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国际频道>国际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坐大巴车遇运硫酸货车被毁容 面具娃娃京城复颜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5:38来源: 北京晨报   网友评论 (0)

小诺怡的父母尽全力爱抚受伤的宝贝。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摄

  遭毁容面具娃娃来京复颜

  坐大巴车遇运硫酸货车 需进行大约10次手术

  昨天中午,北京二炮总医院烧伤整形外科病房中,遭硫酸毁容的佛山面具娃娃冼诺怡调皮地在病房中跑动,母亲曾女士端着饭碗追在身后。父亲冼宜标称,此次来京将至少治疗三个月,需进行皮瓣手术,“相比植皮手术,该手术耗时长、费用高,但考虑到女儿的未来,我们义无反顾。”据悉,未来若干年中,面具娃娃将进行约10次手术。

  飞来横祸 毁容女童戴面具生活

  见记者进屋,原本还在欢笑的小诺怡立刻腼腆地扑到父亲怀里,记者注意到,小诺怡右侧脸部和颈部严重烧伤,两个鼻孔和右侧耳朵内插着小管子,“要是不插管子透气,鼻孔很快就长死了。以前,除吃饭时间都应戴着面具的,但来医院后,医生为方便观察,建议白天摘下面具。”冼宜标说,此次来京手术,至少要三个月,“连春节也要在这里过了。”

  这一切,都缘于一场车祸。去年10月13日,两岁多的小诺怡患感冒,妈妈带她搭乘大巴车去医院。途中,一辆载满桶装硫酸、亚硝酸盐的货车失控后撞上大巴,硫酸喷进大巴内,12名乘客被灼伤,包括小诺怡和妈妈。“12人中,我女儿受伤最重。”事后,救护车把母女送去医院,经诊断,冼诺怡的头、颈、上肢化学烧伤15%。之后半年的时间里,小诺怡多次进行过面部创伤手术,费用花了18万元。

  今年4月份,小诺怡出院,开始了戴面具的生活。“晚上睡觉必须戴面具,是为了防止坏掉的细胞疯长。”冼宜标介绍说,第二天早上8点起床,拆下面具后清洗伤疤涂药膏,早餐后再戴上。午饭时和晚饭时分别拆下一次,其余时间必须戴上。“平均一天要戴面具18个小时。”

  接连打击 小家蒙霜

  打击接踵而至,因为疼爱孙女,小诺怡的爷爷经常一个人偷偷流泪,“估计是受的刺激太大了,心里一直压抑着。今年夏天,老父亲中风瘫痪。”冼宜标说,住院期间花去7万多元,给这个小家庭又蒙上一层霜。

  其实,车祸之前,这个小家庭还是很幸福的。虽是佛山的农村,但家里有一栋小楼房,冼宜标在一家模具厂打工,每月工资就有6000元,妻子在当地打工,每月也有2100元的收入。夫妻俩养一个女儿、两个老人。

  如今这一切都变了,为照顾妻女,冼宜标辞职,家里断了收入来源。每个月,妻女的药膏和硅胶面具费要将近5000元。“现在每个月只有当地政府给的380元低保补助。”

  来京治疗 不忘学习

  据医生透露,小诺怡每次手术期需要三到四个月,之后恢复至少半年才能进行下一次手术。“光脸部手术就得好多次,之后才能逐步进行鼻、耳等器官手术,总共要进行不下10次手术。”冼宜标说。

  受伤后,孩子的成长轨迹被打乱,这是冼宜标夫妇最心痛的地方。“按计划,我们原本让她三岁去幼儿园,但现在看来已不可能。如孩子8岁能做好手术去上学,我就心满意足了。”

  夫妇俩称,孩子目前已三岁半,既然去不成幼儿园,就在家里自己教。“识字、英语、唱歌跳舞等,此次来京,我们还特意将电脑带过来给她学习。”记者发现,病床上电脑中,冼宜标已为女儿下载了“少儿英语”、“汉语拼音”等多个学习软件。

  车祸之后,冼诺怡父母将大巴车公司告上法庭。“法院刚判下来,赔了我们40多万元,但再多钱也换不回孩子以前的模样了。”冼宜标说。和所有毁容患者一样,小诺怡一度很难融入伙伴们的圈子,也时常伴随着难以回避的种种目光。“其他家长都刻意回避自己的孩子和诺怡玩,怕不小心抓破了诺怡的脸,怕担责任。”冼宜标说,因有了赔偿,他并不担心治疗费用,反而为以后的心理治疗发愁。“等过几年孩子大一些、懂事儿了,就知道自己会有多大压力了。”说完,夫妻俩脸上挂满忧愁。

  线索:马先生

  记者 岳亦雷/文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