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财经新闻> 财经频道>国内国际>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五牌照注销 内蒙古小贷急刹车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0:47来源: 中国经营报 网友评论 (0)

  近期,内蒙古5家小额贷款机构被内蒙古金融办注销了经营资质。这在小贷行业尚属首例。

  作为全国首批5个小额贷款试点之一,内蒙古自治区小额贷款公司(以下简称“小贷公司”)发展迅猛。据中国人民银行7月发布的《2011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数据统计报告》统计,截至6月末,内蒙古小贷公司数量为354家,从业人数为3402人,实收资本为283.39亿元,贷款余额为295.78亿元;而2010年底,这一数字分别为:286家、2808人、231.42亿元、212.89亿元。仅前三个季度,各项数据增速均大于20%。

  高速增长之际,是什么原因让监管层下定决心踩刹车?

  据知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这或许是“金利斌事件”的后续发酵,监管机构加大非法金融的监管力度的结果。

  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副秘书长、国培机构总经理刘勇建议,“应通过分级,建立小贷公司的退出机制,以此促进小贷行业的良性发展。”

  五牌照被收回

  据悉 ,此次被收回经营牌照的五家小贷公司包括: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磴口县融祥小额贷款公司、包头市民商小额贷款公司、包头市万顺小额贷款公司、包头市聚鑫旺小额贷款公司、包头市鹿城小额贷款公司等。

  究其原因,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自“金利斌事件”之后,包头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加大了对于民间借贷的调查力度,对多家民间非金融机构进行了蹲点调查,主要打击非法集资、高利借贷等活动。

  资料显示,金利斌及他的惠龙公司从2004年6月至2011年4月13日,共陆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2.25亿元,向国有金融机构贷款2.17亿元,两项合计融资贷款24.42亿元。事件背后,隐藏了多家小贷公司的违规操作。

  包头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包头市公安局在2011年11月至2012年1月份,严查非银行的机构或个人进行的非法吸储活动,而之前一直是包头市金融办在摸底调查。

  “包头市这四家中很有可能有几家是被金融办摸底查出有违规行为才被叫停的。”包头当地一位会计事务所的业务人员说。

  而内蒙古小额信贷协会一位工作人员却另有说法。“这5家小贷公司从开办之初一直经营不善,消耗社会资源长期不作为,导致出现人力短缺、股东意见不一致等状况,取消经营资质是一种正常的监管行为。”

  还有一种猜测是,由于上述小贷公司未能及时补齐注册资金而被取消牌照。据了解,此前内蒙古小贷监管比较宽松,这些小贷公司很有可能是在成立之初,注册资金未到位便已经取得经营资质。

  “在今年调控政策趋紧的情况下,金融办加大了监管的力度,要求将注册资金补齐才能进行正常经营活动,这几家小贷公司可能是属于这种情况。”内蒙古融丰小额贷款公司公共事务部经理张翔告诉记者。“做小贷公司的大股东同时也经营着其他产业,有的股东由于产业大,在其他产业领域遭受损失,没有足够的资金注入到小贷公司中去,以至于不能补齐注册资本金。”

  包头万方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李丹则认为,这几家小贷公司是由于没有正常业务、人员不到位、违规经营并多次未向金融办递交业务报表等原因,才导致被取消经营资质。

  记者就上述说法求证包头市金融办,但被拒绝。不过,据记者了解,金融办还没有对外披露上述小贷公司存在何种违规行为。

  小贷公司多数歇业

  11月下旬的鄂尔多斯(600295)已经天寒地冻,但这座城市正在经历另一场真正的寒冬——高利贷案件频发,数百个正在建设的楼盘陷入困境,停工、被追债、躲藏,开发商和富豪们如履薄冰。

  记者走访发现,在鄂尔多斯市金融机构聚集的东胜区的街道两旁,虽然几百米之内就能看到一家小贷公司或典当行,但如今,很多门店处于闭门歇业状态。“正规的小贷公司没钱放,不正规的小贷公司钱来的贵,不愿意放。”一位小贷公司业务员一语道破个中玄机。

  在业内人士看来,鄂尔多斯的房地产最大的问题在于建设的速度大大超过了实际的需求增长速度,由于地理的限制,鄂尔多斯是一个典型的内需驱动型城市,与北京、上海、广州卖全国人民的房子不同,鄂尔多斯的房子基本上是内循环。“与温州等地相比,鄂尔多斯做实体经济的微小企业并不多,此前小贷公司平均月息3%的放贷水平一般都投向房地产、矿产等高收益领域。”一位业内人士说。

