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财经频道

字号

“两个选择”让工人陷于两难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1 15:29 来源: 南方日报 发表评论 (0)

    要不随厂调配,要不领最低基本工资

    号称全球最大球类代工企业的虎门冠贺公司今年以来搬厂传闻不断,几天前该传闻最终得到证实,该公司欲将虎门厂的绝大部分业务迁往江西省九江市。尽管早在2007年冠贺厂已经在九江市开了分厂,并运行良好。但是在5月6日,“只保留篮球车间”的说法得到公司证实,随之而来的是要求虎门一厂的工人调配,但是调配一说法却让工人愤愤不平(见本报5月7日C03版《冠贺厂迁江西 近百员工放大假》报道)。

    冠贺厂业务外迁与工人不愿调配的矛盾并非绝无仅有,在今年的4月25日,就有媒体报道了伊利集团茶山分公司(该分公司主要用于生产雪糕)也因为工厂外迁和工人调配而双方产生不快。

    一方面是工厂由于业务发展的原因才选择另迁他处,一方面是员工对调配表现出极不情愿,难道没有一个两全的方法由双方进行合理协商,或者如某些工人提出的:工厂辞退不愿调配的工人,一次性做出经济补偿?

    ■回放 工厂迁走工人不愿跟随

    冠贺公司在虎门龙眼社区设有两个厂,由于该公司决定将过半业务迁往江西九江市,虎门一厂就只剩下一个篮球车间还在运转。公司给“虎门一厂”的工人们“两个选择”:一是服从调配去江西九江,或者去虎门二厂的其它岗位;二是工人自动放假,放假期间只能领700元左右的工资,而且还要按时到厂里报到。

    伊利集团茶山分公司的情况与冠贺厂几乎同出一辙。依照行业的季节要求,每年3月份是雪糕厂大举招人的时候,租在茶山京山管理区的伊利雪糕厂今年3月份也招了不少工人,但是3月份里只开工3天,4月份开工6天,“没有开工的时候,分公司就搞军训和企业培训。”伊利分公司配料房的工人说。工人同样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被公司调配去道滘雪糕厂,或者去伊利佛山雪糕厂;二是没有开工但接受公司每天35元的工资。

    开工不足最直接的后果是工人的工资得不到保障。伊利雪糕厂配料车间是雪糕厂的重要部门,工人的工资属中等偏上,但是有配料车间的工人称,3月份只拿了720元左右。记者了解到,装箱工人3月份才发了480元。

    但是调配去新工厂,工人也面临着许多不如意的地方。工人自离不是办法,领最低基本工资心里也不是滋味,所以当厂方打开天窗说亮话,要求工人调配去其他厂时,许多工人均表示不同意。

    ■说法 “两个选择”让工人两难

    公司迁走,看似给了工人“两个选择”,但是工人的苦恼却是上述两个选择其实是没得选择。

    对于虎门一厂的工人来说,两个选择左右都是难题。选第一个调度去九江,工资会降低;不服从调度,工人就会被放长假,这样收入更低,甚至连自己都养不活,工人形容第二个选择为“慢性自杀”。

    冠贺公司虎门一厂的石先生透露,去年他曾到江西九江的新厂工作了半年,结果“赚不到钱,还贴上了自己的老本”。他说,江西分厂的待遇比虎门一厂要差,而且因为分厂位于庐山脚下,地属重点旅游景区消费较高,让平均每月只能拿1500元的他入不敷出。而调到虎门二厂,根据石先生的分析,虎门二厂原本的职位已经接近饱和,新增加的工人的工资也会比一厂要降低。

    反观厂方态度,伊利茶山分厂是一边让工人在开工不足时军训,一方面偷偷将做雪糕的原料拉走。配料车间的岳玉林告诉记者,看着配料被拉走,心里很不是滋味。4月24日上午,岳玉林等工人把3辆准备运走配料的货车拦在厂里面,并要求厂方给出说法。厂方此时才打开天窗说亮话,此前对工人隐瞒的开工不足终于得到承认。但是借调的计划在正式宣布时就遇到工人的拒绝。

    采访中,伊利雪糕厂的员工刘荣告诉记者,工人不愿被调度的原因有二:一,佛山分公司新开不久,地处偏僻,许多生活配套设施跟不上,有工人称3月份有人去试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跑回来;二,道滘和佛山两家分公司工人基本饱和,工人担心去了也是做边角料的活。

    华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徐向龙告诉记者,厂方给出的“两个选择”是向工人设置了两难困境。

    ■专家 工厂应给出 “第三个选择”

    在这两起工厂外迁员工不愿调配的个案中,厂方看似给出了两全其美的办法,徐向龙也承认厂方没有明显违反《新劳动合同法》的规定。但是在实际操作中,若厂方坚持“两个选择”不松口,许多工人却最终只能被迫自离。

    本报记者曾在4月24日晚得到茶山镇相关部门解释,称伊利茶山分公司为了当地的稳定考虑,已经和部分不愿调配的工人处理好劳资关系,该赔偿的都作出了赔偿。对冠贺厂的纠纷虎门镇多个部门也称,已经介入协调冠贺厂与工人的劳资关系,并在敦促劳资双方通过沟通达成一致意见。

    徐向龙称,厂方提出的“两个选择”其实不是明智的做法,因为厂方既不愿意与不愿调配的工人结束劳资关系,一次性做出赔偿,也不愿意提高迁厂工人的福利,其目的让人联想到“逼迫工人自离”和规避《新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工人处于两难的困境,究其原因是由工厂外迁造成,责任方是厂方,故厂方不能不顾及工人的考虑和需求。厂方不能一味以业务发展为借口,让工人做出牺牲”。

    徐向龙认为,工厂在外迁中若要处理劳资双方的关系,不但要让工人了解厂方的理性决策,而且从福利上也要作出一定的补偿。此外,厂方还应该给劳动者“第三个选择”,即按照《新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让工人可以选择被工厂辞退,厂方亦做出相关赔偿。(马喜生、向绪安)

(编辑: newsro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