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科技新闻> >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雷军:40岁男人再创业 不狠不行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1:44来源: 网友评论 (0)

  他不缺钱不缺闲不缺声誉,但缺少一个特别满足的“大成”案例。这是一桩遗憾的心事。过去,似乎运气总是差那么一点点。这次,信风水信星座的他,是否为自己卜到了吉卦?

  雷军(微博)看着一批互联网牛人的崛起。他在金山担任总裁的时候,马化腾(微博)和(微博)还是“我们手下的站长。一个在深圳,一个在广州”。他工作六七年的时候,请过一个湖北老乡吃饭。这是小老乡周鸿祎(微博)来北京吃的第二顿饭。

  这是数年前的事了。转眼间,马化腾的腾讯公司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丁磊的网易也有声有色。周鸿祎的360虽刚上市,但是他早已当了董事长。

  早早进入IT江湖的先驱雷军本尊呢?

  人尽皆知的中关村劳模,在金山15年,带着金山八年间五次冲击IPO,终于上市。上市后离开。2011年又被请回来当董事长。期间,他离开金山后转身当起了天使投资人,投资了一大批成功的企业,其中有一个名叫凡客。

  他当然成功。不缺钱不缺闲不缺声誉。但跟那些互联网当时的小兄弟相比,他又有点寂寞。他缺一家量级庞大,称得上伟大的企业,一件在雷军的评判标准上“大成”的案例。

  2011年8月,在北京798的发布会上,他开始了另一轮征途。他手拿一款名叫小米的手机在全国百家媒体和众多粉丝眼前亮相。牛仔裤、黑体恤,消瘦,带点南方口音。

  有笔者问,小米手机抗摔吗?

  啪的一声,他把手臂抬高,一松手,手机垂直着落在地上。

  40岁男人再出发创业,不狠不行。

  再出发之痛

  这天属于雷军。午后日头炽烈,白光刺眼。发布会还没开始,很多男女排队在场外,他们是小米或者雷军的粉丝。由于来得太多,一些人没能进入发布会现场。这个情景,雷军感到“震撼”。在发布会后,他对《中国周刊》笔者坦称,之前还担心六七百人的会场能否坐满呢。

  IDG的熊晓鸽(微博)、凡客陈年(微博),苹果的供给商等一众在贸易领域小有名气的人坐在台下,或者有人有机会上去露个脸。在雷军讲解小米手机的间隙,不时迎来掌声和欢呼。甚至有粉丝叫他“雷爷爷”。

  “雷爷爷”并没有沉迷其中。以他过去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人脉资源为基础搭建的明星效应,能否带到市场,是不是每个人都买账,他心中自有一本账。

  “小米碰到很多困难,只是我们今天真的不适合在这么大范围内讲。”他想了想说。

  一个做软件、做游戏、做移动互联网投资……总之是站在手机行业门外观察了很久的人,真正踏进这条河流,才知道跟他过去的荣光不能完全融入,他仍然有创业者的“痛苦”。

  “举个例子,当我决定做手机的时候,我见了100个人,才找到光平博士,我们俩一见如故,固然第一面只谈了两个小时。我讲这一点,希望大家能理解我从去年7月1号开始,跟小米同事保证三个月之内一定能找到最棒的团队,这背后有多困难。开始,我找软件公司圈子里的,这个行业大家都熟悉我,很快找得到,但是硬件公司的人一个也找不来。那时候我跟林斌(小米联合创始人之一)天天见很多人,我跟每一个人先容我是谁谁谁,我做了什么事情,我想找什么人,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见面谈谈。几乎来小米的每个同事我都打过电话,天天口试,恨不得从早上谈到晚上一两点,仍然迟迟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这三个月对我真是巨大的煎熬,天天都很痛苦。”

  刘德(微博)就属于雷军所说的那类“不知道雷军是谁”的人。5月份,收到老朋友的邀请,他从美国来到中国,跟小米的几个核心层谈产业设计。他是雷军找来做产业设计的高手,一手创建了某高校的产业设计系。在美国工作八年的他压根不知道雷军是什么人。

