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国际频道>国际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进藏英雄先遣连”为何每个战士用锅灰抹黑眼圈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2:11来源: 文汇报   网友评论 (0)

  雪盲

  7月31日,先遣连自和田地区的于阗县普鲁村出发。与此同时,部队领导机关和新疆和田地方政府组建起由900多名民工、4500头毛驴组成的9个庞大运输队,为进藏部队驮送粮食、马料等军需物资。

  在行军第一周结束时,先遣连就损失了几乎所有运输队。李子祥说,他们夜晚宿营时遭遇大雪,早上走出帐篷看到遍地都是冻死的驴子。

  先遣连不得不遣返了运输队。这时,战士们头痛、胸闷、昏迷等高原反应已经非常明显。第9天,他们开始翻越海拔6000米的界山达坂。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天突然变脸了,乌云翻滚,大风夹着大雪扑面而来。“我们被吹得东倒西歪,周围都是雪,什么东西都看不到。最大的威胁还不是冷,而是高山反应。我们都开始出现头疼、恶心、呕吐、心跳加快、呼吸困难等症状。”彭青云回忆。

  随着海拔的增高,连马都不走了,有的马鼻孔开始流血。这时,他们失去了第一个战士:刘进吉。

  为了跟上队伍,刘进吉把自己绑在马背上行进了几天,终于没能战胜严重的高原反应。他的登记信息很简单:1917年出生,甘肃天水,汉族。

  好不容易过了界山达坂,先遣连走进一片美丽的草甸。草甸上有几个小湖,水碧蓝碧蓝的,成群的野马在草甸上悠闲地啃食着草皮。战士们在这里进行了难得的两天休整,他们给这个草甸取名为“野马滩”,这个名字也一直沿用至今。

  过了野马滩,就进入藏北高原,部队开始了雪地行军。高原强烈的日照在雪地上反射回来,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第一天的雪地行军,很多人的眼睛就开始泪流不止,接着两眼又肿又胀,眼球好像要跳出来似的。到了第三天,半数以上的战士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彭青云回忆:“有一天,刚走了不到5公里,全连竟找不到一个能睁着眼睛带路的人了。”他们并不知道这就是雪盲——阳光中的紫外线经雪地表面反射对眼部所造成的损伤,也没有人知道如何医治,全连战士像一群盲人一样,闭眼围坐起来,讨论了半天,毫无头绪。

  恰在此时,炊事班的战士有了意外的发现。炊事员的眼睛也患了严重的雪盲,做饭时眼睛看不见,好几个人把锅灰抹在了脸上,没想到眼泪竟流得少了,眼睛也能看到东西了。炊事班赶紧将这个偶然的发现向所有战士推广,第二天出发时,每个战士都用锅灰抹了黑眼圈,才顺利走出了雪地。9月15日,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行军,先遣连到达阿里地区改则宗(即改则县)的两水泉。至此,进藏先遣连已经艰难跋涉了1300多华里。

  “夏保”

  在两水泉扎营后,先遣连就组织了五个侦察组,分头出发寻找藏胞,结果都是无功而返。紧接着又开始了第二次、第三次搜寻,范围一次比一次广,参加的人数也一次比一次多。只有找到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才真正与这片神圣的国土取得了联系,才能把党和政府的政策传达过去,打开解放西藏的大门。

  最先找到藏胞的是彭青云小组。他们在草原上发现了几颗尚未干透的羊粪蛋子,于是顺着放牧痕迹一路找寻过去,终于远远地看到了藏族帐篷的火光。那是一对藏族夫妻,带着四个孩子在放牧羊群。

  彭青云没有贸然上前——他们这个小组没有人懂藏语。天已经黑了,几个背着枪的男人忽然出现,必然造成藏胞的恐慌,引发误会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彭青云派人驰快马赶回营地报信,其余的人则绕到一道土梁的背面隐蔽起来,和衣而卧,捱过了高原寒冷的一夜。

  可是第二天早晨,那户藏胞开始拆帐篷准备转场了。彭青云急了,赶忙露出身形,远远地冲他们喊话。这下却把藏胞吓到了,一家人丢下帐篷和羊群,慌慌张张向山上跑去。

  彭青云先是解下了自己的枪,表示自己没有恶意,随后取出了一条哈达,双手捧着向山上走去——这是先遣连进藏前就做好的“功课”,按藏族的风俗,献哈达表示祝福和尊敬。可藏胞对这几个带着枪的陌生人仍存戒心,那个藏族汉子端起了杈子枪对准彭青云。彭青云向前,他就后退,彭青云停住,他也停住。直到当天下午,李狄三带着翻译乔德禄等人快马加鞭赶到时,两个人还在对峙着。

  李狄三分析了一下形势,决定先带着战士们帮藏胞收拢四散的羊群。之后,他和彭青云一起赶着羊群向藏胞过去。两个人手捧哈达,喊着“夏保”(藏语“朋友”)向藏胞走去。这一次,藏族汉子收起了枪,还把他们请进了帐篷。

  有了翻译,李狄三等人向藏胞解释解放军的性质和使命也是一大难题。现在,藏语用来称呼解放军的“金珠玛米”,直译过来是“拯救苦难的菩萨兵”,词语中饱含着藏族同胞对这支人民军队的赞颂之情。而先遣连出现在藏胞面前时,“金珠玛米”这个词还没有出现。

  翻译乔德禄犯了难。

  乔德禄是青海人,是彭德怀亲自为进藏先遣连选派的藏语翻译。可是,藏语也有方言之分,青海藏语和阿里地区的藏语交流起来,本就有些磕磕绊绊,把很多政策方面的用语说明白就更难了。

  “解放军”用藏语怎么说,乔德禄搜肠刮肚也想不出,情急之下,干脆用上了与藏胞见面时的第一个词“夏保”。

  “解放军就是藏家的夏保。”乔德禄这样翻译。

  这当真是一个贴切的翻译。藏族人重情重义,最看重的就是朋友。眼前的这支军队,骑着战马而来,却没有带来战争;手中有枪有炮,却对藏胞亲如家人;长途跋涉后衣衫褴褛、缺衣少食,却对藏家秋毫无犯,还舍得拿出布匹、粮食、药品来救济贫苦。这样的军队,当然是藏家的朋友。

  找到第一户藏胞之后,先遣连很快又找到了第二户、第三户……“夏保亚古都!(解放军好!)”在藏北高原流传开来。用“夏保”称呼解放军,此后在阿里地区沿用了很长时间。

  先遣连出现在藏北高原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阿里首府噶大克,随后又传到了拉萨。

  当时控制西藏地方政府的摄政达扎·阿旺松饶等人,在某些外国势力的支持下,正在西藏东部昌都一线调集藏军主力,企图以武力对抗解放西藏。

  进藏先遣连就在这时候如神兵天降般出现在他们身后的藏北,顿时让西藏地方政府大惊失色。

2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1 2 3 4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