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骑士状元秀将踏上旅程 父爱的力量让欧文成长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7:38来源: 篮球先锋报 网友评论 (0)

记者周游报道 克利夫兰,曙光初现。这座城市,已经有了新的王者,这里的臣民,正在逐渐忘记那个在2010年7月做出“决定”的男人。相信用不了等待太久,这里的球迷,就会看到一位勇敢的圣骑士,带领球队走出黑暗世界。

凯利·欧文,2011年状元秀,披上了骑士队15号战袍。

这对父子的故事如同现实版《单挑》

欧文放话:“我很想马上就上位,这个机会我已经等待很久了。”老将戴维斯是否会被“特赦”,他似乎已不在乎,“如果真是那样(指被特赦),我也会知道球队是因为我而做出这一决定的,我会为之兴奋。”

或许会有人觉得欧文这么说多少对戴维斯有些不敬,但其实这并非欧文本意,这个年轻人只是想证明自己,用最快的时间,越快越好。从接过大卫·斯特恩递到他手里的骑士队帽子那一刻起,欧文就已经把克利夫兰骑士的复兴重任扛在了自己肩上。

欧文不希望听到类似于“凯利是勒布朗替身”这样的话,但他承认,詹姆斯是他的偶像。还有克里斯·保罗。他想像詹姆斯或保罗那样取得成功,让所有人看到他的实力和价值。

这也是欧文的父亲德雷德里克(DrederickIrving)所希望看到的。选秀成功,让老德无比激动和欣慰,那个晚上,无数往事涌上心头。

欧文的老家。一条白墙走廊通向他童年的那间卧室,至今,墙壁上还能看到条条杠杠的黑色笔迹,还有一些数字。那是用来计量身高的标记符号,从2003年10月开始,欧文就萌生了篮球梦。

他想长到至少父亲那么高:6英尺4英寸(1米93)。他经常靠在墙壁上,用右手食指测量着,估算自己长到既定身高还要多久。尽管最终现实离既定目标还差了一点(官方注册中欧文的脱鞋测量身高是6英尺2英寸,即1米88),但他至少如愿以偿地当选状元秀。是的,他渴望成功,成为一名伟大的控卫,他并不担心身高,至少,他比他的偶像保罗还高5厘米。

欧文已经上路,这也是他们一家人的梦想。

现年45岁的德雷德里克是托马森-路透的一名分析师,而在篮球领域,他曾经是洛克公园的MVP、波士顿大学篮球队的历史得分王。从小,欧文就将老爸视为偶像,将他视为赶超的目标。大约两年前,在一次公园球场的斗牛中,欧文用一波15比0的攻势击败了老爸,最后一球,老德记忆犹新,是飞在空中的一招躲闪拉杆挑篮。

那一次的较量,就已经让老德感觉到,儿子做好了准备。

“我当年应该下注的。”说这话的是泰隆·乔伊(TyroneJoye),他是老德的老伙计,他已经退休。他说话时总是笑,露出宽大的牙缝。“老德年轻时也是狠角色,我记得当年我看完电影《GotGame(单挑)》后,我就这么说———‘凯利就像是(电影里的)耶稣,而老德就是杰克,老爸指引着儿子不断前进’。”(注:《单挑》是由雷·阿伦和丹泽尔·华盛顿主演的一部篮球题材电影,阿伦在片中饰演名叫耶稣的篮球少年。)

在希腊语中,欧文的名字Kyrie有“上帝”之意。欧文,现在尚不满20岁,一切看上去都会那么妙不可言,或许,又是那句老美常说的:只有天空才是他的极限。

耶利米·格林,欧文最好的哥们儿,他说:“一切就像是勒布朗·詹姆斯当年的那个广告宣传口号———我们都是见证者。凯利·欧文走向成功之路的见证者。”

一张写着铅笔字迹的卡片

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到美国纽约南布朗克斯,欧文正在一步步前进。只是,很遗憾,伊丽莎白女士(ElizabethIrving)没法亲眼见证欧文的成功。伊丽莎白是欧文的母亲,在德雷德里克的记忆中,她还是那个身形苗条的曼妙女子。

伊丽莎白离开了这个家庭已经十五年了。当时,华盛顿健康卫生总署给出的死亡检验证明:败血症。同时,身体多个器官功能完全退化丧失。那一年,伊丽莎白只有29岁,欧文年仅4岁。

