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724054694


广告:
18665713503

 

本期人物

他用大半生拓荒筑路,用漆画谱写个人历史。他引领广东漆画的扎根兴起,却从不愿以大师的名头自称,他说,“我只是个老师。”他,就是漆画家蔡克振。

 
漆画授业者:蔡克振

    他用大半生拓荒筑路,用漆画谱写个人历史。他引领广东漆画的扎根兴起,却从不愿以大师的名头自称,他说,“我只是个老师。”他,就是漆画家蔡克振。

蔡克振
蔡克振

    童年时期正值日寇入侵,蔡克振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十分艰苦,但他早早便与美术结缘。“在新中国成立之前,我还是个高中生,喜欢画画,那时候还没有解放,所以我们就偷偷地在学校饭堂后面的仓库,我们这些进步的同学就在地下团的领导下,在那里偷偷地画画,画列宁的像,画毛泽东的像,画普希金的像,表现我们是很热爱俄罗斯文学,很热爱革命的。”

    1950年,蔡克振在中南文艺学院美术系学习,这两年,他系统地学习了素描、油画、国画、水彩,从形体结构的把握到光影色彩的感受,他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与实践。

    谁都没有想到,从油画专业学生到义无反顾地出国学习漆画的进步青年之间,只有一场展览的距离。

月夜
月夜

    1963年,中国邀请越南磨漆画到北京和上海展出,观展的人中,便有蔡克振。那时的他,第一次接触到漆画艺术,并为此而着迷。按照周恩来总理的指示,经过重重考核的蔡克振成为了河内美术学院漆画科研究生。

    冷战时期,国际政治格局紧张,南越和北越的斗争被卷入两极对峙的漩涡之中,越南战争爆发。“当时的越南就处在一个战争的情况之下,因为河内也遭到美国的轰炸,我们就转到乡下,整个班就搬到农村去,在一个村里面,我就在老乡的家里,摆了一张桌子在那里做漆画,跟我的老师学习。所以当时的条件,很艰苦。”

在援越部队体验生活
在援越部队体验生活

    由于油画与漆画的制作工序完全不同,油画专业出身的他经常被老师说次序乱发七八糟“我是学油画出身的,一下子转到漆,那个程序颠倒了,很混乱。必须纠正在绘画上在漆的制作上的程序。”对于当时尚是门外汉的蔡克振来说,困难远不止这些。漆画所用的大漆容易引起皮肤过敏。蔡克振一开始接触漆的时候,便产生了严重的皮肤过敏。

    蔡克振早期的漆画,既朴实深厚又富丽照人,作品题材反映了越南当地的革命战争状况,弘扬战斗精神,作品《越南女民兵》、《灼大娘勇渡马江》都体现了当时的战争氛围。

《越南女民兵》
《越南女民兵》

    身处战乱中的越南,革命激情荡然胸间, 蔡克振一直铭记着周总理“处处青山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的鼓励,甚至带头咬破指头写血书。“那时候都是这么激情的,我们留学生在那里把指头咬破,写血书“我们决心留在越南,与越南人民同生死共患难,打倒美帝国主义,实现越南统一”,后来这个东西交给胡志明主席了。”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蔡克振从越南归来,眼看身边有不少同事被抓去关牛棚、挨批斗,蔡克振心里很矛盾。“我那次回来,红卫兵没有斗我,因为我是从英雄的国度,越南回来的,所以我就躲开了这个灾难,红卫兵很尊重我,我跟红卫兵吵架,他们也没有回我没有斗我,他们看在蔡老师是从英雄的国度回来的。”因此,那时的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冲击。“我回国以后,到干校,天天学习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天天搞运动,到天里面去插秧,去耕田种菜,那几年没有办法做(漆画)。而且后来回到学校,要我办漆画工作室,那时候领导给我的指示是“不发展,不断根”。”即便如此,面对混沌无光的社会环境,蔡克振只能选择等待。

    1977年,在周恩来总理逝世,蔡克振创作漆画《丙辰清明日》,后来更创作了《成功不必在我》、《他在丛中笑》等作品,用以悼念他心中永远的周总理。

《他在丛中笑》
《他在丛中笑》

    改革开放后,漆画开始成为主流绘画艺术类型,得到了人们的重视和欣赏。

    1979年,蔡克振的作品《百合花》在建国30周年美展中获奖,当时漆画类的作品只有两件。这被蔡克振看作是漆画艺术跨越的一个阶段。

    其后,蔡克振带领团队历时半年完成了壁画《葵乡》,作品随即被空运到人民大会堂广东厅。“我说我们漆画怎么能一下子进入一个这么大的殿堂呢,信心不足,后来关山月老师、黄新波老师都很支持我们,我们就带着队伍到阳江漆器厂,在那里工作了半年,才把这张画画完了。后来就用飞机的运输机把这张画运到北京,并安装在人民大会堂。这时候我们才吐了一口气,原来漆画还有希望。”