  “雷总逻辑思维很强,语速很快。”刘德对《中国周刊》笔者这样形容雷军给他的第一印象。谈了几个小时,雷军对他直接发起了邀请。“很激动”,刘德显然被雷军的激情所感染,但在海外多年的他还是飞到上海,跟他的好朋友,也是小米的高层深入了解下小米和雷军。一个月后,他给雷军打电话来,答应回国出山。

  找到其他六个合伙人,这只是雷军创业的第一步。七个老男人的梦想要靠手机产业链上数百个供给商的支持。

  开过公司的刘德除了做设计,还被雷军派来和供给商谈判,“85%的供给商起初都拒绝了。”刘德只好不厌其烦地跟人家一谈再谈,见了一千多人,五个月瘦了20斤。他拉着雷军一起去,要用雷军的明星效应作为额外的筹码。福岛核电事故后,他们一起乘坐飞机赶到日本造访夏普,整架去日本的飞机上只有十多个人。对方对于他们危机时候的造访表示感动,但在商言商,谈判并不顺利。“我们主要是讲故事。一个从来没做过手机,没有既往成绩证实的公司只能讲未来。讲到最后,连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刘德回忆。

  这也是雷军当初讲给他的中国成长的故事,雷军对供给商说,你们为什么要错过中国下一个十年的机会?这是雷军看来“最肥的市场”,超过十亿用户的移动互联网未来。

  雷军VS乔布斯

  雷军崇拜乔布斯。他说,乔爷是神,是自己无法企及的高度。“比尔·盖茨也只能称为乔布斯第二”。他对笔者回忆,有关乔布斯的书、报道都看过,是个隧道的“乔粉”。

  他甚至打扮也越来越像乔布斯,一样的黑体恤,牛仔裤。一个早年间采访过雷军的笔者对《中国周刊》笔者回忆,2007年之前见到的雷军,绝不是现在的样子,当时习惯穿白衬衫西服裤黑皮鞋,“有点土。”

  有人说,雷军在模仿乔布斯。在小米手机发布会上,雷军也不断拿苹果手机的参数和小米手机做比较。这即是向外界宣示,小米的竞争对手,可以是苹果。

  但实际上,雷军选择了和乔布斯截然不同的道路。

  苹果从一出生起就代表着乔布斯“改变世界”的梦想。产品设计先行,一经推出就引领潮流。卖的是先锋、时尚、叛逆的概念和生活方式。而雷军的小米手机如同名字一样低调、朴实。负责产业设计的刘德说,小米手机眼下“绝不是章子怡,而只是一个普通人。紧要的是让大多数人不反感,肯接受;而不是有多炫,有多酷”。

  “这是由于中国社会是混阶层,还没有形成中产阶级,并不具备像苹果那样卖中产阶级的基础。”这是雷军们的共鸣,也是小米手机1999元价格和力求功能取胜的缘由。他们希望上至银行家,下至大学生都能用得起,喜欢用。

  而乔布斯推出的产品,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也有失败的典型。这个天马行空的人,总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苹果的产品也以封闭的系统着名。缺点不少,但胜在优点够突出、够颠覆。经常乔布斯下一个命令,就开始让专业职员照着设想去做,并不在意未来用户会怎么想。

  而雷军则随时盯在网上,唯恐错过任何一个人对手机的看法。在小米手机推出前,他在微薄上给很多人发私信,做业务交流。

  一个业内人士对笔者说,雷军太在意成功。这也是一把枷锁,让他不敢冒险,不得不谨慎。他是在“补缺”。过去,他用了50多部手机,他要做的是一部为手机发热友订制的“神机”,一部功能强大的机器。也就是一个缺点尽量少的东西。

  “雷军很好学,小米手机就是在学习最好的榜样,并希望在参数上胜出。他能从他身边的任何人身上迅速学到东西。这是他最大的优点,但也是他最大的缺点。永远在学,没有打破旧世界的勇气。”一个互联网公司中层说。

  他说,“乔布斯善于重塑行业,但是雷军,善于跟在第一名后面学习。”

  好青年雷军

  在18岁进入武汉大学的时候,雷军就显示了非同一般的好学精神。

  数年后,雷军回忆大学生涯时,还是颇有些自得的。“不是吹的,奖学金都被我拿遍了。”但他又少有自得少年常有的轻狂与自负。在漂亮的成绩单背后,那四年带给他的实在是紧张与不中断的追赶。

