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中国频道

字号

李肇星:80后或90后在地震和奥运中得到磨练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15:31 来源: 人民网 发表评论 (0)

  谈外交家:最重要的品质是忠于自己的祖国和人民

  有学生提问:李教授,您在我们国家外交领域工作多年,备受好评,有“诗人外交家”的美誉。您认为,要成为优秀的、资深的外交官,最需要的品质是什么?

  李肇星:首先我对你的谈话当中的部分内容表示不敢完全认同。“资深外交家”“诗人外交家”,我写诗,水平是业余的。就好像照相的人,你发现没有,凡是摄影开始说“一二三”的都是业余的,专业摄影师都是拿起相机就随便照。我就是偶尔才写个诗。我在外交部工作44年,平均每年写诗大概最多五六十行,显然是业余的。对你赞扬的话,我表示感谢,但是不敢照单全收。

  当外交官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忠于自己的祖国和人民。比如你去一个企业,到企业也要好好干,也可以为祖国做贡献,但是到外交部,还要强调团队精神、强调组织性,现在,随着中国的发展和进步,生活条件、工作条件,比中国差的国家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客观情况。但是进入到外交部,就不能说我只愿意去哪个地方工作。你说我就只愿意到里斯本,或者我只愿意去巴西,还有一两个国家说葡语的,生活水平差,就不去,如果这样,我就建议你不要去外交部。让你去哪里,就你要去哪里。否则这个国家就无法运转。

  另外,当外交官要有一定的国际、历史、地理、法律、经济等方面的知识,否则也很麻烦,也很难做一个好的外交官。祝愿你做一名优秀的外交官,为祖国提供优秀的、有创造性的成就。

  谈北大学生生活:吃苦是难得的精神财富!

  学生提问:我知道您是北京大学西语系的学生,您认为在北京大学学习之外,哪些方面对你的影响最深、最大?

  李肇星:我认为对我印象最大的是我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那时我们的国家遇到了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困难,就是吃不饱。首都的大学生每天还有一斤粮票的粮食,那个时候最担心的就是粮票丢了,吃饭都没法解决。这一点给我印象很深。

  后来我和美国的国务卿们辩论人权问题的时候,我就跟他们实话实说。他们说,现在中国人权状况不好。我就说,1960年,当我和我的同学们出国的时候,你们美国朋友什么都没说,也没有什么人权不好的问题。现在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特别是经过改革开放,我们基本上解决了吃饭问题,应该说中国人大体上都能吃的比较饱了,尽管有的还不太好,这时候你们开始说我们人权问题了,是不是有点奇怪?是不是有点双重标准?我说,我可以把山东方言中一句不太外交的话送给你,我说在中国人吃不饱的时候,你对中国人权问题不说一句话,更没有提供什么帮助,在中国人民能吃饱之后,你们利用人权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你们这全是吃饱了撑的!

  很有意思,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达尔富尔问题上。现在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也令我想起在北大出国的情况。达尔富尔是非洲第一大国,这个区域的面积有两个英国这么大,少数民族都在那儿,所以有很多人生活非常困难。在他们生活非常困难的时候,我也没听说过西方有多少政客说过关心达尔富尔的老百姓的话,他们受穷、受苦也不是一年、两年了。直到后来,苏丹这个国家发现了石油,西方一些政客突然那么关心苏丹的人权状况、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人权状况。所以,我对他们说,最好的关心就是真正的关心,你给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人民送点钱,送点药品,送点吃的喝的多好,你光说空话。中国是一个穷国,国内生产总值总量2007年世界第四,2008年世界第三,看起来确实很了不起,但是我们13亿人,按人均算,我们又排在100位之后,我们还是一个穷国,但是尽管穷,我们自己省吃俭用,拿出不少的现款,捐助给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人民,我们还给他们送了不少的药品,帮他们治病,送给他们一些粮食。

  对我来讲,吃点苦是难得的精神财富!

  最成功的经历:为祖国要回被别国多交的税收时我哭了

  学生提问:我想问你在从事外交工作这么多年,肯定处理过了不少外交问题。在这里可不可以跟我们大家分享一下您认为自己处理的最成功的一件外交事件?谢谢。

  李肇星:我觉得我自己最满意的一件事是我在没有成为外交官之前做的。当了外交官之后,就没有再做什么让我觉得特别自豪或者骄傲的事。

  我做外交官之前,是在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的随员。我负责给当地的员工发工资,还要到当地市政局去缴税。我缴税的时候想起在北大读书时,学过的课程里提到,外交财产是可以免税的,那我们为什么还要缴税呢?我就试探着跟当地的税务官员交涉。

  我说,我们使馆的房子是外交财产,这片土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有财产,外交财产免税,你们为什么要收税呢?非洲朋友特别可爱,特别诚恳,他说,我们没有收税,是你们的人来交,我们就要。你们可以不交,但是你们要是交,我们不要就不好了。

  我就说,那这次我可以不交了吧?他说,可以。我接着说,那好,这次我就不交了,但是过去好几年都交了,我的记录都在,能不能退啊?他说,可以啊。

  就这样,一下子退了好几万块钱。我当时回来以后和领导报告了,偷偷地回到房间里哭了,这是幸福眼泪。我从初中、高中到大学、研究生,说实在的,都是拿着助学金读完的,是祖国和人民供我完成了高等教育。从感情上来讲,这份恩情是永远没有办法报答完的。但是就这次事情来讲,我想我终于把国家花的助学金还上了。为此,我把它看做最成功的一个经历。……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小时的交流互动活动结束了,李肇星走下讲台,与站立在走道两侧的学生一一握手道别。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身影越来越远,但他对祖国、对人民、对事业的挚爱之情,会留存在现场的每一个听众心中。

(编辑: 蒲公英)

   1 2 下一页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