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中国新闻> >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贵州都匀贪官被查后连称贪污划不来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2:50来源: 正义网-检察日报 网友评论 (0)

    正义网-检察日报 选稿:徐俊

  范介夫在任都匀市教育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下属计划财务科科长黄洪共同收受多名教育基建工程承包商所送180余万元。

  ■2006年国庆长假期间,范介夫把这18万与平时收到的“返点”,凑成36万余元,到贵阳买了一辆进口韩国产现代新胜达2.7排量的越野车。

  ■2007年11月,范介夫将陆续收到的60万元“返点”存入银行卡内,利用到广州市出差机会,花55.5万元买了一辆进口德国产宝马330i型轿车。

  ■2009年初,黄洪看见范介夫弟弟没有车开,就征求范介夫意见,叫工程承包商把新购买的哈飞赛豹轿车给范介夫弟弟用,抵作承包工程的“返点”。

  面对检察官,如今的范介夫连声说“划不来、划不来,我至少损失了上百万。不贪这些钱,我再工作10多年,合法收入都不止这些钱”。

  东方网12月22日消息:近日,贵州省黔南州贵定县法院全部采信检察机关指控犯罪事实,认定该州教育局原副局长范介夫在任都匀市教育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下属计划财务科科长黄洪共同收受多名教育基建工程承包商所送180余万元。鉴于二人有法定从轻情节,遂以受贿罪判处范介夫有期徒刑八年、黄洪有期徒刑五年。一审宣判后,他们服判没有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你去办了就行了”

  说起范介夫此人,他也有过辉煌的经历。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都匀市第三中学工作。他从教学一线认真干起,因教学工作成绩突出,多次被评为省州教育系统先进个人,历任都匀市第三中学副校长、校长。2001年,35岁的他出任都匀市教育局局长,并当选为市委委员。2002年起连续同时担任黔南州、都匀市两级党代会、人大代表至案发。2009年底范介夫参加黔南州公推直选州管干部活动,胜出后出任黔南州教育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是个从教学一线逐步走上领导岗位的能人。

  有句古话说:人无癖,不与之交。范介夫也有个癖好——爱车。

  范介夫的业余生活比较简单,他工作之余喜好驾车出游,对各大汽车品牌、配置及性能了如指掌,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汽车发烧友。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地位的提高,虽然单位为其配有公务用车——大众帕萨特轿车,但公车毕竟不是私车,也非自己喜欢的品牌和车型。范介夫在内心仍然渴望追求拥有属于个人的名车。可他也明白作为国家工作人员,没有经济条件可以满足自己的愿望。看到自己手上的都匀市属中小学教育基建工程发包权,每年经手的数百万元的工程款,范介夫内心也经常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此时范介夫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常以领导干部职务犯罪案例警示自己,提醒自己勿贪小而失大。

  正在此时,本案另一关键人物黄洪出现了。范介夫与黄洪两人都是都匀剑化厂子弟,黄洪比范介夫小几岁,两人在同一个子弟小学上学,在同一个家属院生活、玩耍,从小就熟悉。就是我们所说的发小。

  范介夫当上教育局局长后,看到仍在都匀市法院当书记员的黄洪工作不如意,便出面协调相关部门,把黄洪调入教育局计财科工作,负责基建工作。第二年,还将黄洪提拔为计财科科长,委以重任。在黄洪看来,范介夫对自己有知遇之恩。

  黄洪知道范介夫有喜欢驾驶名车出游的爱好,他就想借工程承建商之手报答范介夫。当然了,自己也可从中吃一口。“有承建商愿意在中标后给回扣”,2003年8月的一天,黄洪在范介夫办公室汇报完工作后试探地说。本来还时常在内心自我约束的范介夫在知根知底的发小面前却动摇了,他犹豫不决地说“这样不好吧?”黄洪见势,进一步劝说:“不要紧,这些钱又没有过你的手,你又没有拿包工头的钱,这些钱与你无关。”范介夫内心的防线一下就彻底崩溃了,贪欲占据了上风,可口头上却还假装若无其事,轻描淡写地对黄洪说“你去办了就行了”。

