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生命中只有一个爹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1:48来源: 京华时报 网友评论 (0)

“爸爸不折腾了,我就躺一会儿,那时会拿出通知书来看。” 尉 鹏


  6月8日,一走出高考考场,21岁的尉鹏就回到父亲身边,继续担起照顾因脑瘤崩裂陷入昏迷的父亲的重任。

  尉鹏家住平谷区黄松峪乡大东沟村,一家人的生计全靠当公交车司机及售票员的父母来维持。为了他今年高考上大学,父亲尉洪山和母亲王小平更是起早贪黑,加班加点为儿子攒学费。然而,横祸突至:今年3月2日清晨,尉洪山出车上厕所时,因动脉瘤引起蛛网膜下腔出血一头栽倒,经过两次大手术才保住性命,家里也欠下了几十万元债务。

  8月6日,在家照顾爸爸的尉鹏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看看仍陷入昏迷的父亲,想想每年近万元的学费,尉鹏将

  知书藏到了自己的枕头下。

  “我问他几次成绩是不是下来了,他都没告诉我。”尉鹏妈妈哭着说,“9月2日学校打电话问怎么不去报到,我才知道他考上了,通知书被藏了。我又生气、又心疼,孩子的前途咋就这样给耽误了呢?”

  尉鹏仍旧珍藏着这份通知书。打开蓝色的快递函件,通知书上写着北京科技职业学院院长温馨的话:“在这金秋桂子飘香、万里禾黍点金的收获季节,你荣幸地成为首都的一名大学生……”

  “爸爸不折腾了,我就躺一会儿,那时会拿出通知书来看。”尉鹏黯然地说。

  他把录取通知书放回枕下,又开始照顾父亲。他动作娴熟地给昏迷中的父亲擦脸、按摩、泡脚、接尿,通过导流管喂食……在父亲安静的时候,他背起背篓到山上采山货卖钱,给父亲买药及贴补家用。这个以前被全家围着转的宝贝疙瘩,为了尽到一个儿子的责任,将自己的大学梦撇在了一旁。

  本报记者 张沫 张淑玲

  摄影报道

  ① 尉鹏给躺在床上的父亲注射流食。

  ②谈起上大学的同学们,尉鹏鼻子有点发酸。

  ③空闲时,尉鹏会从枕头下拿出大学录取通知书看两眼。

  ④母亲还要正常上班养家,家务活大都落在尉鹏身上。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