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国际频道>国际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进藏英雄先遣连”为何每个战士用锅灰抹黑眼圈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2:11来源: 文汇报   网友评论 (0)

  五项协议

  1950年10月7日,西南军区主力部队巧渡金沙江,昌都战役打响,人民解放军第18军用时12天攻克昌都,全歼藏军主力,实现了以战促和的战略构想,西藏上层统治集团发生分化。摄政达扎不体面地下台,达赖喇嘛提前亲政,并于1951年2月派出西藏地方的全权代表5人前往北京,与中央人民政府进行谈判。其中,首席代表是后来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阿沛·阿旺晋美。

  昌都战役之前,先遣连已经继续向藏北高原腹地挺进,到达了一个叫扎麻芒堡的地方。缺乏补给、筋疲力尽的先遣连决定在此停留休整。

  而在这个艰难寻找到的藏胞聚居地,先遣连却发现,藏胞们都躲得远远的,送上粮食、砖茶、糖块,也没有人敢收。

  原来,阿里地方政府在西藏摄政的严令之下,在藏胞中四下散播反动谣言,强行阻止藏胞与先遣连产生任何接触。直到昌都战役之后,阿里地方政府的态度才有所转变,开始和先遣连进行谈判。

  李子祥说,谈判前,阿里地方政府提出按照藏族习惯比武,想了解先遣连的实力。

  论比武,先遣连战士个顶个毫不犯怵,可是很多人却不好意思上场,因为在几乎没有后勤保障的近2000华里长途跋涉后,先遣连全连干部战士的身上,军装磨成褴褛,只能勉强遮体。最后,先遣连集中了还算完整的22身“好衣服”,给参加比武的战士穿上。

  比赛射击,先遣连的战士大胜地方政府的藏兵。彭青云还上场加了个“表演赛”,立姿、跪姿、卧姿,双枪左右开弓,一气呵成,枪枪命中靶心,引得藏兵都拍手叫好。最后比试射箭。一个藏族武士上前,箭无虚发。先遣连蒙古族战士巴利祥接过了弓箭,拉满弓却不放箭,只听他大吼一声,生生把一张硬弓拉断了。这下,藏兵们心服口服了。

  此后,双方开始了对等的为期三天的“和平谈判”,达成《五项协议》,其中内容包括:嘎本政府(阿里地方政府,下同)承认人民解放军进驻改则,并尽力协助人民解放军和平进军阿里;人民解放军保证尊重藏族风俗、宗教信仰,实行民族平等,保护僧俗生命财产安全;人民解放军保护藏民利益,不买藏民一粒粮、一斤盐;人民解放军保证尊重地方政府,不干涉其任何行政管理和内部事务;嘎本政府保证以兄弟态度对待人民解放军进藏先头部队,协助开展群众工作。

  《五项协议》是用藏汉两种文字写在布上的,大概有两三米长,内容非常详细。据阿里地委党史办考证,《五项协议》是人民解放军进藏史上与西藏地方政府达成的第一个协议,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署《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后,《五项协议》才告废止。

  但是,即便是签了《五项协议》,阿里地方政府也没有真正接纳先遣连。不久后,他们又派兵暗中围困了扎麻芒堡。

  这时,先遣连也接到了王震的电报:“停止向纵深发展,就地迅速转入过冬备战,自力更生,坚持到春季会师。”同时,他要求先遣连“不准增加藏胞一点负担,哪怕是一针一线”。

  对先遣连真正的考验到来了。

  生死扎麻芒堡

  10月下旬,昆仑山被大雪封闭,先遣连成了困守扎麻芒堡的一支孤军。此后的7个月,是先遣连进藏后最为艰苦的一段日子,死亡阴影时刻笼罩着他们。

  在先遣连及后续部队完成进军任务后所作的《进军路线沿途调查材料》中,这样描述了扎麻芒堡:一块流沙中之绿洲盆地,四周靠山,每一个山顶英雄连都构筑有野战工事,地形较为复杂,为军事上良好之阵地,有泉水味不佳,柴草丰富,但较远。气候不好,每天下午刮大风,人们一举一动都感到呼吸困难,时常有病员发生,其病症大都为身上浮肿,医治无效,日益严重。

  先是浮肿、最后皮肤迸裂出黄色的液体而死亡。一个又一个先遣连战士重复着这个痛苦的死亡过程。没有人知道这就是高原病,更不知道治疗的办法。

  出现浮肿的另一个原因是饥饿。

  进入冬季的藏北高原,完全被冰雪覆盖,最低气温能到零下40摄氏度,连骆驼都无法生存下去。一次,李子祥带着战士王兴才返回多木运粮,途中遇到暴风雪。在野外过了一夜,他的5个手指被冻掉,王兴才也失去了两个指头。

  运送粮食的驼队日益萎缩,很快就不能保证每日所需。即便这样,先遣连也从未向藏胞伸手张口。在解放军进军西藏前,毛泽东就提出了要求“进军西藏,不吃地方”,在他们与阿里地方政府签订的协议中,也明确写明“保护藏民利益,不买藏民一粒粮、一斤盐”。

  战士们只能用生命来信守自己的诺言。坚持活着,成为先遣连此时最基本的使命。

  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先遣连成立了一个打猎组。

  蒙古族战士巴利祥和战友鄂鲁新一连走了几天,终于打到了几头野牛。“战利品”不能一次运回,鄂鲁新就用骆驼先往回运一部分。几天后,当鄂鲁新返回时,却看不见巴利祥,找了大半天,才在一处背风的山坡上找到他。原来,巴利祥又打了两头野牦牛,肉都运到山脚下。可能是实在太累,他找了一处背风向阳的地方,裹着生牛皮坐在地上,却就此永远睡去。当鄂鲁新找到他时,牛皮已经冻在身上,扒也扒不下来。

  不断有战士死去。李子祥回忆,最多的一天,先遣连共举行了11次葬礼。有的战士就死在埋葬战友后回到营地的途中。他们永远留在了高原。

3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1 2 3 4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