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曝谢亚龙侦查期极不配合 称收的不是钱是人情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7:08来源: 青年报 网友评论 (0)

当越来越多的俱乐部、国字号教练在首批开庭中被牵扯进来后,所有人都想知道,谢亚龙、南勇等人的审判,又会扯出多少事?还有哪些谎言,是足球圈尚未被揭开的罩?24日晚间,央视著名的《新闻调查》播出了题为《前足协官员》的专题片,谢亚龙、南勇、杨一民等人都在片中出镜接受了采访,而谢亚龙诸如“我承认犯罪,但我不是贪官”的种种辩解,也预示了接下来的审判,将不会太过一帆风顺。

本报辽宁铁岭专电特派记者 陈宏

后续看点

首批开庭的宣判,有望在本周开始;南勇的开庭日期,

有望在春节前;谢亚龙的开庭,春节后也会很快开始;申思等人已经在沈阳市看守所,等待沈阳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一连串的新闻,在扫赌打黑案首批开庭后,仍在滚动刷新。

在本报报道了某律师称南勇春节前开庭的消息后,记者随后又赶到了沈阳中法,不过,目前还没有关于扫赌打黑的开庭公告。11月底就已经抵达沈阳的申思等涉案球员,有传言是在宾馆里等待开庭,但中邦一位球员的律师告诉记者说:“中邦队的这批取保候审的队员,原来也说是住宾馆等待开庭,但最后还是先去了看守所,统一押解到法庭的。申思也在沈阳市看守所。”而记者从法律人士处了解到,一般来说,取保候审的开庭前无需进看守所,但此案影响大,也可能有改变。但是,取保候审的,正常情况下判罚都不会太重。

谢亚龙:我犯罪了,但我不是贪官

在24日晚,央视《新闻调查》题为《前足协官员》的专题片,其中,有谢亚龙的采访。记者之前就曾了解到,在侦查阶段谢亚龙极不配合,颇为傲气,而在片中,谢亚龙虽然认罪,但仍然表现得很是不甘心。

“我承认我有犯罪行为,但我确实不是一个贪官。”他说,“你要说是清官,犯罪了怎么会是清官呢?你要说是庸官的话,我在别的岗位上都做得挺好。”他还再度为自己辩白说,“很多记者都写我说叉腰肌,证明我不懂业务,但我说的是髂腰肌,我怎么能不懂这个呢?”一些具体的案情,比如广药送给他30万,他还很谨慎地说:“这些是不是让法律来审判吧?”

谢亚龙说,自己来到中国足协时,面临的是一片混乱的局面,他说自己想改变中国足球的乱象,“我是尽了力的,不是没有尽力,我也做成了一些事情,但是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成(到后来变成这样的情况),我只承认自己没有坚持自己的原则,触犯了刑法、刑律,自己该承担责任。”

对于受贿,谢亚龙说,他一直不认为构成了交易关系,而更多的是人情,但他也承认,他知道对方是冲自己的位置而来。“在足球之前,曾有过这么一个事情,也是一个老板,也是事后感谢送给我钱,完了关系确实一直相处很不错,觉得人家是真心实意的,并没有跟我构成一个交易关系。”他说,所以,当鲁能06年夺得联赛冠军后,俱乐部专程派人来给他送了一份厚礼,“说是他们集团上上下下都做了些奖励,同时也给我奖励了一份,20万。”而这样事后的感谢,他也会记得还情,在俱乐部老总就一场关键比赛前给他打电话要求裁判公平时,他会让人关照好。

他说,自己并不是什么钱都收,觉得关系好了才收,“当做一种人情来处理了”,他承认,送钱的人“更多考虑到我的职位,希望有这么一个由头,希望以后更多得到一些帮助,得到一些关照,另外你有这份权力,人家还是想跟你搞好关系,更多的是这个含义在里面,也有可能一般有几万的,也有一些几十万的,一二十万的。”

而对他当年被披露的辞职报告,他再度谈及当年批评的“大环境”,却有了太多的感慨:“假、赌、黑,实际上说的是一个事情,实际上是赌球,赌球造成了黑哨,再造成了假球。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官员都拖进去了,在大环境下,人变化了,包括我自己本人也变化了。

慢慢地变得麻木,慢慢把这种犯罪行为看成是一种人情交往。”