  善解人意同意照顾

  得到范介夫首肯后,黄洪着手与想参加工程的承建商谈工程项目返点,谈好返点比例后,黄洪当然就要确保承建商如愿得到工程了。

  有些承建商与黄洪私下谈好承建工程后,仍不放心,就到范介夫的办公室找范介夫,意思是想承接某个工程,范介夫一听黄洪和承建商已经谈好后,当然就爽快地同意了承建商的要求。于是,都匀教育工程承建商圈内一下子就传开了:黄洪人家可是局长的心腹兄弟,做事靠谱,要在都匀做教育工程承建离不开黄洪。

  过了一个月,黄洪拿了一张单子给范介夫看,说这张单子上列的这些工程已经商量好了,已经开标了,请示能不能开工。范介夫看是即将实施的工程项目清单,只有项目名称和中标价两项内容,中标单位没有写在上面,黄洪说已经和中标单位谈好,每个工程可以“返点”,心知肚明的范介夫点头同意了。他告诉黄洪:安排这些中标单位抓紧时间开工,这样可以早些拨付工程款。

  2003年年底,黄洪在范介夫的家里送给范介夫工程承建商感谢费4万元。在范介夫笑纳后,黄洪说:有些包工头还愿意按每平方米10元至40元给回扣,希望能多接点工程。范介夫的回答这次更自然了:可以嘛,你去操作就行了。

  都匀市属中小学分布广,边远地方学校基建工程建筑材料成本和运输成本大,承建商都愿意做城区学校的工程,不想做偏远乡镇学校的工程。黄洪则根据承建商给回扣的情况,向范介夫提出某个承建商前一次做的是偏远乡镇的工程,这次想做城区附近的工程,抽肥补瘦增加利润。范介夫看在回扣的面上,也善解人意,常常同意照顾。

  雁过拔毛各拿一头

  2004年底时,承建商何某承接了都匀市第六中学的教学楼工程后,找到黄洪说,以后就按老习惯给黄洪和范局长按中标价的1.5%至2%返点,并且提出以后照顾他承接近一点的工程,工程太远了赚不了多少钱。第二天上午,黄洪和范介夫到六中的工地检查工作,在工地上黄洪向范介夫说了何某返点的事和提出照顾的要求。范介夫回答得更顺嘴了:可以的嘛,你去办了就行了。

  过了一段时间,何某打电话给黄洪说要见面,见面后他将一黑塑料袋交给了黄洪,黄洪看了一下是6万元钱,马上就给范介夫打了一个电话说:老何把东西拿来了,我给你送过去。当时范介夫在办公室,黄洪赶到后将这包钱全部交给他,范介夫感到黄洪鞍前马后为自己辛苦,就说干脆一人一半。“仗义”的黄洪忙说:不要紧的,以后还会有的。

  就这样,黄洪出面与基建工程承建商谈“返点”、收受钱款,范介夫则根据黄洪提供的行贿人请求事项,利用局长职务之便确定市教育局所属中小学工程的工程承建商或者及时签字同意给相关工程拨付工程进度款。

  2003年至2009年期间,范介夫、黄洪二人,一人在前台,一人在幕后,紧密配合,共同收受基建工程承包人180.9万元和价值6.7万元的哈飞赛豹轿车。两人还在分钱事项上达成默契,心照不宣,基本上是按1:2比例分钱,范介夫从中分得113万余元,黄洪分得60余万元。

  由于范介夫不直接参与黄洪与工程承建商之间的“见面约定”、接受款项等事项,所以黄洪有了自由发挥的空间,不时打着范介夫名义,犒劳一下自己。2007年,在工程承建商梁某承建都匀市墨冲中学宿舍及食堂工程,在第一批工程拨款下来后的第二天,黄洪就以“领导有急用”为由,索要了5万元。在工程完工后,黄洪就以同一理由,再次索要了梁某5万元;2008年11月,梁某承建都匀市大河小学工程期间,又以同一理由,索要了3万元。这13万元,黄洪瞒着范介夫,放入了自己个人腰包,用于赌博。

  对亲戚“一视同仁”

  在法院认定的贿赂金额中,最多的当属基建工程承包人彭某所送出的贿赂款。彭某是范介夫的表亲,在向范介夫表示想承建工程时,范介夫却一句话也不愿多说,反而告诉他:以后工程的事情直接去找黄洪办理。

  黄洪面对范局长的亲戚,既要照顾其有工程做,也要毫不手软地要“返点”。他告诉彭某:干工程,要按4%“返点”。彭某感觉黄洪心太狠了,自己承建的几个学校基建工程都在都匀市边远地区,建筑材料成本和运输成本大、利润低,4%“返点”已属高“返点”。可他看见围在黄洪周围的众多跃跃欲试想做工程的承建商,也只好赶快答应了。