  “现在整个形势不好,风险太大,怕收不回来。”一位小贷公司业务员表示其公司从5月份开始就停止了对房地产行业及与房地产相关行业的放贷。

  在王福金和苏叶女非法集资案发前,当地所有的小贷公司都在发放无抵押的信用贷款的:只要关系熟,了解情况,贷多少钱都没问题。

  “如今贷多贷少都得有抵押,且抵押物只能为房产和土地,连汽车也不能作为抵押物。但是房地产行业我们会谨慎放贷的。”某小贷公司相关业务员告诉记者。

  内蒙古小额信贷协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内蒙古的小贷公司已步入调整兼并阶段。”

  11月初,西蒙小贷在鄂尔多斯的营业部却人去楼空,大门紧锁。今年5月,西蒙小贷还在积极谋求上市。

  记者从西蒙小贷一位业务员处了解到,该公司之前确实关过一段时间,目前该公司已经恢复营业。但现在为何停止营业,该业务员拒绝透露。

  内蒙古急建多重约束

  与温州等地相比,地处边陲的内蒙古做实体经济的微小企业数量并不多,但金融中介机构的数量并不逊色于江浙等地。

  内蒙古是全国首批5个小贷公司试点之一,首批成立了14家小贷公司。央行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全国共有小贷公司3791家,贷款余额3359亿元,前三季度累计新增贷款1379亿元,而内蒙古就占354家。

  而据内蒙古金融办主任宋亮此前公开表述,内蒙古经过批准开业的小贷公司已有422家,注册资本金312亿元,覆盖了全区95%的旗县。2010年全年发放各项贷款累计511亿元,贷款余额347.9亿元,相当于内蒙古农信社信贷总额的三分之一,全国小贷公司数量及贷款余额的十分之一。

  记者拿到的内蒙古小额信贷协会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内蒙古今后将建立多重约束机制结合的小贷公司监管方式。该监管体系中主要是以构建监管管理制度、形成立体监管体系、加强准入管理、深入开展现场全面检查、加强信用环境建设等五个方面来实现。

  李丹认为,政府对小贷公司的监管效果如何,关键取决于政府的管理力度。

  “想发现问题很容易。比如说,公司一年放了1亿元贷款,共有100位客户,则其平均单笔放贷金额为100万元,小于内蒙古规定的单笔金额最多不能超过200万元。如果另一家小贷公司只有50位客户,则他肯定有超过200万元的放贷。”李丹建议,可以从每位借贷客户的发票入手检查。

  针对内蒙古金融办的一系列政策,包头市元泰隆小额贷款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监管政策会为好的小贷公司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真正受影响的应是那些将资金投入地产业以及非法吸储的小贷公司。”

  业界建言分类监管

  刘勇认为,可以通过分级制度,分类监管,建立小贷公司的退出机制,以此促进小贷行业的良性发展。由此,“小贷公司将通过获得较高的利息得以生存,市场洗牌的退出机制也将得以形成。”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由银监会统一监管将是小贷公司未来良性发展的保证。“我们希望银监会能把小贷公司纳入监管,建立一个全国统一的标准,现在数量比较多,可以先把各地几个大的小贷公司纳入。”

  该人士也认同对小贷公司实行分类监管,即在制定评价标准的基础上,把小贷公司分级。“在此情况下,给予一些优质、履行了试点要义的小贷款公司资金放大倍数、开设分支机构的权限。”

  严格监督是否会导致管理成本上升?李丹告诉记者,目前正常经营的小贷公司年净收益率在20%以上,高于全国制造业企业平均利润率的10%,即便是管理成本上升,顶多缩减5%的净利润,依旧还剩下15%~20%的盈利空间。“只要不是一棒子打死,再严厉的监管措施对于小贷行业来说都是利好措施。”

  而且,政府管理越严格,对一心想做好小贷公司的机构反倒是利好。“监管越严格,企业的管理成本就越高,不良企业就会浮现出来直至被淘汰。最终提升行业门槛,形成较为规范的行业标准。”

  链接

  内蒙古民间借贷事件频发

  因债台高筑,无力偿还,包头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自焚,留给银行及1596名债权人14.6亿元的巨大“黑洞”。惠龙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属单位犯罪。

  中富地产法人代表王福金自杀,其身后高达12.37亿元的巨额民间债务浮出水面,包括商业银行、农信社、典当行、担保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或多或少地牵涉其中。在鄂尔多斯,几乎所有的高利贷都和房地产有关,中富地产事件就是这场危机的典型代表。

  2011年10月

  鄂尔多斯一位名叫苏叶女的妇女,通过民间借贷,骗取300多人超过6亿元的资金,又让鄂尔多斯“闻名”全国。初步统计,该案直接损失为4亿多元(本金),加上利滚利再借贷的部分合计10多亿元,或定罪集资诈骗。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财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