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国际频道>国际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媒体称俄罗斯杜马选举后可能酝酿新变化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6:00来源: 中国青年报  网友评论 (0)

  12月4日进行的俄罗斯杜马大选已过去十几天了,但此次选举对俄罗斯政治生态所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却并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美欧还在指责俄选举舞弊,俄体制外反对派仍在继续组织示威活动。与此同时,无论是普京还是梅德韦杰夫,都并未因为这些而改变自己的工作日程。梅德韦杰夫12月13日会见已进入第六届国家杜马的政党领导人,并签署总统命令,决定第六届国家杜马将于12月21日召开首次会议。普京12月15日第十次走进直播室参加“与普京直接对话”节目的直播,用4小时32分钟回答了近90个与俄社会政治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

  俄罗斯的政治生活似乎一切照旧。然而,在这些看似“照旧”的政治生活中,正在酝酿新的变化……

  普京:照旧连线 面对新问题

  莫斯科时间12月15日中午12时整,普京面带微笑走入直播室,参加“与普京对话——继续”节目的现场直播。主持人在简单的开场白后问普京:“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洛维奇,怎么样?开始吗?”“开始。大家好,感谢你们的到来。”没有更多的客套,普京就这样开始了自2000年以来的第十次与百姓的面对面交流。

  “我想,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洛维奇,如果我们这个节目的提问从杜马选举开始,那将是正确的。到今天为止,你从未评论过这些天发生的事。您如何看待这些?您认为在博洛特纳亚广场上的民众示威活动的原因何在?”主持人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人们表达自己对社会经济、政治发展的观点,这是很正常的事。到目前为止,所有人都在法律框架内行动,我希望未来也是这样。在电视屏幕上,我看到那里青年人居多,青年人的积极参与让我高兴。如果这是‘普京体制’的成果,那很好。我没看到出格的事儿。我想再重复一遍,关键是所有人、所有政治力量都必须在法律框架内行事。”

  关于杜马选举舞弊的说法,普京说:“要知道,关于舞弊,关于反对派对选举结果不满,这里没有任何新鲜玩意儿——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未来也将是这样。反对派是为了争权,因此,他们利用任何机会指责现政权的错误,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普京强调,杜马选举体现了俄政治现状,至于统俄党损失一些选票,也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他认为,在经受了经济危机的考验之后,统俄党还能保持领先地位,这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为确保总统大选的公正,普京建议中央选举委员会在俄境内的9万多个票站都安装摄像头,让这些摄像头全天候工作,让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络看到投票实况。普京说:“我想对那些准备参加总统大选投票的人,特别是准备投我票的人说,不要觉得你投不投票我们都能获胜,所以就急着去买土豆、去别墅休息。只有你们才能确定谁将处理国家外交事务、谁将代表国家出现在国际舞台上、谁将确保国家的内部和外部安全、谁将负责解决国内社会问题、谁将发展国家经济。只有你们,除了你们没别人!”

  普京还表示:“如果我感觉不到民众对我的支持,我就会离开国家领导层。这种支持在民主社会中不是体现在网络上,也不是体现在广场上,而只能体现在选举投票的结果上。如果我看到这种支持已消失,我不会在我的办公室内多待一天。如果这种支持不再有,那就算是有权力,也什么事儿都做不了。”普京强调:“俄罗斯社会需要转型,巩固政治体制,扩大民主基础,对政治和经济等社会生活方面全方位改革。俄需要进行深度改革,实现国家稳定,使国家发展进入不可逆轨道,并达到新高度。如果国民信任我,这将是我的首要任务。”

  在谈到对外政策时,有人抱怨俄罗斯没有盟友。普京则说:“我们的朋友比敌人多。多极世界比两极世界要复杂,人们已厌倦了美国主宰一切。有些时候,美国并不需要盟友,而是需要附庸。不过,我们还会与美国发展关系,因为美国社会已经不想再想当‘宪兵’了。”普京说他很清楚欧洲人如何看待这种低效而又花费精力的美式外交政策。

  被问及对互联网的看法时,普京承认自己没时间上网,但他表示:“我认为管控互联网在政治上是不正确的,在技术上是复杂的——限制网络是不可能的事情。互联网工具是自由的、民主的,如果当权者或别的什么人不喜欢互联网上发生的一切,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在网络上提出其他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吸引更多支持者。”

  电视直播之后,在场记者又把普京围住,继续追问问题。有记者问,统俄党在此次杜马选举中的得票率,是否仍会让他作出再次当选总统后任命梅德韦杰夫为总理的决定?普京说,统俄党在杜马中的议席超过半数,应该可以实现这个说法。记者又问普京:“您认为在总统竞选中谁是您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普京说:“估计是我自己。我和其他候选人都面对着一个复杂而需负责任的时期,这个时期不应犯任何错误。工作经验让我有能力预测到一点:我能够做到这一切。”

  在4个半小时的直播中,俄民众对普京提出的问题各式各样,五花八门。分析人士指出,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是普京首次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参加直播,因此,这次连线明显具有“选举前性质”。人们可以通过普京对一系列问题的表态看出,他是否准备升级为“普京2.0”版本,是否准备改革执政风格。而对于普京的此次连线直播,俄政治分析师和民众的态度莫衷一是,有人说他是在老调重弹,也有人认为在普京此次访谈中体现了新意。

