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中国频道

字号

女大学生自述陷入传销泥潭经历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1 08:52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表评论 (0)

广州万名大学生签名宣誓拒绝传销。 吴万生摄(资料照片)


  本报记者 李丽

  “提到敏感的词语的时候都会心跳加快,紧张。传销,这个词其实我现在都不敢去面对。”张锦(化名)低着头,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指关节有点泛白。9个月的传销生活,张锦至今心有余悸,无法坦然讲述过去。

  跟很多人一样,张锦也是被骗去的,以介绍工作的名义。

  2008年2月,在哈尔滨读大学的张锦和同学远赴广州,打算在那里找工作。大学里,张锦品学兼优,是班长也是团支书。“大学四年,我从没考过第二,年年都拿奖学金。”手里拿着一摞荣誉证书,张锦自信地说,“找工作肯定没那么难。”

  只是,形势要比她预想的严峻许多。半个月过去了,找工作的事还是不见起色,张锦有点急了。

  “这个时候,师哥来电话,说他嫂子的公司曼秀雷敦,正在招人。”张锦其实并不想去广东省中山市,只是师哥一个劲地劝她来看看,不行再回广州。她考虑一下答应了,“毕竟是知名的大公司”。

  然而,就是当时这么一个小小的决定,影响了她的一生。

  找到你的软肋

  到中山的第二天,一大早,她正在准备简历,师哥急急忙忙地冲进来说,曼秀雷敦的人事经理办事正好经过这里,你跟她见个面吧。

  “其实,只要仔细想一下就知道,这怎么可能呢?”张锦回忆,但师哥那个架势根本容不得她多想,“他说,经理已经在等我了。”

  面试的过程很“正常”,张锦说,跟她之前经历的面试没有太大不同,只是师哥和昨晚与她同住的女孩一直陪着她,“我还以为他们是给我壮胆的。”面试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对方话锋一转,“你知道,有一种方式,可以让你迅速致富。”从对方滔滔不绝的介绍里,张锦明白了一大半,她已经身陷传销组织之中。

  然而,对方坚决否认自己这个行业是传销。张锦告诉记者,那个经理恐吓说,“我们如果是干传销的,你还能好好地待到现在吗?”

  “当时,我毫不犹豫就拒绝了。”张锦说,他们所有人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接她来的那个人进来了,“安抚我”。

  这个过程叫“了解行业”,传销组织内的成员们都得“陪新朋友”,角色分工明确,有吓唬你的,就有安抚你的。张锦花了8天“了解行业”,每天差不多都有3个人轮番跟你谈,什么都聊,“找你的弱点”。

  “有一天,聊到父母的时候,我哭了。”张锦最大的心愿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给父母买套房子,让父母扬眉吐气。“他们会及时把握你的心理变化,父母就是我的软肋,也是他们的突破口。”

  就这样,张锦开始慢慢软化,“传销虽然不对,但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干呢?肯定有它存在的道理。”按照既有的规划,吃两年苦,就可以赚到180万到200万。这是非常诱人的数字,张锦想,即使到时候没有那么多,也肯定比挣工资强。

  吃苦是很光荣的事情

  2008年3月18日,张锦永远都记得这个日子,她开始“骗钱了”。

  “理由都是他们帮我想好的。”张锦说,当时她8000元的国家奖学金还没有发下来,只能找同学筹钱,借口是要买笔记本电脑,“跟单位合买,需要5000元。”

  张锦所在的传销组织的原则之一,就是不要本地人,不要亲戚,“那种跟你家里特别熟的朋友也不能要。”他们担心,万一“新朋友”没留下,回家一说,你可能也得走。所以,张锦能找的,只有同学。

  同学二话没说就把钱汇了过来,张锦说,这要感谢她平时的好人缘。张锦是班上的活跃分子,是个热心肠,跟同学关系特别好。“所以我跟他们说这里有好工作时,他们才那么深信不疑。”

  她给3个同学打了电话,但是经过几天的“说服教育”,“都没有留下”。

  “如果是这样,他们不会跟你浪费时间。”张锦说,用他们的话说,留不留没关系,很多人在后边排着呢。

  根据中山市的规定,租房的话,三居室的房子里最多不能超过6个人。但是,在张锦的记忆中,最多的时候,有16个人。即便是在平常,也得有十三四个人。“总会有睡地板的时候。”遇到查房,就躲到别的地方去,或者,去不收费的公园玩一天,“无论多远,都是走着去。”

  广东的夏天非常热,但张锦常常顶着烈日徒步去“听课”,走1个小时是非常稀松平常的事。“不是散步,是规定多长时间必须赶到目的地,否则是要罚款的。”张锦说,在中山市待了9个月,她只坐过两次公交车,目的就是为了省钱。

