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国际频道>国际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苏联解体如何影响中国 险些让阶级斗争死灰复燃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0:19来源: 人民网   网友评论 (0)

  1996年刚刚开始的时候,在北京见到两篇文章。一篇是中国人民大学一位教授写的报告,记述了他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考察的结果,另一篇的题目是《未来一二十年我国国家安全的内外形势及主要威胁的初步探讨》,未具作者姓名,不过,由题目的选择以及行文风格来看,与1995年京城流传的“万言书”乃是一脉相承,作者大约也是同一些人,所以,京城的人们私下里将其称作第二份“万言书”。

  如此“以俄为鉴”

  中国人民大学的这位教授,是一位经济学者。他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访问,是应俄罗斯科学院之邀,前后大约一个月。因为是学术交流,所以他会见了不少俄罗斯经济学家。据他开列出的与他“进行长时间交流”的经济学家,计有13人。其中有沙塔林,他是俄罗斯科学院经济学部主任、院士、前总统会议成员,在戈尔巴乔夫主政的时期,他主持过一个虽然著名但却流产了的经济改革计划;有阿巴尔金,他是俄罗斯科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经济研究所所长、院士、前政府副总理;有亚列明科,他是俄罗斯科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经济预测研究所所长、院士、前总统顾问;有波加索夫,他是独联体经济关系研究所所长,教授,前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还有克洛茨沃格、普切林采夫、别洛乌索夫和切堪斯基等人,他们都有研究员或者教授的头衔。

  这位中国教授访俄的主要目的,是想具体地了解社会主义苏联是怎样演变成今天的俄罗斯的。他同他所接触的每一个俄罗斯学者讨论这个问题。看来,他的问题捅到了这些俄罗斯学者的痛处,但是他们还是决心痛定思痛,使这一沉痛历史教训成为世界进步力量的有益的历史教科书。有如克洛茨沃格所说:“中国过去在十月革命后‘以俄为师’,现在,我建议中国同志继续‘以俄为师’,只是我们这次不是胜利者,而是失败者。俄罗斯的改革彻底失败了。莫斯科是北京的一面镜子。”

  有鉴于此,俄罗斯学者毫无保留地陈述了昔日社会主义苏联变成今日之资本主义俄罗斯的过程,然后,异口同声地告诉中国教授:苏联的“改革已经失败”。有一位学者甚至在私下说:“这不是一场改革,而是一场政变。”还有学者说,人民恨死了总统及其周围的人。他们一旦失去手中的权力,政权一旦重新属于人民,人民就会绞死他们。不但是用绞索套着脖子吊死他们,而且用绞索套着脚脖子倒着吊死他们。

  接着,俄罗斯的学者谆谆告诫,苏联改革失败的教训中,有两点值得作为“北京的一面镜子”:第一,要识破骗子。这些骗子在改革过程中的最终目标是全面资本主义化,但他们从不说出最终要干什么。第二,绝不能搞私有化。私有化分小私有化和大私有化。小私有化是把小企业卖给工人、劳动集体和私人;大私有化是把大企业股份化。

  俄罗斯学者也评价中国的改革。一位俄罗斯学者说,据说,中国不少经济学家、不少部门和地方官员主张将小企业卖掉,将大企业变成股份公司,如果真这样做,那就是私有化。另外一位则说得更加坦率:“我不久前访问过中国,知道你们的国有企业占的比重越来越小。你们说俄罗斯变成资本主义了,依我看,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成分越来越大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超过社会主义成分。你们有什么有效办法保证中国不变成资本主义呢?”

  这位中国教授将俄罗斯学者的意见分成若干部分,由北京一家社会科学发展研究中心编印出来,一并上呈下发。由于其中所引述的话均为俄罗斯学者的“痛定思痛”,且又一律针对中国,有感而发,有的放矢,所以,更有了一种触目惊心的效果。

  应当感谢这位中国教授的转述,因为我们在这里面可以看到,这些俄罗斯学者不仅持有系统的理性分析,而且还满怀着对昔日的留恋和对今日俄罗斯掌权者的仇恨,以至于非“倒着吊死他们”就不足以平心头之恨。如果我们抛开这些感情上的因素,遵照他们的“理性的”劝告,“以俄为鉴”,则我们唯有终止中国目前的经济改革进程,悬崖勒马。否则,中国便一定要重蹈苏联之覆辙。

  恰在此时,中国国内也在谈论这个问题。

1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上一页 1 2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