  杜马:照旧开会 期待新主席

  就在普京与民众“面对面”的前两天,现任总统梅德韦杰夫12月13日在莫斯科郊外的官邸会见了已进入第六届国家杜马的政党领导人。梅德韦杰夫表示,第六届国家杜马将于12月21日召开首次会议,他将于12月22日向联邦会议发表国情咨文。

  此次会晤后,统一俄罗斯党最高委员会主席、第四和五届国家杜马主席格雷兹洛夫当仁不让地说:“在第六届杜马的人事安排问题上,每个议会党团都有权推举本党候选人担任国家杜马主席一职。但没有疑问的是,统俄党的代表应成为第六届国家杜马的主席。”他透露,第六届国家杜马主席将有5名副主席来自统俄党,其他3个议会党团各有1名代表担任副主席。此外,第六届杜马的委员会从上届杜马的32个减至29个,其中15个委员会主席将由统俄党代表担任,6个委员会主席将由俄共代表担任,而自民党和公正俄罗斯党议员将分别领导4个委员会。

  不过,在此次会见的次日,也就是12月14日,现年61岁的格雷兹洛夫宣布放弃自己的议员资格,也就不会再担任新杜马主席了,但他仍将保留统俄党最高委员会主席职位。他发表声明称:“今天我决定放弃议员委任状。我认为,在国家杜马连续工作8年,我能够实现许多计划与构想。尽管俄法律对国家杜马主席连任次数无限制,但我认为超过连续两次担任这一职务是不合适的,因此,我决定不再谋求国家杜马主席一职。但我将继续领导统俄党的最高委员会,并且愿意担任总统指派给我的其他职位。”

  任俄杜马主席8年之久、61岁的格雷兹洛夫的“激流勇退”,真正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为统俄党在选举中表现欠佳负责,也有人说他是为了给新人让路。那么谁将是“新人”呢?人们开始对新的杜马主席人选猜测起来。12月15日传出的消息称,俄政府副总理茹科夫和俄总统办公厅主任纳雷什金,已接受第六届俄国家杜马议员委任,这样他们将不能在政府中供职。这让人们把新杜马主席人选的关注目光投向了茹科夫和纳雷什金两人身上。据悉,统俄党领导层目前正在就新杜马主席人选问题进行紧张地磋商。

  正在统俄党酝酿新杜马主席人选之际,其他政党则提出新杜马主席应由反对派代表担任。自由民主党党团领导人列别杰夫表示,为使国家顺利发展,国家杜马主席一职应该转交给反对派。他说:“今天的主要错误在于一个政党垄断立法、执法和司法,所以国家杜马主席的职务可转交给反对派。”他强调,如果议会中的反对派能够一致推举出候选人,这将“有利于国家的发展”。与此同时,公正俄罗斯党圣彼得堡该党派负责人、杜马议员德米特里耶娃也表示,俄第六届国家杜马主席应由反对派代表担任,她甚至明确地说公正俄罗斯党成员将推荐代党领袖米罗诺夫出任这一职务。

  无疑,本届杜马选举将对俄政坛的人事安排带来一系列新变化。俄媒体说:俄罗斯的官位突然变得有意思和不可预测了。不过也有人说,无论杜马主席换成谁,他都将是“普京的人”。

  反对派:照旧上街 缺乏新招数

  就在体制内的反对派为新杜马的“蛋糕分配”问题而精打细算之际,体制外的反对派也没有偃旗息鼓。12月14日,莫斯科市政府地区安全局发言人透露,莫斯科政府已正式批准反对派于12月24日在市中心的萨哈罗夫院士大街组织反对杜马选举结果的集会。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体制外的反对派没有一个各派公认的领导人,民众虽对选举结果有质疑,对现政权有不满,但更多民众还是希望国家稳定,因此,体制外反对派的集会号召力将面临严峻考验。不过也有人指出,这次杜马选举结果凸显了俄中产阶段对现状的不满,而12月10日的示威则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民众的参政意识。

  对于体制外反对派提出的选举舞弊指控,梅德韦杰夫13日会见议会政党代表时已表示,中选委和法院将仔细审议所有选举违规申诉和诉状,作出公正的决定。他透露,俄中选委在选举当天一共递交了117份申诉。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与体制外反对派不同,尽管已进入新一届杜马的体制内反对派俄共、公正俄罗斯党和自由民主党,也分别要求对竞选违规的投票站进行调查和重新计票,但他们既不要求取消选举结果,也不会放弃议员资格,更不会支持体制外反对派提出的“重选”要求。比如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13日就表示,他原则上反对“橙色疾病”,因为这可能使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在非常严寒的冬天来临时陷入瘫痪。久加诺夫甚至将10日的博洛特纳亚广场示威集会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颜色革命”相提并论。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没有体制内反对派的联合,体制外反对派组织的集会更像是一场“平安夜狂欢”,无法对现政权造成实质性压力。但如果这批反对派再对现政权“毫无建树”的话,体制外反对派也就到了该“推陈出新”的时候了。

  本报莫斯科12月16日电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