尽管老德在四年前再婚,并且和谢特莉亚·莱利女士(ShetelliaRiley),也就是欧文的继母有了一个女儿伦敦(London),现在3岁,但在他旧房子的餐桌上,仍然摆放着伊丽莎白的相框。“她是我的宝贝!”老德念叨着。

在德雷德里克失去了爱人、欧文没有了妈妈的那些年间,父子俩最贴心的朋友就是篮球。

父子俩经常在街区或院子外的球场上一对一,那时候欧文可不是老爸的对手。欧文将老爸视为偶像,经常模仿他的动作。“当你看凯利打球时,你会想到德雷德里克,真的有几分相似。”说这话的是罗德·斯特里克兰,曾在马刺、开拓者、奇才等九支球队打过球的拉风控卫,1997-98赛季的联盟助攻王。他和老德私交甚笃,也是欧文的干爹。“没几个人知道老德究竟有多牛,如果你不看看那些比赛录像的话,”斯特里克兰说。

老德其实也早就不在乎这些,知道他实力的自然知道,不知道的,他也觉得没必要去让人家知道。毕竟,他现在已经45岁。很多事情,他早就看开。老德的一门心思现在全部在儿子欧文身上,以及他的第二个家庭。

偶尔,老德会钻进阁楼间,里面有很多记录着欧文荣誉的报告单,以及一些邀请函,塞了满满一大盒子。不过这些也不是他最在乎的,除了那只用马尼拉纸做成的信封。打开,里面有一张卡片,铅笔字迹,来自凯利·欧文。

老德戴起眼镜,念了起来———亲爱的老爸,谢谢你一直照顾我,我知道,如果没有你,我不会成为现在的我。谢谢你教会我打篮球。我知道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只想跟随着你的足迹前行。我爱你并将永远爱你!

欧文写下这些文字时,是2002年6月,他正上高中四年级。

还有一张九年前的纸条

纽约南布朗克斯,米切尔街区,第137号大街352E公寓16J房。德雷德里克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年轻的时候,德雷克里克也有过梦想,像现在的欧文这样,他想在篮球场上闯出一片天地。他给自己施压,比如不乘坐电梯,而是每天靠两条腿往返16层楼。他练起球来更疯狂,有时候从下午一直打到晚上,天都黑了,他还在继续运球、投篮、上篮,练习各种招数,借着球场边的街头路灯。德雷克里克如此疯狂练球,球场边居民的生活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有一次,一家伙实在受不了了,打开窗户,往球场上扔了一枚炮仗,威力不小,德雷克里克的腿被炸伤。

他还无法报警,因为球场边贴着告示,正好,案发的那一块地方,是不允许夜里练球的。

“得缝上该死的几针,”老德还记得当年的情形,他拉起裤腿,那道疤痕依旧可见,“我那时候练球真的是让他们抓狂了。”几乎是没日没夜。

不仅是因为热爱篮球,更是因为家境原因。那时候的德雷德里克很清楚,一切都需要靠自己。“老德是个自食其力的家伙,”斯特里克兰很了解自己的老伙计,“这点他很像他母亲,他想要得到什么,他就一定会竭尽所能去努力。”

而关于儿子的童年,德雷德里克也始终记忆犹新。

有一次,欧文问老爸:“你还记得我在高中比赛中的第一次出手投篮吗?”老德笑着回答:“我怎会忘记?!”

老德甚至记得,当时欧文问他时,是穿着一件格子条纹的海军蓝运动衫,父子俩走在一条车道边,欧文用右手食指不停地转着球。

老德一直帮助儿子成长,在欧文的篮球道路上,老德更像是个导师。“很像,”斯特里克兰这样说这对父子,“球风神似,但凯利要更快一些。”

德雷德里克相信儿子一定会成功。他还说了这么一件事情———

今年参加选秀前,欧文把他叫到了自己的卧室,在橱柜里摸索出了一张纸条,看上去,纸条满是褶皱,展开,上面写着一句话:我一定会进入NBA(微博)的。

这是凯利·欧文九年前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他做到了!老德满心欣慰。

这个年轻人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现在没有人知道。或许,他早已定下,若干年后,如果他做到了,他应该还会告诉他的老爸,用他的方式。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