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那些年 我们傻傻地追过,笑过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7:17来源: 青年报 网友评论 (0)

制图 俞霞   

  □耳东每

    微博上,有不少足球记者在晒图片,有的在铁岭,有的在丹东,大家在零下十几二十度的寒冬下忆甜思苦。这样的聚会曾经不少,从五里河到昆明或者海口金鑫的春训,都是全国同行聚首的机会,然而这次的铁岭和丹东,毕竟还是不同的,你看我我看你的笑容中透露着尴尬。庭审开始,电视画面受众成万上亿。这个行业丢脸,这个条线也在丢脸,“我是足球记者”忽然从十年前的荣光跌落到现在对外有些难以启齿的短语,此中冷暖唯有自知。

    这的确是想起来就不是那么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掺杂着懊恼和憋屈,以至于大家在东北见面的时候都不愿怎么多说过去。在若干年前,提到2003年的那场“冠军德比”的时候,我会说“我那几小时尽扑在沪南公路2600号了”,如今的同一句话或许会带来对方奇怪的眼神。当“bepartofsthbig”经过庭审成为“bepartofsthpig”的时候,这种挫败感令人不安。我相信,这种感觉不仅仅是足球记者才有,那些不知情的教练、球员的心中都有,只是他们说不清道不明在现下无以抒发而已。

8年前的那个晚上,张玉宁在申花楼的楼梯上被三四个记者围住,带着一如既往的那副“这(帽子戏法)算什么”的表情;几天前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早知道那样,还费个什么劲儿!”这前前后后的话,都很符合这个东北球员的性情,他用随便的一句戏言掩饰了自己内心的失落——这种失落是外人很容易就可以推测得到的,那张帽子戏法后脱衣庆祝的图片不仅仅是当周《青年报》球周刊的封面,更是这个前锋内心抹不去的一个巅峰。

    我于是继续回忆着那天他们下大巴迈进申花楼时候的兴奋面庞,回忆着教练在房间内对着记者复盘时候的口若悬河,回忆着球员和申花楼管理人员之间的击掌……这是他们的巅峰,或许也是我的,尽管当时我只是个实习生,然而始终为经历而感到自豪——即使,现在知道,那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真相的揭露总是令人感到尴尬甚至痛苦,一种茫然侵袭到很多我们的同行。

    这样的十年,一个记者的第一根条线,一个球员的全部职业生涯,球迷全情投入的时光,就这样黑白斑驳,令人唏嘘。虽然真相很残酷,然而无论是谁,如果感觉能够给自己的内心一个交待,那就已经可以释然了。正在进行的审判,也是对他们,和对我们的最好宽慰。 (本文来源:青年报 )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