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724054694


广告:
18665713503

 

本期人物

   他,孜孜不倦地追求历史的真相,对主流的思想文化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而一度被扣上“反动”、“卖国贼”帽子。他,就是袁伟时,一名偏执的史学家。
 
袁伟时
偏执的史学家:袁伟时

“你一定要追求历史的真相,完全还原是很困难的,但要接近。”

“当时中国发生了什么事,世界发生了什么事。”

袁伟时,中山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而让他名声大噪的却是他在中国近代史方面的研究。

袁伟时在书房里

高中时期,袁伟时在广州南海中学念书,离学校没多远的北京路正是当时书局的集中地,每天往返书局和学校成为了袁伟时的固定行程,当时的他看最多的就是历史书和新出的杂志,对历史的痴迷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那个时代的历史教科书是国民党编撰的,大多也都是歌颂国民党的。而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而当时又存在另一个解释。就是胡成与樊文伦。他们所谓马克思主义解释系统让袁伟时觉得很新鲜。那些跟教科书完全不同,被叫做左倾的思潮对于中学生来说很有吸引力。就这样他慢慢喜欢上历史。

大学时期,适逢国家发展经济,袁伟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修读经济系。然而天意弄人,研究生刚毕业的他,正好碰上大跃进,举国上下,经济形势一片混乱。

国民党时期社会情况很乱,再加上很多经济资料都是保密的,老师讲课也只能按照教科书和人民日报、红旗日报那些基本观点来说,不能自由发挥,这很不合袁伟时的性格,“我就喜欢自己信的才说,不信的就不接受要经过自己独立思考。”无奈的他,后来回过头来继续钻研他的历史。

兜兜转转,袁伟时还是回到史学研究上来。然而,当他潜心研究时却发现,对于代表社会主流思想的文章,甚至学术专著他都不敢苟同。

新民主主义通史很大一部分是讲当时的思想文化。但是袁伟时发现在通史中所有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文化都是错的,没价值的。比如说胡适、梁启超都被认为是错误的。这跟实际情况相差很远。就连陈独秀也受到批判,但是事实上陈独秀在新民主主义时期是有很大贡献的,这些都应该恢复本来面目。

为此袁伟时研究了大量的历史人物,实事求是地对他们的思想进行分析。1987年,他将研究成果集结成60多万字的《中国现代哲学史稿》出版。这本书填补了中国现代哲学史上的空白,第一次系统地对近现代历史人物的功过得失作出了客观的评价。

袁伟时出版的第一本书

(研究中国哲学的著名学者、当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所长的孔繁教授特地给作者写信说:“我认为这是一部现代哲学史巨著,而且是一部在研究中国现代哲学史方面具有拨乱反正意义的巨著。)

最终《哲学史稿》被评为中国大学教材一等奖。九几年,光明日报所评的改革开放以来人文社会科学优秀读物,《哲学史稿》是其中之一。(出报纸画面)

这是袁伟时个人的第一部著作,此时他已是56岁高龄了。然而他精神和思想的觉醒才刚刚开始。

继《中国现代哲学史稿》出版以后,他进一步追溯近代中国落后的原因,反思中国传统社会的痼疾给晚清社会转型带来的困难,并在另一部著作《晚清大变局中的思潮与人物》加以分析和补充。但由于他一反传统的颠覆性观点,不解与谩骂接踵而来。

书是出版了,但是也有了不少人在一些杂志上发文章去批评,甚至组织一些所谓历史界的大家,写文章来批判。

“学术上你不同意你可以写出书来大家用读写、评论。 但是有些人就没有学问,但是有依靠,依靠官方来压制,他希望官方有些官员比较愚蠢的,能够支持他压制我们这些非主流的观点。”

