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国际频道>国际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乾隆皇帝为什么特别宠爱贪官和珅 因为同性恋?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9:17来源: 人民网   网友评论 (0)

  这样编故事,当然是言情小说家的拿手好戏。这种“前身后世”的迷信故事,在今天大概不会有太多的人相信了,但是在封建迷信盛行的清代,相信的人一定还是很多的。

  最不能理解的是:一向以崇尚科学、不讲迷信的西方人,居然也会采纳这个纯粹属于迷信的、荒诞不经的故事。例如法国人佩雷菲特在他所著的《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撞击》一书中,就完全接受了中国人编造的这个故事。他的这本书,号称取材于乾隆年间英国特使马戛尔尼等人来华“觐见”的日记,还参考了许多清廷文件;难道清廷的官方文件中,也有这样荒诞不经的记载么?

  这个故事,即便除去迷信的“转世”之说,故事本身,就不值一驳。下面略举数条:

  第一,故事中的青年弘历,已经或将近二十岁了,也就是说,他是一个“成年人”,不是七八岁、十一二岁“无知”的童稚。当时他虽然还没有被公布是太子的身份,但是皇子的身份是客观存在的。一个大小伙子,而且是皇子的身份,他能和父皇的妃子开这样的玩笑么?即便马佳氏不是妃子,而是一个宫女,囿于皇子的身份,他也不敢这样做吧?

  第二,马佳氏是个皇妃,不论是不是雍正的“宠妃”,她一定住在单独的寝宫里,有许多宫女、嬷嬷侍候着。梳妆打扮,都有专职的人,不用自己动手。她会像小家碧玉那样,一个人坐在窗前自己梳头?房间里进来人了,居然不知道?

  第三,清廷后宫中的规矩非常严格,二十岁的皇子,根本不可能“一个人”随便到皇妃的寝宫中走动。即便有事情需要走动,皇子必然带着小太监,妃子的宫门口也有守门的小太监,身边必定也有宫女,不可能让青年弘历到处乱闯,更不可能对皇妃“越礼”胡作非为的。

  第四,皇后出门,比皇子的排场更大,特别是皇后到妃子的寝宫中来,非比一般,怎么能让她亲眼目睹皇子和妃子的打闹?

  第五,即便以上事件都出于阴差阳错的“偶然”,青年弘历确实让父皇的妃子用梳子砍伤了,皇额娘询问,他不会编个瞎话,说自己碰伤、刮伤啊?非得自己招认是和皇妃“开玩笑”被皇妃打伤的?这样做,不等于是告发了皇妃,也告发了自己么?

  第六,妃子被皇后赐死,按照宫中的规矩,必定要派大太监“监督执行”,不可能让马佳氏一个人自己在房间里上吊的。在事情发生、皇后已经大发雷霆这样的前提下,不要说弘历不可能抽身去看马佳氏,就是他真的想去,也已经是身不由己,无法行动了。

  像诸如此类的漏洞,要找还有许多。总之一句话,编造这个故事的人,绝对是个平民百姓,也许就是个说书艺人,根本就不了解宫廷里面的规矩和日常生活规则。他是按照自己的生活习惯和逻辑来推理皇宫里面的事情的,所创造出来的故事,和真实世界根本就是南辕北辙,牛蹄子两掰着。

  因此,和珅是马佳氏转世一说,可以完全排除。甚至连乾隆宠信和珅是因为两个人有同性恋关系,也应该排除。

  我认为,乾隆与和珅的组合,是一种天然的结合,也是一种事物发展的“必然”。任何一个朝代的帝王,凡是年纪大了,都有老年人常犯的毛病,那就是喜欢人家奉承,爱听恭维话,可是终究年纪老了,精力不继,又希望有个聪明人能帮他出出主意。换言之,就是需要有一个十分杰出的“人才”来给他当“奴才”。但是,凡是“才子”,大都自命不凡,都有自己的性格,不是桀骜不驯,就是自视甚高,爱梗脖子。历史上的大才子苏东坡,不但诗词书画俱佳,而且还是个政治上很有见地的人,但是他绝不肯奴颜婢膝地当奴才。乾隆一朝,能称得上“才子”的人,不应该只有和珅一个,至少还有纪晓岚和刘墉吧?但是要纪晓岚和刘墉也像和珅那样去阿谀奉承,恐怕还做不到。而和珅恰恰就是一个既有才干又愿意当奴才的那么一个“双料人才”。据朝鲜使臣记录的亲眼所见:乾隆刚刚咳嗽一声,和珅就急忙去把痰盂端来。这种本应该是小太监干的事情,和珅干得出来,纪晓岚和刘墉就绝对干不出来。只有和珅这种具有“奴性”的人,才能和乾隆“君臣相济”,一拍即合!

  和珅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养成”这种性格的,还没有看见有人专门研究过。一个人的性格,一般大都在青少年时代养成;而性格这个东西,一旦定型了,再要改变,就很困难了。据我分析,和珅的少年时代,父母死得早,被继母所虐待(没有具体的资料,姑且人云亦云;即便没被虐待,因为不是亲娘,至少感情上不是很融洽),被同学所歧视(“富二代”看不起穷学生,古今皆然),遭亲友的白眼(例如向舅舅借钱,被骂了出来),客观环境即便不是十分恶劣,至少也差强人意。他为了生存,不得不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于是人性中的“奴性”一面,得到发展并定型了。

  历史上,能忍的伟人也很多,特别是处于逆境的时候。大家都知道韩信曾经受过“胯下之辱”:一个青年屠夫见他身佩宝剑在街上走,看了觉得“不顺眼”,就过来挑衅:“有本事,你就一剑杀了我;没本事,你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像这样的挑衅和侮辱,凡是“血性男子”,几乎是没人能够忍受的。但是韩信忍住了。他是个有头脑的人。分析当时的情况,不外乎两种可能:一是自己一剑刺死或刺伤了他;一是人家身强力壮,把剑夺过去伤了自己。不论是哪一种结果,都是两败俱伤。无缘无故要作这样大的牺牲,值得么?权衡轻重利弊,他选择了忍,不声不响地从那个青年屠夫的胯下爬了过去,招来了观众的一片耻笑声。

  韩信明明是一只虎,却不得不把锋牙利爪收起来,装出一副猫的样子,目的是或学好本事,或韬光养晦以求他日的出人头地,或东山再起。

  和珅的“能忍”,是客观环境恶劣,也是为了自己的生存。但是,一个人如果“装孙子”装的时间太长了,难免就会影响到性格的形成和改变,特别是在一个人的青少年时期。和珅原来的打算,是走“读书、中举、出仕”的“正途”,所以他才会下苦功读书。但是顺天府的乡试名落孙山,给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这时候,他的祖丈人和妻子都来劝他放弃考试,依靠“祖荫”去当侍卫,去走另一条仕途之路。

  在这样的抉择面前,他的思想一定是十分痛苦的。他知道:一旦听从了祖丈人和妻子的话,到了皇帝面前,他这个“孙子”,就只能一辈子“装”下去,而且很可能连孙子也装不成,只能当一个谄媚的奴才了。

  和珅的这一段历程,如果写小说,肯定有许多可以“发挥”的余地。

  所以,和珅一进侍卫处,就注定要发迹。这是英廉老先生早就算定了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那么,和珅究竟是怎么被乾隆发现他是个难得的人才又是个可心的奴才呢?这件事情,正史中并没有记载,而在野史中,也有许多个版本。比较能够“言之成理”的,有如下三种。

3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1 2 3 4 5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