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724054694


广告:
18665713503

 

本期人物

白发苍苍气轩昂,笔耕不辍书芬芳。在中山大学中文堂里,中文系教授、戏曲研究专家黄天骥正孜孜不倦地为国家重大社科项目《全明戏曲》进行认真的校对。
 
万人之师 师中模范:黄天骥

    白发苍苍气轩昂,笔耕不辍书芬芳。在中山大学中文堂里,中文系教授、戏曲研究专家黄天骥正孜孜不倦地为国家重大社科项目《全明戏曲》进行认真的校对。

    黄天骥从小就喜欢看书。家中,父亲留下的一大堆古书便是黄天骥最好的陪伴。《岳飞传》是他父亲留下的古书之一,也是黄天骥小学二年级开始读的第一本小说。

小说《岳飞传》
小说《岳飞传》

    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抗日战争。“我读《岳飞传》的时候是抗战的时候,广州沦陷的时候,我们在做亡国奴的时候,在马路上见到日本人要鞠躬。”那时小学二年级的黄天骥,已经知道了亡国的屈辱。“我知道中国怎么从苦难曲折中发展变化,我经历过这种过程,那种亡国的悲哀,被人叫做东亚病夫的那种痛、那种没脸,在中国的土地上向日本人鞠躬,表示我是顺民,不然不给我过去,虽然我还很小,但已经觉得非常压抑了。”出生在国家危难,时局动乱时期的黄天骥,早早地就在心底里埋下了爱国主义的种子。

    正所谓“笔锋常带感情”。“写的过程中感触就出来了,比如说岭南感旧,写到日本那段时期,国家沦陷那段时期,写到海珠桥被炸那个时期,我就自然联系到、想到国民党统治时期的生活或者是日本人来的时候,边写边思考,我无意中也领悟到岭南文化和其他地方很不同的东西。”在黄天骥2012年出版的散文作品《岭南感旧》中,他将从前成长经历的点点滴滴连同自己的家国情怀述诸笔尖,就像打开了记忆的匣子,勾起了所有经历过抗战时期的人们的集体回忆,让人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黄天骥作品《岭南感旧》
黄天骥作品《岭南感旧》

    读罢他的散文作品,很多人都会以为黄天骥是个散文作家。其实不然,他最为人称道的恰恰是在学术上对于中国古代戏曲方面的研究。

    1952年,一心想当作家的黄天骥考上了中山大学中文系,但当时的学校并不鼓励学生当作家。“我考进中大时成绩一般,只是中等,但是一到中大 因为学习前苏联,没有百分制,只有五积分制,没有排名,我一放松 想不到学习突飞猛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脑开窍,所以我在大学就做出一些成绩来。” 于是,他便走上了学术研究的道路,而这正是他学术生涯腾飞的起点。

    20世五六十年代的中大聚集着一大批蜚声国内外的学术大师,如陈寅恪、容庚、商承祚、王起、董每戡、詹安泰等等,这些大师的治学精神给黄天骥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得益于我的老师,王起老师因材施教,觉得我太调皮,把最难的工作、最复杂的摄像机的校对, 几十个版本,就让我去校。这个版本是这样的,一看,几十句,比较,回眸秋波一转 一转就是一转,看完以后,就是回眸秋波一转,如果有一个二转,就要说明二转怎么到二转呢!那就是很头痛的事情,三年四年,我就在他家里面呆着 把我磨出耐性来了。”得益于老师的严苛,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为黄天骥的学术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黄天骥
黄天骥

    常言道,身教胜于言传,恩师的为人处事,严谨治学的态度无不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黄天骥。

    毕业后,黄天骥选择留校任教,他希望自己能充当一座桥梁,让恩师们的治学精神得以继承和延续。“老师和我的关系是这样,我和学生的关系也是这样,中大老师的作风影响了我,我对我的学生就像我的老师对我一样。”而学生们对这位“八十后”的老师,更是格外地喜爱,不仅仅是敬仰他学术上的成就,更是因为他生动活泼的授课风格,“很多时候黄老师讲到兴起的时候就会唱起来,像粤剧啊!龙舟歌啊!有时候还会来演一小段。”

