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国际频道>国际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农村客运存无证经营交通违法高发等乱象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20:17来源: 瞭望   网友评论 (0)

  要让“致富路”成为“安全路”

  农村客运无人管理、无证经营、无照驾驶现象突出,交通违法高发,超载超限车辆绕行农村等问题等乱象,仍待解决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刘巍巍张钦蒋作平

  在宁夏、甘肃交界的固原市原州区炭山乡,《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沿农村公路驱车行驶百余公里,没有看到一辆规范运营的农村客运中巴,只有几辆满载乘客的六座小面包车在路上行驶。炭山乡党委书记王海清告诉记者,几年前从市区到炭山乡还开设有一条农村公交线路,但由于当地地理位置偏远、人烟稀少,没运营多长时间就停运了。这些小面包车缓解了农民出行难的问题。

  自2000年以来,全国各地相继把农村路网的改造升级列入新农村建设实事工程之一,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和规模,掀起了加快发展农村交通的热潮。然而,本刊记者不久前在江苏、四川、宁夏等地调研发现,农村公路建成后,“致富路”还远没有成为“安全路”。农村客运无人管理、无证经营、无照驾驶现象突出,交通违法高发,超载超限车辆绕行农村等问题等乱象,仍待解决。

  草根客运“三无”问题突出

  宁夏固原市原州区三营镇鸦儿沟村村民田经友对本刊记者说,市里到乡里开通了公交车,挺方便。但村里到乡里还没有公交车,如今村村都有人专门开小面包车跑客运,票价也不贵。他家距离三营镇10公里车程,收费3元。

  “农村小面包车适宜于农村客流季节性反差大的特点,有其生命力和合理性。”宁夏交通运输厅运输管理局客运管理处副处长梁振华说。针对这一特点,自治区政府2009年出台扶持发展小面包客运的政策,专门解决村与村、村与乡之间农民出行难的问题。自治区财政专门列支500万元财政资金,按每车补助1万元的比例,扶持西海固九县区的农民购买500辆小型面包车。

  游离于正规客运公司之外的农村“草根客运”以灵活、机动的优势,填补了农村“末梢神经”的客运空白,但本刊记者走访发现因缺乏引导、乏于管理,无人管理、无证营运、无照驾驶的问题突出。

  在南京市江宁区麒麟镇,本刊记者搭乘了一辆破旧得接近报废程度的“草根班车”。这辆班车由三轮摩托改装而成,驾驶员坐在车的前部,后面是开放式车厢。途经几个农村,陆续有五六名手持农具的农民上车。行至中途,车上虽已满员,但司乘人员仍然沿路载客,其中有一位中年妇女怀抱婴儿挤在车上,手中的塑料袋里装着门诊病历。这辆破旧的三轮车在车流中辗转穿行,记者在车上没有见到任何与营运有关的证件。

  固原市原州区炭山乡石湾村几位村民告诉本刊记者,乡里跑客运的小面包车有的擅自改装增加座位,有的不顾死活“使劲载人”,一个副驾驶座位上竟然可以坐两个成年人。但是“没有别的办法,大家也只好接受”。在四川一些地方,还流传着“10人小面包,挤满20人;司机没驾照,山上开快车;车子刹不住,沟底把灰吃”的顺口溜,从侧面反映出“草根客运”存在的严重安全隐患。

  本刊记者了解到,宁夏扶持购买的500辆小面包车,因车辆所挂靠的公司管理不到位等原因,在经营一段时间后,有的“转战”县城、市区,与出租车、城镇公交争客源。受政府补贴、购买小面包经营客运的固原市三营镇司机童银玲坦言,不超载就只有亏本一条路,反正所挂靠的公司只收管理费,很少管理。

  更令人担忧的是,相当一部分“草根客运”驾驶员没有驾驶执照。童银玲说,如今各个村都有两三户跑小面包客运,但培训考驾驶执照的只是极少一部分,“反正山沟沟里的路上,也没有人查。只要不进城撞到交警,就没人管”。

  超载货车威胁农村道路安全

  近年来,超载车辆违法上路现象趋增,出现“不超载就不能盈利,要盈利就必须超载”的经济怪圈。随着各地对高速公路及国、省道运输超载整治力度的加大,一些“问题”车辆瞄准农村道路巡管力度薄弱,开始“另辟蹊径”,改走农村公路。一些猖獗的“职业黄牛”为此成立了五花八门的“路政信息公司”,带领超载车经由农村公路逃避监管。

  本刊记者走访了解到,由于超限运输整治范围仅限于国省道一类的干线公路,与之相连的众多县乡村级公路则不是重点,不少超载车辆为躲避监测站的卸载和罚款,宁可绕行几十公里跑到农村公路。而查超点附近的摩的司机、小店主等闲散人员则当起了“职业黄牛”,专门为不熟悉本地路网的超载司机提供服务。这些“黄牛”分工配合,有的还成立了专门的公司,为外地车辆通报信息、帮助绕道、代办处理并收取费用。江苏省淮安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司机告诉记者,外地货车逃避一次检查,就能获利上千元,收百来块费用是当前的“市价”。

  在位于江苏省如皋市的如港公路磨头收费站站口,本刊记者看到,一辆电动三轮车带着两辆大型拖挂车绕过收费站从附近的乡道通过。电动三轮车轻松地穿过了设在路中央的水泥礅,大卡车则试了好几次才勉强通过,场面惊险。

  “超载车从高速公路、国道‘转战’乡村道路,农村路桥伤痕累累。”江苏省常熟市交通局局长季建炯介绍,车辆超载对道路损害极大,货车超110%对道路的损坏会增加40%,一辆超载2倍的车辆行驶一次,对公路的损害相当于不超载车辆行驶116次。

  “十一五”期间,江苏省灌云县建成农村公11900余公里,2009年二级公路收费站撤销后,不少超载车辆绕行县乡公路,一些建好不到两年的如杨陡、穆南等公路已提前出现板角断裂、严重破碎现象。同时,超载车辆还导致桥梁涵洞出现开裂或变形。

  大型超载车行驶在通行能力较差的农村公路上,还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在江苏、四川一些乡镇,本刊记者看到,超载车辆上货物的长度、宽度及高度一般超过核定标准,导致车辆中心偏离中线,发生飘移,降低了行车的稳定性。尤其是在转弯时,车辆严重不稳,并常与其他车辆发生刮蹭。苏州市多位一线交巡警表示,省际交界二级公路收费站撤销后,农村公路货运超载车辆通行频繁,交通事故明显增多。

  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交巡警大队大队长夏家荣建议,要解决好农村公路超载超限运输问题,应抓好机动车生产目录制定和管理工作,严格执行《道路车辆外廓尺寸、轴荷及质量限值》中规定的国家强制性标准,严禁不合格产品进入目录。“进入目录的汽车产品如属‘大吨小标’的,限期恢复标准吨位;对非法拼装改装车辆的工厂、企业要坚决关闭和取缔。”同时,他认为车辆年检不能形同虚设,对在年检中发现私自改装问题的,要严格纠正,不为超载提供载体,从源头上减少超载事件的发生。

  多位受访基层干部建议,除地方政府在农村公路出入口设置限载、限宽、限高警示墩外,还可逐步建立由政府牵头、交警、交通和沿线各乡镇等相关部门共同参与的共管网络,加大对超限载车辆的打击力度。江苏省的实践表明,对路面造成损坏的主要是2轴4轮以上货车,可把这类货车作为重点治理对象。

1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上一页 1 2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