  不仅如此,吃的也特别差。一般都是“家长”和两个D级别的人去采购,都在傍晚时分,“可以买到便宜菜。”他们往往一次会买很多,都是能保存很久的菜,萝卜、土豆什么的,没有肉和蛋,炒菜从不放酱油、味精。

  “在那里,吃苦是很光荣的事。”张锦说,每个人都这么想,两年,只要吃两年苦,以后就再也不用受苦了。“所以,哪怕原来家庭条件特别好的人,吃苦都没有怨言。”

  转眼到了学校的答辩时间,张锦非常想回去,毕业证对她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上级不同意,张锦没回成。“毕业照上都没有我。”这是张锦的一块心病,现在说起这个,张锦还泪流满面。

  “流失”是最严重的消极思想

  在漫长的9个月里,张锦每逢有思想波动,都会有人安慰她,鼓励她坚持下去,“今后你会更成功”。

  如果不是小潘走了,张锦还不知道自己是可以选择离开的。小潘短时间内就做到了C级,一直是组织里正面宣传的典型。他们会宣传组织里优秀的人,“这么优秀的人都选择了这个行业”,从而坚定你留下的决心。

  然而,小潘走了。接着,很多她认识的人陆陆续续不见了。

  “对下面的人,只说去别的‘片区’住了。”张锦说,“其实,这叫‘流失’,是最严重的消极思想,是绝不允许讨论传播的。”

  如果真能赚180万,他们为什么离开?张锦发现,实际情况跟他们刚开始的描述并不一致,根本看不到希望。“我前前后后搭进去好多钱,还欠了一屁股外债。”

  2008年12月,学校论文补答辩之际,张锦坚决选择了离开。

  “是一个B级的人送我走的。”张锦说,成为B级,下线得有65人到293人。但即便如此,她也根本赚不到当初“蓝图”中描绘的那么多钱,“她当时跟我说,觉得对不起我”。

  做出回学校的决定,对张锦来说,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异常痛苦。“我坐了40个小时的火车,回哈尔滨。”张锦说,在火车上,她甚至想,“如果翻车了,我就一了百了了。”

  几经辗转,张锦来到北京找了一份工作,1个月1200元。除去租房、吃饭、坐车,张锦最大的“支出”就是还债,现在她已经还了1000多元,还欠4000多元。

  “现在就想换个好点的工作,尽快把账还上。”张锦说。

  我的建议

  “我经常在网上看到有被传销骗到的人,我希望能够以我的亲身经历,给那些求职的大学生一点警醒,提高一下辨别的能力。”张锦希望通过主动去做点什么,减轻自己的罪恶感,这样她心里也好受点。

  张锦说,传销组织,除了找熟人,主要是靠从网上找求职人的联系方式。一般来说,电话过去,就说“您好,是某某吗?我是某某公司,收到你的简历,你在求职吗?你的求职地是哪里?我们在那里筹建分公司呢。然后说你的简历通过筛选了,你要参加电话面试,在什么时间打什么电话,找某某经理或主管”。

  “他们选择的都是比较知名的公司。”张锦说,这样更容易骗人。

  如果有人疑心,说我没投你们公司,他会说是我们搜到的。问是在哪个网站上看到我的简历的,就会说是我们的合作人才网站,文员转给我的,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投了什么网站不知道吗?接着,就是面试,要求你过来。

  如果是那些“外地分公司”,他们就会说要来这边统一体检、面试、签合同什么的。

  张锦为求职者提供了一些建议。找工作的时候,一定要通过正当渠道。即使是自己的老乡、朋友和亲戚,都要留个心眼儿,特别是那些没什么事总给你打电话的人。当他说给你提供工作时,要上网查一下对方的电话号码,或者公司电话的号码。“一般公司都是座机,而网络销售都是小灵通。”张锦说,也可以打前台的电话查一下这个公司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如果对方给你打电话通知面试,你也可以多问一些关于公司的问题,他答不上来或者说的和网上发布的不一致,很多都是骗人的了。”张锦提醒说,有的人会故意表现得特横,说一些莫名其妙的借口,但大家仔细分析一下就会明白。千万不要因为求职心切、工作难找,就什么都不顾了。

  退一万步讲,即使真到了那种环境,千万不要怕,哪怕他们吓唬你,“也一定要坚持。”张锦说,因为要是你不管家里或朋友要钱,他们留你在那儿也没有用,还是会放你走,“千万先不要自己乱了阵脚”。

(编辑: newsroom)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