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国际频道>国际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乾隆皇帝为什么特别宠爱贪官和珅 因为同性恋?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9:17来源: 人民网   网友评论 (0)

  《庸盦笔记》里说:

  有一次,乾隆帝准备出外巡视,叫侍从官员准备仪仗。官员一下子找不到仪仗用的伞盖,急得不知道怎么才好。乾隆皇帝非常生气,眉头一皱,龙颜大怒,说:“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官员们听到皇帝责问,吓得张口结舌。这时和珅说了:“是典守者不能辞其责耳。”因此得到乾隆皇帝的赏识。

  这个故事,和第一种说法基本相同,只是引起皇帝发怒而提出“是谁之过”的起因,一说是边报有要犯逃脱,一说是找不到仪仗用的伞盖。两个版本不同,当然是口耳相传中的“误传”,实际上可能是一回事儿。

  就事论事,第二种因由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皇帝出行的仪仗,有专门的管理部门,特别是“伞盖”,相当大的一件东西,不是什么手持物品,肯定由专人严格管理,绝不会发生“找不到”这样的奇谈。即便真有这样的事情,一般有主管太监去处置,更不可能为此让皇帝发火。薛福成是一个严谨的学者,也不可能在笔记中杜撰一个莫须有的故事。比较可信的,应该是:事出有因,细节有误。也就是说,很可能乾隆皇帝为某一件事情追究是谁的责任,引用了一句《孟子》,机灵的和珅随口回答了一句《孟子》的后文,为此引起乾隆的注意。——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导因”,从此引出极大的转折。这就是“契机”。唯物者说是“偶然”;唯心者就说是“命中注定”的了。

  请大家注意这两件事情的时间地点和环境。那是在皇上发怒,众人惊慌错愕、惶恐不安、不知所对的时候,人人都三缄其口,只有和珅敢于挺身而出,勇于对答,这才抓住了这一稍纵即逝的表现自己的大好时机。请大家再想一想,和珅面对的,是一个喜怒无常却又一言九鼎的皇帝,特别是在他已经“微怒”的关键时刻,对答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所以人人都怕灾祸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人人都只会保持沉默,低头无语,尽量别让皇帝注意到自己;偏偏和珅要在这个“紧张”、“危险”的时刻“挺身而出”,勇敢地把这个僵局给缓解了,这就不得不佩服和珅具有过人的胆识、具有“既柔且刚”的双重人格了。

  第三种说法,是孙焯之《归云室见闻杂记》中的记载。孙焯之生平不详,书也未见,原文如下:

  “和珅起自寒微。……扈从上临幸山东。上喜御小辇,辇驾骡,行十里一更换,其快如飞。一日,和珅侍辇帝行,上顾问是何出身,对曰生员。问汝下场乎?对曰庚寅(乾隆三十五年)曾赴举。问何题?对‘孟公绰’一节。上曰:能背汝文乎?随行随背,矫捷异常。上曰:汝文亦可中得也。其知遇实由于此。比驾旋时,迁其官,未几躐居卿贰①,派以军机,凡朝廷大政俱得与闻,朝夕论思,悉当上意。”

  这段话的意思很简单。说的是大约在乾隆四十年(1775),乾隆皇帝巡幸山东,和珅扈从。乾隆皇帝在路上无聊,就问和珅是什么出身,和珅回答说是学生。乾隆皇帝又问和珅是否参加过科举考试,和珅又回答说曾经参加庚寅年(1770)的科举考试。乾隆皇帝又问和珅当年考试的题目是什么,和珅回答说是《论语》中的“孟公绰”一节。乾隆皇帝又问和珅能不能背诵当年应考所写的文章。和珅于是边走边背,十分流畅。乾隆皇帝就对和珅说,你的文章也是可以考中举人的。和珅的机遇实际上由此开始,也成了和珅一生的转折点。

