但是时间一长事情就淡了,紧绷的那根弦也就松了。”

南勇还讲到了俱乐部的行贿方式,“一般都没有具体事情的请托,就是一个联络感情,很多俱乐部为了获取利益,想方设法来做一些违规甚至违法的事情,在这个环境里面你稍不注意就会把握不住自己。而且是各种不同的方式,有的时候给你办公室放东西,有些时候一块吃饭,留下什么东西里面放上钱,中秋节送月饼里面加上钱,一般送礼都不一般,几万到十几二十万这样子。”收礼之后自然是要办事情,南勇讲到:“某俱乐部觉得吃了点亏,就会打电话来我这里发泄,之后处理工作问题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不公平的地方。所有类似于我这样的人,都是从一些小事情上开始的。”当被问及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作为中国代表团团长的往事时,南勇的笑容尴尬而僵硬。“都是过去的事情。”他低着头说。

杨一民:夜晚惊醒独自流泪

【“他们有时候送香烟,土特产,慢慢地自己就放低了要求,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已经受审了的杨一民表示自己在廉洁方面确实有问题,“当时没有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当初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参与假赌黑这方面的事情,当时自己也没有想到,但确实在廉洁方面确实有问题。”对此,杨一民表示非常后悔,他说:“走到这一步自己都后悔透了,夜里起来泪水就忍不住了。开始的时候送三五百,我都不要,别人都说杨一民不爱收钱,那时候不爱和人打交道,就是爱搞搞教材研究。他们有时候送香烟,土特产,慢慢地自己就放低了要求,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我们自己本身有问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此前在足协,杨一民曾主抓过体测工作,因此受到不少行贿,“说希望球员不要有闪失,让关照一下,我给体测的老师打了电话,说关照下,好像是联赛开始之后我去那边当比赛监督,当时就给放了1万美金。大家在一起相处也不错,他们也希望有我这样的朋友,能够给予关照。”

此外,前国足领队蔚少辉则谈到了对于球员送钱的看法,他说:“有球员在国家队训练特别刻苦,但是一分钟都没有踢上比赛,10场热身赛都没。有一次去吉林,临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张卡里面10万块钱。我第二天给他打电话,他说你花没关系,他从来没有提任何要求。可能搞足球的运动员,说句心里话,我不是隐瞒我的观点,比较讲义气,东北人讲义气。”前足协官员李冬生在裁判问题上收到不少好处:“我主管裁判工作,每年都申报国际级裁判工作,都是国际级裁判。过年来看都是一万块钱吧,有的也有5千。”

成都晚报记者 周维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