  由于优秀的他一路没有输过,所以他有对落后的恐惧。他曾经对笔者说,“我特别害怕落后,怕一旦落后,我就追不上,我不是一个善于在逆境中生存的人。我会先把一个事情想得非常透彻,目的就是不让自己陷入逆境,我是首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出发的人。”

  上大学后,为了不落后于人,雷军戒掉了昼寝的习惯,把时间分割成以半小时为单位,为自己制订好每半小时的学习计划,最后,他大一写的程序,等到上大二的时候,已经被编进大一教材里了。

  这是一个时代赋予好青年的特点。资源相对匮乏,竞争相对激烈,要出类拔萃何其困难,何况四周卧虎藏龙。张朝阳上清华时,曾经大冬天的游泳,那冰冷的湖水刺骨,他用以锻炼意志,排解压力。他要争第一名,但是怎么都只是前三名而不是第一名。

  青年的雷军和张朝阳一样,少年意气,勃姿英发。

  同样是那个时代,两个年轻人的人生选择了不同的方向。张朝阳去美国留学,价值观被重塑。融资创业时,遭遇多重打击,到处碰壁。这对他的个性有些影响,后来,有人说他,从来没见过他跟人当面起冲突。表面打扮张扬的他,实际上个性很能忍。

  雷军后来去美国时,发现“美国的月亮确实比较圆”,感到长期以来形成的价值观快“崩溃”了。这已经是若干年后的事了。有趣的是,外表比较中规中矩的他内心却不失棱角。有报道提到,有一天雷军和张朝阳及一个朋友饮酒聊天,当着朋友的面,雷军“教训”了张朝阳一顿。张朝阳什么也没说。回去之后,自觉失言的雷军给张朝阳发了邮件,说自己失言了。张朝阳后来跟笔者讲起这段,说没什么,实在雷军还是蛮佩服我的。

  他的个性和张朝阳当然也有相似之处,除了好强,两人都有疏离感。雷军惯常的姿势是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这在心理学上传递出防御的心态,表示戒备心和警惕性。一个接近金山内部的人士说,“雷军的下属很怕他。”

  在小米公司的创业团队里,几个联合创始人,有来自谷歌、微软、摩托罗拉等大的跨国公司。在这些公司文化中,人们互相直呼其名。但是这几个创始人,或者说雷军投资的那帮好兄弟,没有一个人不称他为“雷总”。

  雷军能否超越雷军

  1998年,雷军接任金山CEO。次年,金山开始筹备上市,此后八年,金山始终处于上市的预备期,期间的上市地点也经历了香港创业板、深圳创业板等五次变化。雷军曾感叹,不明白为什么别人上市那么轻易,金山就这么难。

  他进入金山15年,从他碰到求伯君的那年算起。雷军第一次见到求伯君时,对方风度翩翩,打扮不俗。看着眼前的人物,就是在计算机行业大名鼎鼎的WPS之父,雷军无法不投去崇敬的目光。

  求伯君产业报国的理想感动他。雷军说,大学时代曾看过一本叫做《硅谷之火》的书,热血沸腾,那个时候就想着要产业报国,参与一个伟大软件公司的建立。

  当时他就有个梦想,要当求伯君第二。

  雷军进入金山后,在他招兵买马的宣传板上,用来吸引求职者的口号是“做下一个求伯君”。

  很快,这位中关村劳模便以孺子牛的精神和骁勇善战的劲头着名IT界。

  然而,受微软等大的软件公司夹击,WPS生存空间较小。2002年雷军特地去上海造访陈天桥,第二年,金山就推出了自己的游戏,但始终未占据重要地位。他还看好电子商务,金山和联想投资的卓越网,后因实在差钱,不得已卖给了亚马逊。总之,互联网的各个方向,金山都尝试过,学习最好的前辈,但运气总是差那么一步,即使是壮盛时期也没有成为过第一名。

  眼见一些等不到上市的高管离开,而那些曾经看着小草一样的公司,忽然间就成了巨人。雷军感慨万分。有一次,在公司内部的一个活动上,雷军说自己这些年来很苦,金山很不轻易。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金山岁月,在金山艰难上市后戛然而止。雷军对外界说,很累,很累。休息了几周都缓不过来。

  于是他转身做起了天使投资人。投资他从

(编辑: tech)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科技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