南勇:我想做个正面人物

南勇曾被圈内很多人称赞,有能力、懂业务,然而,提及包括他任领队时中国队世界杯出线的过往,他都已不愿再说,只有一句:“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他说:“我是力求想做好,也想做好一个正面的人物吧,但不小心就……开始并不想收,或者说拿得心安理得,但是我没有把握好。”

南勇在外界面前的形象很不错,但他自己知道,1999年开始他就有了收钱的记录。当时面临保级的沈阳海狮客场挑战延边,沈阳队总经理找到了他。“他是刚上任的,我不熟悉,我跟延边的俱乐部也不是很熟悉,当时给分管的州里的领导打了个电话,说他们想到延边见个面,谈谈比赛问题。”南勇说。俱乐部没有给他明说,但在沈阳海狮3:0大胜对手后,俱乐部总经理给了他钱:“给了我20万,开始我拒绝了,想退的,但是后来时间长了就淡了,而且脑子里那根紧绷的弦松弛了下来。”

十几年来,南勇接受的钱和礼物很多,但一般没有具体事情请托。“很多俱乐部为了获取一些利益,想方设法以各种不同的手段和方式,做一些违规、违法的事,稍不注意就会把握不住自己,他们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有时给你放到办公室,有时一块吃饭给你送两条烟,里面就放了钱,或者中秋月饼里面有钱。各种各样的手法,稍不注意,你拿的就可能就不是一般礼品了。”而金额,一般都是从几万到十几、二十万。

这样的状况,让高喊要打击假球黑哨的南勇,再也无法真正做到这一点。“某俱乐部觉得自己稍微吃了一点亏,就会打电话发泄不满。之后处理工作方面,可能就会出现一些不公正的现象,”南勇说,“在金钱面前,没有把握好。”

四叔蔚少辉: 我没有索贿,我是人好

专题片中,也采访了已经开庭结束的杨一民、黄俊杰等人,而没开庭的国家队领队蔚少辉、裁判委员会的李冬生等人,则更受关注。在足球圈内被称为“四叔”的蔚少辉,至今也不愿意承认他是受贿,他说他没有等价交换,收的钱都是“人情”。

据他说,一位前国家足球队的国脚,训练特刻苦,但一分钟都没有打过比赛,将近八个月,打了十场热身赛,正式的比赛他一分钟没打过,后来这名队员趁着一次吃饭的机会找到了莫少辉,随后就有了上场的机会:“他就临走时给我一张卡,卡里有十万块钱,那时候在延边。发现有十万块钱,我也第二天给他本人打了电话,他说你先花着,没关系。”但他不认为是受贿,因为那名队员“从来没提过任何要求,我也不明白”。对于那名队员送了十万,后来又送了二十万日元,他说是因为“可能搞足球的运动员,比较讲义气,东北人比较讲义气”。

蔚少辉收了很多的钱和礼品,包括在麻花盒子里面装的手表,但对外界网友给他计算的几块名表的价值,他还认真地进行了反驳,称没有二十万,是十二万块钱。他说,很多人送他钱,是因为他资格老,“他爸爸跟我关系非常好”、“国家队教练春节前给我钱,是因为小时候就叫我叔叔的”。

而曾经先后主管裁判委员会和技术部的李冬生,也是生财有道,裁判们需要评国际级裁判,都会来找他送礼,而青岛中能(微博)俱乐部要让他安排黑哨,也一次就能送上十五万。对于黄俊杰来说,“我就对得起足协那帮官员”,李冬生说:“他说的是实话,是他的心里话。”

》足坛之外

国家体操队也遭质疑

足坛的扫赌打黑案,未完待续,但未完待续的,似乎还有其他。昨天,也有人贴出了天津市体育运动学校的一张图,上面详细列出了接待国家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国家队总教练黄玉斌、领队叶振南(微博)等一行16人的16万多元接待费,很多媒体和网友都要求体操中心“赶紧出来辟谣”。而在此前的12月22日,关注着足坛扫赌打黑案的叶振南,发微博说:“足球大案中还应加上渎职罪。当给裁判送钱成为行规,俱乐部大面积的行贿,我们的管理者不是渎职吗?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烂到根了,必须推倒重来。”但此后,他删除了这条微博。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