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中山新闻> 中山频道>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民族路上寂寞老行当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9:34来源: 网友评论 (0)


    早晨的民族路冷冷清清,超过一半的商店都没有开门,原本印象中挤满了车辆的路边停车位稀稀拉拉停了几辆车。唯独一间小店里传出来阵阵音乐,给寂寞的民族路增添了一丝生气。
红房子里的粤剧迷
    听说记者在找老店,一位网友提供线索,“讲一下以前录歌仔必去的红房子啦。”民族路上早晨的歌声正是从红房子传出来的。我们围着一位店员问东问西,一旁一位60多岁的老伯看不过眼,开始向我们讲古,讲述这20年来与红房子的故事。
    许伯在退休前曾当过校长,与红房子已结缘 20 多年了,“1989年红房子刚开的时候,我就过来帮衬了。”从最初的卡带时代,他就爱在红房子里淘宝。最早的时候,大家都听邓丽君、梅艳芳的歌。不过,他还是最痴迷粤曲,从老一代的红线女,到新一代的何花栈、黎骏声、梁玉嵘、蒋文瑞,都如数家珍。“喜欢粤剧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很多很难找得到的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所以粤剧迷平时都爱在这里转转。”在这家不大的小店里,一面的墙壁密密麻麻排放的都是粤曲碟片。
    “这是我的兴趣所在。”红房子的老板李展光如今已44岁,创业时,他还是个20出头的小伙,刚毕业。1991 年开始出现CD,1993 年开始出现了VCD和DVD,“1993 年到1997 年是店里生意最好的几年。”李展光回忆说,当时,电脑还没有普及,很多人都到店里来买碟。后来随着电脑渐渐普及,买碟的人越来越少,李展光遂转变思路:“老年人喜欢的粤曲碟没地方买,我们于是主打这一块。”他说,店里的粤曲碟片都是从广州和香港进货的。
    在小店里,记者看到两个小书架里放满了粤曲的歌词。有爱唱的人买了碟以后还会复印上歌词自己回去卡拉OK 一番。许伯说自己自小就爱粤剧,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一道去看,在他的记忆中,那时看粤剧是一种很美好的回忆。唱戏的地方围着很长的布,大家坐在板凳上,板凳很长,可以坐下3个人。他有时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等醒来时他已经在自己的家中。他十分钟爱戏剧,除了最爱的粤剧,他还喜欢京剧、越剧、黄梅戏。
    他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花钱无数购买自己喜欢的卡带、CD、VCD,“全部都买的是正版的,那时磁带正版的贵的都要几百块,但只要喜欢,怎么都想办法买。”
    红房子在20多年前就开展了“录带”业务,一块钱一首,一直都是这个价格。到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在那里录歌。许伯说曾经在这里录过歌,随着时代的发展,他现在自己也开始刻录,家里的音箱设备也十分齐全,从三洋到索尼。
    如今,红房子还承接庆典、表演、讲座、婚礼等业务,李展光说一个月租金就要3000元,自从逢源商业街开了后,民族路商业街备受打击,实行单行线后,更是雪上加霜。“我都准备转行,不开店了。”李晨光言语中透着无奈。
■70年的“七记车剪刀”
    在民族路上,有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叫做 “登赢桥”。巷口挂着一个牌子写着 “七记车剪刀”。沿着指示牌,走进一间小房子,一对老夫妻正在吃午饭。10来平方米的小店里堆满了各种磨剪刀的工具,还有一台古老的脚踏式磨刀车。听说我们是记者,老伯摆摆手说前一段时间才刚上过电视,不想再说了。我们走出巷口,找到一间 “建业五金店”,买了一把剪刀。店员说,这家五金店也开了20多年了。
    拿着剪刀,我们折回 “七记车剪刀”,老伯摸了摸说,不用磨,这把剪刀没生锈。抵不过我们的软磨硬泡,老伯终于几口扒完饭,拿起剪刀,开动已经有70多年历史的机器。
    他说,这个 “七记车剪刀”的招牌是他父亲创建的,如今已经70多年了。原本石岐还有两家磨剪刀的,如今只剩下他一家了。他们原本租公房所的房子,在民族路的一间店铺里住了几十年,后来因为华侨把房子收回去,要加租,他们便搬到小巷里了。
    2005年,中山商报的记者在《渐行渐远磨剪刀》的报道中曾经写过孙文西路步行街牛角巷的 “文初利器店”,一位老人和他的子孙三代人,默默地守望并传承着这个古老的行业。 梁师傅磨了60多年剪刀。他回忆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磨剪刀红火得很,吃香得很呐,送上门来磨的刀具排成队。老伯说的 “原本两家”是否就是 “文初利器店”呢?
    老伯右脚踩着车子,砂轮便飞快地转动起来。他拿着我们刚买的剪刀,贴着砂轮的边缘,却怎么也磨不出火花,于是他从旁边拿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剪刀,在砂轮上旋转,溅起一阵阵火花,乐坏了一旁等候的摄影记者。片刻,锈迹斑斑的剪刀便变得光亮如新。老伯说,如今平常人家很少再磨剪刀了,都是理发店找上门来。如今的生意不好做,有时一天都没人来 , “吃饭都成问题”。一把普通的剪刀磨一次3元,但是他知道我们 “作假”,死活都不肯收我们的钱。
    离开时,老伯告诉我们,他叫“满叔”。
   



 我来评两句 (您的点评在审核后会在该文附页及“网友评报”栏目出现,敬请留意。)
 发表前请仔细阅读下列条款<打开条款>

社会百态 教育机构 著名人物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中山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