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国际频道>国际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王树声为革命大义灭亲:“我来杀这个坏蛋”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8:27来源: 中国青年网   网友评论 (0)

  1926年春天,21岁的王树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他接受了党的指示,回到家乡,一边任教,一边进行革命宣传工作,干得十分红火。10月,他担任中央麻城县委委员、县农民协会组织部长、乘马区二乡党小组长。

  农民运动一展开,王树声就带头动员自己的兄弟、姐妹向本家的佃户和借债户宣布,今后不再收租收息,并当场退佃、退押,焚毁地契、借约。农民们看到这些地主子弟,当真和自己一条心,纷纷奔走相告:跟王树声他们一起干吧,人家是真革命!

  农民运动的火焰熊熊燃烧,农会同土豪劣绅的矛盾很快白热化了。

  罗家河有个叫丁枕鱼的大土豪,外号人称“麻城北乡一只虎”。他有良田六、七百亩,有房屋几十套,雇用许多长工短工,全乡大部分农民都是他的佃户。他依仗钱势,鱼肉乡民,作恶多端。令人发指的是,他竟然兴出一个什么“初夜权”--哪家佃户要娶亲或嫁女,都得先“通过”他,否则这只禽兽就霸住不放。

  丁枕鱼还把农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龇牙咧嘴起誓,要跟农会较量到底。他指使爪牙,撕毁了农会的通告和标语,砸毁了大河铺乡农会罗家河分组的办公室。

  乘马区农会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会议一开始,与会者就火冒三丈,但又面带难色。要知道,这个了枕鱼不同一般,他是区农会组织部长王树声的嫡亲舅公。

  “王树声是个孝子贤孙,由老祖母抚养成人。即使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他这个外孙,能狠心打自己的舅公吗?”正当大伙左右掂量的时候,王树声急匆匆赶来了。一露面,他就又火暴地说:“同志们,你们怎么还愣坐在这儿,还不赶快去抓了枕鱼!”

  大伙一看是王树声,不禁你瞅瞅我,我瞄瞄你,暗暗摆头。王树声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大伙的难言之隐。他直截了当地问:“是不是因为丁枕鱼是我的舅公,唉?”

  还是没人开腔。

  王树声心窝一缩,急得毛焦火辣。他冲着大伙大声表白:“是的,我们这些人家里,虽然有钱有田,与穷苦兄弟不一样;但是,我们已经懂得,那一切都是靠剥削群众得来的。我们这一代人,不允许这剥削制度再继续下去了,要推翻这种不合理的现象,我们愿意革命,我已经是在革命……”说到这里,他停了停,然后用更加坚定的口吻说:“请大家放心,我王树声脱胎换骨地和农友们站在一个队伍里作战,一生一世永远不变心!”

  这一席话,说得大伙心里像秤砣落了地:“老王啊,你真心实意革命,我们信得过,只是丁枕鱼和你的祖母太亲了。”“那不怕,要革命嘛,哪能讲亲戚情面;如果是谁反对农会,就是我的亲生娘老子,也跟他干!”说着,王树声把桌子一拍:“今天就找了枕鱼算帐!大伙去组织农友,我来领头!”

1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上一页 1 2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