  从这里,我们终于找到了纪连海先生说和珅曾经参加“庚寅科乡试”的依据。只是可惜,这是“野史中的和珅”,而不是“历史上的和珅”。

  以上三种情况,很可能同时都有,也很可能都只是有一点儿“因头”,被人夸大了,因此很难说哪一种是真实可信的。不过前面我说过,像和珅这样一个“具体”的“人才加奴才”,一旦接近皇上,一旦被皇上赏识,发迹是早晚间事儿。至于是哪一件“具体”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很重要。和珅得到乾隆皇帝的宠信,可以说是偶然的,但却是必然的。——因为和珅具备了一个“佞臣”所具有的全部条件,而恰恰乾隆又是一个已经进入老年颟顸期的皇帝,十二分需要这样一个很能干、很听话、很能“体察上意”、很能完满得当处置各种事件的佞臣。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天人合一”,组合成一个相得益彰的整体:一个得到得力助手,事事省心了;一个得到倚仗宠信,事事顺心了。

  和珅被乾隆皇帝“发现”是个“人才”,当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和珅得到乾隆皇帝的宠信和重用,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即便前面说的三种“契机”都存在,也仅仅是“契机”而已。乾隆皇帝绝不会一发现和珅能背《论语》,记得《孟子》的朱熹集注,或者听了和珅背诵自己的试卷之后,“龙颜大悦”,立刻来一个加官晋爵,从此宠信倍加的。如果是那样,就不是聪明睿智、有雄才大略的乾隆老皇帝,而是年幼无知、只知道搞女人的正德小皇帝了。

  和珅是在乾隆三十七年十一月、他二十二岁的时候,因为考不上举人,才在他祖丈人英廉的安排授意下,补了个三等侍卫的。托他祖上的福,总算是个六品官,比老百姓考上举人当个从七品或八品的小官,似乎还强一些。一直到乾隆四十年十一月,他二十五岁了,长子丰绅殷德都出生了,耗了整整三年时间,方才擢升御前侍卫,授正蓝旗满洲副都统,当上了三品的内廷大员。这件事情,我认为绝不是乾隆皇帝在某一天突然发现他有才干,突然给他升职的。这期间,有一个“逐渐加强认识”的过程。所以前面我说和珅被发现的三种契机,不一定仅仅是其中的一种,很可能三种情况同时存在,甚至此外还有更多不为人所知的事情。——宫廷终究是宫廷,不可能样样事情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宫廷之外的人都知道。

  如果仅仅是上面所说的那三件事情,乾隆皇帝把和珅提拔到御前三品侍卫、值乾清门、兼副都统,大概也快到头了,最多再升到内务府总管,就不可能再升了。因为这三个头衔,都属于“内廷”官员,说白了,都是奴才干的勾当。只有当上了“六部九卿”的官,才是“外廷”的正经官员。尽管在皇帝看来,都一样是奴才,可是在老百姓的心目中,那才是“朝廷”,那才是正经的“政府”。

  但是,和珅从内廷“奴才”转任外廷“官员”,却只用了短短的三个月时间!他是乾隆四十年十一月擢升为三品御前侍卫的,到了乾隆四十一年正月,也就是擢升御前侍卫之后的两个月甚或一个多月之后,就授予户部侍郎了。三月,在军机大臣上行走,也就是“实习”或“见习”;四月,授总管内务府大臣;八月,调镶蓝旗满洲副都统;十一月,出任国史馆副总裁,赏戴一品朝冠;十二月,总管内务府三旗官兵事务,赐紫禁城骑马。——这一系列的职务,可都不是闲职,都是需要真才实学才能干得下来的。

  因此,和珅的步步高升,绝不是“宠信”两个字所能包含、所能解释的。被宠信而发迹的官员,叫做“嬖臣”,凭的是谄媚,甚至是男色;和珅属于“佞臣”,这里面,跟和珅的办事能力强、任务完成得漂亮绝对有关!可惜,关于他前期的办事能干,没有具体的资料可以佐证。

  本文摘自《另眼看和珅》,吴越 著,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5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1 2 3 4 5 下一页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