正因如此,《晚清大变局中的思潮与人物》自1992年第一版面世以来,足足经过了11年,才得以推出第二版,过程的曲折可见一斑。

袁伟时著作

第二版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并改名为《帝国落日·晚清大变局》。此前谩骂批判的人又去打报告,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就报告江西市委宣传部,说有人说你们这个出版社出的书不好,当时江西人民出版社的社长,关起门来3天,系统再读一遍。读完以后他说,这本书是好书,没问题。他就找到省委宣传部去汇报,江西省委宣传部说,那就找专家来审查,他就找了一批专家,专门来读,专门来审查,读完后一致认为这本书是很好的书。个别观点可能有点偏激,但都是学术上的问题。江西省委宣传部把这些意见报告给中央宣传部,中央宣传部就说,哦,原来如此,然后就不了了之,不追究,也没下令禁止这本书。中宣部2003年就证明是好书,学术上没问题。

由于袁伟时一贯以来犀利的批判风格和他骨子里近乎偏执的坚持,他的文章一度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轩然大波。

我的治学就这样,一定要讲真话,讲自己的话,必须要新的,要有自己独特的东西在里面。

袁伟时作品

旧中国长期以来,受苏联的影响,就只讲一家话,官员说的、主流媒体说的就是对的,违反这些的,就是错的;不符合上级的意见的,就是错的,就要批判,就要纠正,就要统一思想。袁伟时觉得这样问题就出现了。不尊重公民的言论自由。言论应该有包容性,特别是学术文化。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包容性,没有学术的发展,没有创新。

2006111日,《中国青年报》旗下《冰点》周刊刊登了袁伟时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的文章,但由于其中指出历史教科书与史实存在严重悖离,引发了社会各界的极大讨论。

20061月,那些好事者去教育部打小报告,无事生非。教育部的旧时的那些人就遣去中宣部,中宣部很不高兴,一些官员不高心,说这些文章绝对是错的。

文章发表两周后,中宣部下令将《冰点》周刊停刊整顿,主编、副主编被免职。一时间,袁伟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袁伟时作品

然而,外界的纷扰始终无法打破袁伟时内心的平静。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乐观主义者。

那时的袁伟时却没有任何压力,内心特别安静,甚至很开心。一月份好事者发难了,铺天盖地的批判,当时有40多家报刊找他来采访。有些甚至亲上门来到广州。世界上所有的主流报刊包括纽约时报、日本朝日新闻都登了,40多个。这样的一大波澜却被他一句玩笑带过“其实(他们)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以前有谁知道(我这个人),结果呢一瞬间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有个袁伟时,说了一些真话,我开玩笑说这件事就等于帮我在全世界登了一个价值一千万的打广告。”当时日本还为这件事专门出了一本书。

在冰点事件过去4年后,《人民日报》集团下属的杂志社邀请袁伟时就“纪念火烧圆明园150周年”写一篇文章,并作为专刊第一篇,全文发表。

“我的观点没变,你们能不能发表?”袁伟时疑问。杂志编辑说我们讨论过了,没问题,你照写吧。

这次文章的发表却是异常的顺利,当时说要批判袁伟士的“勇士”,个个一句话都不敢出,4年后他的观点被大家所接受了。“一个人做学问,最重要就是要坚守自己的学术良知,不管有什么压力,你都要顶住。而关键是你有无学问,你自己有学问,你的结论是你认真做学术研究得出来的,你就会很有信心,不怕任何压力。”就这样,4年,一件公案就了结了。

袁伟时介绍《晚清大变局》

今年9月,袁伟时应广州市中学历史教研会的邀请,到广东省博物馆作了题为《剖析甲午战争的历史和现实维度》的讲座,对象则是广州市中学历史教师。

没有人会想到,当初被扣上“反动”、“卖国贼”帽子的袁伟时今天会在讲台上给历史老师上课。

在中大校园里,袁伟时已待了半个世纪。退休后,他的生活越发的简单和规律。

日日走一万米路,干八小时活; 说真话,说自己的话。 天天大笑三次:一笑天下可笑之人; 二笑自己的成就和失误; 三笑有幸生活在多姿多彩的希望与黑暗并存的年代!”

也许,这不仅是袁伟时生活的写照,也是他一直坚持的人生态度吧。

爱笑的袁伟时

袁伟时大事年表
网友留言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所有留言
 

 

 
图片:
马上发表
 
加载中....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