    “以浅持博 以古持今 以一持万”这是黄天骥特别欣赏的《荀子》中的一句话,秉持着这样的态度,黄天骥参与编辑出版了《中国戏曲选》、《元杂剧选注》、《全元戏曲》等书作,为中国古代戏曲研究留下了丰硕的成果。

中国戏曲选
中国戏曲选

    2011年,年过古稀的黄天骥仍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进行学术研究。他另辟蹊径,重读经典,并出版了近40万字的著作《情解西厢——西厢记创作论》。“我觉得文学,古和今应该是沟通的,从大的面来看,从读书到现在,我总觉得文学学古还是为了今,读的古,简单拉过来就是用,把精髓和精神吸收过来变化发展,就是一种更加高级的用。” 酒越久越醇,经典同样历久弥新。

黄天骥著作《西厢记》
黄天骥著作《西厢记》

    2015年7月4日,中山大学梁銶锯堂里,举行着庄严而隆重的毕业典礼。黄天骥作为中文系的教授代表,手执权杖出席。从教逾50年来,黄天骥培养出了一代又一代的学子。“我觉得自己这一辈能够在中山大学工作,能做点事。老师的培养不一定是耳提面命的,是潜移默化的,没有老师的培养,那就不是今天的我。今天感恩老师,只有自己体会到,成为母校、母亲,这个母亲不是一个,是各个老师集中来讲的培养出这么一个黄某某。”

    自打从1952年考入中山大学开始算起,黄天骥便与中大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超过半个世纪的共处中,黄天骥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饱含深情。“不知不觉在中大活了63年,52年到现在的时间 。我父亲是中大中文系的学生,我太太也是,我也是,我儿子也是,说不定以后孙子也是,中大的一草一物,中大的荣和辱和我是连在一起的,这就是我的家呀!是中山大学培育了我。”

    7月,是学生和教师们的专属假期,中大校园酷热而又清静,而黄天骥却仍然在中文堂的办公室里为《全明戏曲》的校对忙碌着。“有时候我会累,就撑着,只好抽烟了,精神一好了,再抽一口烟,又硬着头皮看过去,这是需要毅力的,不能翻一翻就算了。”

黄天骥

黄天骥

    《全明戏曲》卷帙浩繁,全书达5000万字,作为主编的黄天骥更是要一字一句地仔细勘校。“这里出现这个词牌,如果把握不准到底要在哪里断句的时候,就要参考它这个,因为有时候我们也记不住就要看看,它就是这样的要求的。但是很要命的是小桃红都有1 2 3 4这么多,那就很烦了,所以真的这个基本功就非常重要了。”

    人之寿不过百,而纸寿千年。或许,这便是黄天骥苦心经营学问的重要原因吧。

 

黄天骥大事年表

1981年,《元杂剧选》(与王季思等合作)北京出版社

1982年,《纳兰性德和他的词》广东人民出版社

1985年,《纳兰性德和他的词》获广东省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

1986年,出版《李笠翁喜剧选》(与王季思等合作)岳麓书社

1987年,《中国戏曲选》获高教部教材一等奖;

1989年,《中国戏曲选》(与王季思等合作)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9年,出版《中国文学史》(宋元卷分卷主编)、《全元戏曲》(参编)

2001年,《全元戏曲》,获国家古籍整理规划小组全国古籍整理一等奖

2001年,《中国文学史》(宋元卷分卷主编),获北京市第三届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特等奖。

2003年,《黄天骥自选集》,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 ;

2003年,出版《诗词创作发凡》,广东人民出版社

2007年,出版《黄天骥自选集》,广东人民出版社

2008年,出版《周易辨原》,广东人民出版社

2011年,出版《情解西厢--〈西厢记〉创作论》 南方日报出版社

2012年,出版《岭南感旧》,南方日报出版社

网友留言
往期回顾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所有留言
 

 

 
图片:
马上发表
 
加载中....
 
编辑:林助香 频道首页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