  此后,一有教育工程,黄洪就在招标前提前告诉彭某,彭某就与其挂靠的公司联系,然后由公司负责采用围标的形式,黄洪确保彭某能得到这个工程。就这样,在范介夫、黄洪关照下,彭某于2006年6月至2009年期间,陆续从市教育局得到中小学基建工程项目17个,合同总金额近2000万元,根据事先约定,彭某分数次共“返点”83万元给范介夫、黄洪。

  黄洪在为范局长和自己谋取利益的同时,还不忘照顾好范局长的家人,2009年初,黄洪看见范介夫弟弟没有车,就征求范局长意见,准备叫基建工程承建商梁某把自己新购买的哈飞赛豹轿车送给局长弟弟,用于抵作承包工程的“返点”。范介夫一听,哈哈一笑“可以嘛”,工程承包商的私车很快过户到范介夫弟弟的亲戚名下,由范介夫弟弟使用,相关过户手续、费用一并由承包商办理、买单。很快在范介夫关心下,都匀市第三中学的工程定下来由梁某承接,黄洪就通知梁某准备投标的事宜,其他的承建商知道后就不参加投标了。然后由梁某自己找有资质的公司来围标,梁某找来的这些公司本意上并不想做这个工程,只是来为梁某围标而已,于是梁某顺利接到了相关学校工程。真可谓“送出一辆车,接来一个工程,多的都拿回来了”。

  买到宝马梦想成真

  范介夫看到手里的“闲钱”越来越多,心中对名车的兴趣越发浓厚,就准备买辆车。2006年9月底的一天,范介夫在办公室里,问黄洪手里有多少“返点”。黄洪说有8万元。范介夫告诉黄洪自己有急用,再拿10万元。当天中午黄洪就开车跑到周边几个中小学基建工程承包人处,以“领导有急用”为由,根据工程量,分别索要1万元至3万元不等的现金。

  下午黄洪就将收来的18万元现金拿到办公室交给范介夫,“胜利”完成了任务。国庆期间范介夫把这18万元与平时收到的“返点”,凑成36万余元,到贵阳买了一辆进口韩国产现代新胜达2.7排量的越野车,用其贵阳亲戚身份证件在贵阳登记上牌,开回都匀,停在亲戚家,在自己工作之余驾驶,享受跋山涉水越野的乐趣。用了一段时间后,范介夫觉得驾驶韩国车不过瘾,又萌生了再买辆名车的念头。

  2007年初,范介夫到广东出差,了解到广州销售的进口宝马,价格比内地便宜,并且型号丰富,就告诉黄洪先“借”30万元给自己。黄洪就又以“领导有急用”为由,在各中小学基建工程承包人处,根据工程量,索要上万元不等的现金,短短几天,黄洪将收来的30万元现金拿到办公室交给范介夫,又“胜利”地完成了局长交给的任务。同年11月范介夫将陆续收到的60万元存入银行卡内,利用到广州市出差的机会,在顺德区大良宝马专卖店通过刷卡形式,花55.5万元买了一辆进口德国产宝马330i型轿车,开回贵州后,又用其贵阳亲戚身份证件在贵阳登记上牌,并在贵阳贵航希尔顿酒店地下停车场长期租用专用停车位停放心爱的宝马,供自己到贵阳游玩之用。

  这两辆车的车价加上办手续的费用共近100万元,范介夫就这样在一年时间内用受贿所得圆了自己的名车梦。在周末、长假期间范介夫驾驶着现代越野车在乡间游山玩水,开着宝马车在各都市里畅游,花着“返点收入”,日子过得优哉游哉!

  2009年范介夫参加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黔南州)公推直选州管干部活动,以优异的笔试和面试成绩胜出,在随后进行的任前考察中,范介夫对都匀市广大中小学办学条件改善所作出的贡献被作为重点的工作业绩提出。可就在范介夫出任新职后,一些群众纷纷向有关部门反映他的情况。2010年6月,黔南州有关部门开始对范介夫的问题进行调查,接着黔南州检察院以受贿罪对其立案侦查,同时,黔南州、都匀市两级人大常委会随即暂停范介夫人大代表资格。

  范介夫终于倒在自己欲望飞驰的车轮下。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中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