《葵乡》局部
《葵乡》局部

    作品《漆祖之光》中,三个形态各异的人在古漆具光芒的照耀下手舞足蹈,寓意漆画先祖的眷顾。这不仅表达了蔡克振对于先祖的感恩,同时也暗含了他一心传承漆画艺术的决心。

《漆祖之光》
《漆祖之光》

    2001年3月,年近70的蔡克振被推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委会主任,从此便更加义无反顾地站在了推进全国漆画艺术发展的第一线。

    回望在漆路上的绵长足迹,这个为漆画艺术奉献了大半生的老先生,却怎么也不愿把大师的名号戴在头上。“教师的责任就是做一个摆渡人,你来跟我学,你要我对岸去是吧,那我把你摆渡到对岸,上岸以后是你的事,我现在很多学生越走越高,走到我现在要仰视他们了,作为一个老师,这就是一种安慰。”

    在蔡克振的众多作品中,后期的一张油画《戴纱巾的冰薇》格外引人注目,而画中端庄优雅的女子,便是他的太太,郑冰薇。“她是舞蹈家,编了很多儿童的舞蹈,她的《金凤花开》在文革的时候对全军都有影响,而她的《归巢》是在香港回归的时候影响很大,到中南海演出向中央首长汇报,在这个情况下,她编舞蹈,我画画。她设计很多服装和布景,很多学生来给她做道具。”

抗日战争时全家合影
抗日战争时全家合影

    如今的蔡克振虽已过了耄耋之年,却依然健朗,到处旅行,挥笔作画,弹琴歌唱,生活好不得意。“在越南老一辈的领导人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还是很好的。现在习主席提出“一带一路”,要跟东南亚的国家建立一带一路的文化联系的关系,所以那天一听,我很高兴。”蔡克振正策划撰写《越南漆画一百年》一书,以纪念当年越南求学岁月。

蔡克振大事年表

1951至1953年,于中南文艺学院美术系学习。年画《办年货》、《精耕细作》、《爱国丰产》、《模范军属刘莱娣》出版。连环画《万恶一贯道》、《二小的故事》等出版。

1971年,筹建漆画工作室,招收第一届漆画专业学生。《韶山》、《银针传友谊》完成。

1977年,漆画《报春》在“日本东京·中国工艺美术优秀作品展”展出,由日本“西武集团”收藏。

1979年,漆画《百合花》参加建国三十周年全国美展,为首次入选全国美展之仅有两张漆画之一。

1980年,创作大型漆壁画《葵乡》,安装于北京人大会堂广东厅。

1986年,漆画《芦花鸡》、《瓶中百合》等参加《北京·中国漆画展》分别由中国工艺珍品馆、前苏联东方艺术博物馆、澳大利亚悉尼·中国园及广东美术馆收藏。

1992年,漆画《至圣先师一孔子》、《金秋》完成。论文《富有特色的越南漆画》发表。完成两届硕士研究生导师任务,离休。

1994年,接待越南教育代表团,并受到越南祖国阵线主席范文杰接见,得知90高龄的黄积铸教授健在,仅此向恩师致意。参加广州美院附中40周年校庆,得校友赠送“几度夕阳”画册留念.《蔡克振漆画选》编排工作开始。

2001年,创作漆画《人间遍种自由花——陈毅像》。中国美协漆画艺术委员会主任——厦门。

2002年,创作漆画《漆祖之光》——北京国际双年展。中国漆画提名展——广东美术馆。首届广东省漆画展——广东美术馆。

2003年,创作漆画《红海草》——厦门漆画展。广东省教工委表彰为关心下一代工作优秀工作者。首届中国漆画展——厦门。主持全国漆画高研班并任教——厦门。为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全国漆画展揭幕。

2004年,第十届全国美展综合展区评委——南京。创作漆画《黑白苗女》——十届全国美展。论文《中国漆画的振兴》——04年美术杂志第一期发表

2005年,岭南风广州漆画展在香港展出,应香港中文大学之邀主讲《中国漆画的传统性与现代性》。策划并主持05年厦门中国漆画展。创作漆画《挖煤工的午餐》——广东省漆画展及厦门05年全国漆画展。
网友留言
往期回顾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所有留言
 

 

 
图片:
马上发表
 
加载中....
 
编辑:林助香 频道首页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