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国际频道

字号

欧洲时报:法国社会平权与歧视的悖论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5 10:51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0)

  中新网5月15日电 法国《欧洲时报》5月15日刊发时评文章说,法国的相关法律禁止歧视,而歧视却普遍存在。当局为了治理这一痼疾,于4年前设立打击歧视争取平等高级权威机构(HALDE),似乎也难以奏效。少数族群之所以受到歧视,除了社会的传统偏见外,还与自身的经济与政治地位有关。因此,自强不息应为少数族群争取平等的根本出路。

  文章摘录如下:

  法国社会的一大悖论是,这是一个宣扬人权和平等的国家,但形形色色的歧视却普遍存在,而且屡禁不止。这种事情别处当然也有,但毕竟影响人权旗手的形象。当局为了表现治理这一痼疾的决心,于4年前设立打击歧视争取平等高级权威机构(HALDE),现政府更显得身体力行,部长和国务秘书中有两个北非裔,一个黑皮肤,而且这几位全都是女性,有这样的橱窗,谁还敢说法国人歧视少数族群。可惜事与愿违,不仅部长“多元化”之叶难以遮掩社会各个领域歧视之林,就是HALDE的“权威”似乎也难以奏效,其年度报告的结论就是最好的证明,哪怕它反映的只是冰山之一角。

  法律禁止歧视,而歧视却普遍存在。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有人认为是法律条文太空泛,比如一个有色人种去求职未被录用,企业毋须解释,因为法律并无这样的规定。同样,当员工在企业内部遇到升迁之类的问题,也很难证明这是出于种族歧视。近年来,相关的法规有了一些变化,但总体而言并无实质性进展。同时,正因为从法律层面去证明歧视相当困难,绝大多数感觉受歧视者往往忍气吞声,以宿命论为安慰剂,放弃抗争维权。

  有人提出一种矫枉过正的建议,即效仿美国推行“积极平权”(英文为“Affirmative action”,法国人根据自己的理解将其转换为“discrimination positive”,因此也有人译成“平权歧视”),通过政治和法律的途径为受歧视族群创造一定的晋升和改善境遇的条件,比如企业雇用有色人种可以享受税务优惠,或者强行规定大学录取有色人种的比例等等。这类建议立刻遭到法国“正统舆论”的排斥,冠冕堂皇的挡箭牌是“有悖于共和制的平等原则”。从这个原则出发,涉及种族的调查显然是禁区,而没有这类调查又怎么让企业或大学去“积极平权”呢?

  HALDE主席在年度报告发表之后接受采访时也明确表示反对“平权歧视”,甚至认为这是不尊重(少数族群中)有能力者。显而易见,在法国此路不通。按照这种逻辑,我们可以说,如果你在得到高等文凭之后因自己的肤色或宗教信仰等原因而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或是在企业内部无法得到平等的待遇,至少你还保留着自己宝贵的“尊严”,并在实际中支持共和平等原则。

  当然,面对歧视普遍存在、官司难打的现实,HALDE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它好比法院的接待室,你觉得受到歧视可以先找它把把脉,如果确实严重,有一点“定性”的把握,它可能会跟有关企业联系,甚至转交司法部门处理。问题是它的“权威”有限,既无权制裁企业,也无权以法律的名义定案。从它的年度报告中可以发现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即在各种歧视中,就业领域的种族歧视现象最为普遍,但处理成功的却是另类的案子(性别歧视或怀孕等等)。HALDE自有其难言之隐,并正在要求扩展“权威”,比如随时到企业抽查的权力,我们希望它能成功,为打击歧视现象作出更大的贡献。

  平心而论,HALDE的存在虽然不一定能解决多少种族歧视上的问题,我们却不能因此而下一个“聊胜于无”的结论,因为受歧视者至少有一个可以倾诉和获得“专家意见”的地方。同时,它也是官方调查歧视现象一个工具,起码可以部分反映歧视现象的严重性。HALDE受理投诉数量年年激增并不意味着法国的歧视问题日趋严重,而是表明受歧视者维权意识的觉醒。从这个角度来说,HALDE所反映的只是法国歧视现象冰山之一角。

  形形色色的歧视也许在任何社会都存在,但原因和表现形式不尽相同。以法国而言,种族歧视的背后有历史、文化、宗教和经济等多种因素,其积重之难返,恐怕并非几条法规所能解决,需要舆论持之以恒的努力,否则只需部分媒体配合几个政客将移民与治安挂钩,时不时来一点含沙射影的宣传攻击,唤醒一些人潜意识中的偏见,就足可诋毁许多有良知者多年的努力,这一点已经得到过无数次证明,尤其是大选时期或社会动荡时期,这类诱惑可能更容易吸引人。对此,旅法华人群体是有切肤之痛的。因此,在目前经济危机日益严重的情况下,更有理由保持清醒和警惕。

  少数族群之所以受到歧视,除了社会的传统偏见外,还与自身的经济与政治地位有关。以受了千百年歧视的犹太人为例,如今在法国仍然是少数(据犹太社团的专家估计约一百万),但政界、财界、文化、媒体不乏其代表,再谈歧视犹太人显然已无实际意义。因此,自强不息应为少数族群争取平等的根本出路。这也许是一条漫长的路,但与日常生活中的维权抗争并不矛盾。

(编辑: newsroom)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