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您的位置:大洋网>> 大洋新闻>>财经频道

字号

克鲁格曼:未来环境问题将成为核心问题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2 19:20 来源: 搜狐财经 发表评论 (0)

  克鲁格曼:我第二个想谈的中国问题是一个相对温和一些的问题,但是仍然很严重。我怎么样来介绍第二个中国问题呢?我想首先提醒一下我自己。时间会让所有的工作看起来都是过时的,时间是最有利的利器。作为一个新的贸易理论,现在我听到我很多学生把这个叫做老的新贸易理论,这个理论其设计旨在介绍世界贸易的新的趋势,就是1980年当时的趋势,现在世界又有了很大的变化,我这个理论研究的是80年以前的趋势,现在已经是老的理论了,为什么变化这么快?就是因为中国的影响力,我和很多人做了很多研究,这个就是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希望找一种相同行业中的贸易,也就是说这些国家他们的生产力比较相似的这些国家之间所做的贸易,他们出口的产品都是很相似的,比如说汽车行业的贸易,即使现在还有这种高收入的国家他们相互之间出口汽车,加拿大卖汽车给美国,美国也卖汽车给加拿大,德国和法国之间也相互买卖汽车,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汽车各不相同,他们的劳动力,所以他们可以生产不同类别的汽车,但是这种贸易是发达国家贸易中很大的一块,这是我们赤字的水平,下面一张,我们看看最上面的一条线,行业内的贸易,发达国家之间同行业产品之间的进出口叫做北北贸易,这种渗透率没有带来很多的重组搬迁等等,所以也没有很大的压力,当美国和加拿大推出了汽车的自由贸易协定,也没有什么压力就可以实施,从这个现象就可以看到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贸易,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大了,即使你看到的东西在统计上也是有误差的,有很多在中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虽然同类产品,计算机产品,但是卖的东西不一样,日本会卖比较高端的部件,中国很多都是组装了再出口出去,南北的贸易就像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会碰到更大的政治阻力,问题是由于中国的崛起还有其他新兴国家的崛起,这种新类型的贸易,其实是一个最经典的产生的比较有优势的贸易,他们又重新抬头。这张图是我经常研究的图,表示美国所制造进口的制造品占GDP的比例,红线就是来自于其他发达国家的进口制造品的比例,这个很稳定,蓝线就是来自于发达国家的进口的制造产品,它飞速攀升到2004年左右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进口第一次超过了发达国家的进口,主要来自于两个国家,中国和墨西哥,有一点要强调,当美国从日本进口东西的时候,或者从德国进口东西的时候,德国和日本、美国的工资水平相当,但是从墨西哥进口,西班牙的制造工人他们的工资只占到美国的11%,但是从中国,他们的工资只占到美国的4%,所以这个会带来很大的专业化分工、重组、政治压力,所以想要捍卫自由市场的人,要想应对这种政治压力复杂性的人就很难辩论了。当然人们会说贸易主义会随着巨大的贸易盈余而抬头,我最后一个担心,这个也是一个很深层次的问题。

  我们是共享一个资源有限的星球,新兴市场的飞速发展,特别是中国的发展,对星球有显而易见的影响,你可能还记得,一年前还没有很多人来探讨金融危机,当时我们是谈油价、食品的价格大幅度攀升,这是由于新的经济体包括中国需求大涨,当然那种讨论是值得商榷的,现在我们仍然要强调在本世纪开始的时候,油只不过卖20美金一桶,现在在经济危机当中,可能以为商品价格很低,但是实际上油价在危机中仍然是58美元一桶,这个就是由于中国或者全球的经济增长的国家对于全球资源带来的影响。除此以外还有环境的压力和担忧,从长远来看,环境政策将主宰一切政策,环境的问题将成为世界上最关键的问题,这比金融系统、国际贸易等其他问题都要更关键,可能明年还看不到这种趋势,但是几年以后他会成为一切经济问题的中心。

  我们总是在想气侯的变化,主要是一些发达国家所带来的问题,比如像美国、欧洲、日本,但是事实上如果我们看一下这些绿色气体到底来自于什么地方,非常有趣地就发现这个问题,二氧化碳的主要的三个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欧洲几乎不动,美国是略有上升,但是在中国,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非常大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国家,所以这样中国就成为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来源,这个并不是说中国想这么做,中国当然相对还是贫穷还是要发展,但是必须要做一些事,这当中还有一个问题,当我们在19世纪发展的时候,在美国我们要发展经济,不用去担心全球经济变暖,但是现在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们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

  第一,我们这些动作必须来自于发达国家,因为发达国家以前不考虑这个,所以他们必须要采取步骤保护环境,我们希望美国在明年可能会有重大的立法来限制绿色气体的排放,我们现在的进展就是按照这个计划进行,欧洲也会照着来做,中国也需要采取一些措施。我希望能够达成某种协议,包括对中国的一些补偿,也就是说中国如果在控制排放方面所做的努力方面应该获得相应的补偿,我希望全球就这个方面能够达成某种共识,未来中美之间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呢?接下去的四五年双方之间会进行非常激烈的讨论,这种政策方面的问题,这是不可避免的。美国不会轻易地像过去那样让步,但是我们肯定会做的,再接下去我想可能是我有余生就这些问题进行谈判,因为我们大家都是独立的,因为对于整个大气来说,他不在乎你这个二氧化碳诞生的地方来排放的,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整个世界就会受到温室气体的影响,这个不光是中美的问题,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从短期来说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长远来说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相信最终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有一个良好的星球。谢谢。

(编辑: newsro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大洋新闻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