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724054694

广告:
18665713503

大洋网二维码 广州日报大洋网:移动版

关 闭

沙面最美一刻 用手绘明信片展示竟有别样的美双创周上的广州“智造“:“膏药”能3D打印

"最广州"的冠军陈艾森:爱聚会饮茶逛街自拍


从小学过钢琴的陈艾森,闲暇时还可以弹一曲。 

陈艾森在东山一家咖啡馆接受采访。 

陈艾森在教执信体育健将王何智:跳水入水时,手掌如何更好地压水花。 

奥运跳水冠军陈艾森在执信中学,与学生交流,和执信中学的同学们玩自拍。 

大洋网讯  作为中国第一个在同一届奥运会摘得男子跳水双冠的运动员,21岁的陈艾森是典型的广州仔。

他与父母、外婆同住在东华路的老房子,楼下食肆林立。从东山电车总站原来食客排长龙的车仔牛杂,到龟岗学生哥乐意帮衬的小店,自诩“吃货”的陈艾森对这些都熟稔于心。跟所有生在东山、长在东山的老广州一样,陈艾森对每一块地的今昔变化都能说得清楚。闭着眼睛,这个“老东山”能找到东华路上的每一家食店。

除了爱吃,陈艾森还是个孝顺的广州乖仔。每年5月,他会郑重为妈妈庆祝生日。在他的微博、微信朋友圈里,妈妈、姐姐的出现频率也很高。陈艾森说,跟老广州一样,自己家族内成员的联系都很密切,“家里一大群老表,饮茶都要开几围台”。

“东山少爷”

身戴外公留下的玉牌

跳水队盛行佩戴古玩,大部分知名运动员在赛场外,手上、脖子上都挂着各式各样的晶石、稀木,陈艾森也不例外。他贴身戴着一块玉牌。这块玉是陈艾森的外公留下来的。陈艾森说,“我不知道这块玉价值有多高,对我来说就是无价之宝。”

1995年10月陈艾森出生于广州,他是个“百厌仔”(调皮小孩),天性好动,在幼儿园时被选进了体操队,结果一次意外脱臼让他不得不放弃体操。他进入小学后,伟伦体校的教练到校选材,陈艾森的体操基础和运动天赋十分抢眼,因此被选入了跳水队。跳水是广州的传统优势项目,陈艾森从伟伦体校一路顺利进入省队、国家队,今年的里约奥运会,是他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出征奥运。

把儿子送到体校,陈艾森的母亲谭颂贤并不太舍得,毕竟是小康之家,身为“东山少爷”很少有进体校“挨苦”的,只是因为儿子真的天性热爱体育,加上伟伦体校的条件并不像普通人印象中的那么艰苦,陈家人很快都改变态度,支持陈艾森走职业体育之路。

淡定夺冠

口头禅“都系咁啦”

现在21岁的陈艾森,在跳水队里其实算不上“小鲜肉”了。回到广东队,队里的小队员都要叫他“森哥”。在里约奥运会上,陈艾森先是与搭档林跃一同摘下跳水男子双人十米台的金牌,这块金牌对于中国跳水梦之队来说,几乎是十拿九稳的目标,陈艾森与林跃没有出现任何临场状况,两人一路领先,顺利“达标”。

在随后的男子十米跳台跳水决赛中,头号种子邱波发挥失常,陈艾森如外媒预测的那样成为“黑马”,摘得这枚含金量极高的个人金牌,在中国跳水队历史上,陈艾森是第一位在同一届奥运会中摘得男子十米台个人和双人两枚金牌的运动员。

而在儿子获得第二枚金牌后,陈艾森的妈妈被媒体问到“感觉怎样”时,她的回答是:“都系咁啦。(就是这样)”有意思的是,远在大洋彼岸的陈艾森在赛后接受同题采访时,给出了与妈妈异口同声的答案。“我妈妈只是想子女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就行。”陈艾森说,“她一直跟我说‘尽力就行’。”

不爱“表演”

爱自拍逗趣视频

从里约回来,陈艾森一时成为城中焦点人物,明明处在假期,却比训练时还忙。此间他四处奔波录制节目,被邀请出席各类活动。恰逢开学季,陈艾森参加了本市多家名校的主题活动,还有他的母校暨南大学的开学典礼。

“感觉自己突然长大了。回到暨大,发现自己就这样升大三了,还要站在师弟师妹们面前分享经历。”陈艾森说,“努力就会有希望,只要坚持总可以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样说很‘行货’,但我的经历就是如此。”

即使被记者们“长枪短炮”对准的经历越来越多,但陈艾森并没有学会如何在镜头前表现自己。“性格就是这样啊,不是很会‘表演’。”陈艾森说,他在与熟人相处时是个开心果,跟所有的广州仔女一样,他喜欢自拍、会自己制作逗趣的小视频,在他的个人社交媒体上,满满都是他与朋友的合影。

日常训练,跳水队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凑。清晨6时就要起床,然后出早操、吃早餐,从8时30分一直练到11时过后,中午吃饭、午休,下午3时开始,练到晚上7时之后。“所以一放假我的消遣就是躲在家里睡觉。”陈艾森说,原本喜欢玩游戏,在奥运会备战周期的高强度训练中,他也全部“戒了”。

森仔大计

存钱买房支援姐姐留学

在到达个人职业生涯巅峰后,陈艾森认为自己变了,也有没变的。

奥运双冠,带来的不只是名气,还有实实在在的奖金,要用这一大笔奖金去做点什么,森仔有自己的计划。

“肯定是买房啦,毕竟现在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他说,“住惯老城区了,买房的目标在东山,离家近一点。”事实上陈艾森虽然还没大学毕业,却是早已开始承担家庭的一些责任,姐姐出国留学,森仔这个“廿四孝”弟弟,会拿出一些支援姐姐。

也有没变的东西,比如陈家定期的家族聚会都会按时进行,森仔在广州时一定会出席,有时亲戚们要求给朋友带去这位奥运双冠王的签名,或者直接带朋友来求合影的,因为是亲人的要求,森仔不会拒绝,不过除了这些,一家人的话题还是大多与比赛和训练无关的,他们都想为森仔“减压”。

对话

不是偶像还是普通广州仔

广州日报:介绍下你家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陈艾森:我大致都还是广州胃,回来广州就喜欢去吃云吞面、拉肠。也会吃点“香口嘢”,薯条啊、甜品。最喜欢还是吃车仔牛杂,不过职业运动员要特别注意入口的东西,现在不会去乱吃,以后退役了要找家车仔牛杂吃个够。我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个吃货吧。

广州日报:自己会煮饭吗?

陈艾森:煮饭没机会,但我会煲汤,有妈妈真传。在北京的时候会自己去捡汤料,拿电子汤煲在宿舍里煲汤。广州人,不能离开汤水。

广州日报:你都去哪吃?

陈艾森:职业运动员很少会出来逛街。奥运前在越秀山训练时,都没有时间出来。本来想说尽地主之谊,带全队队员一起去长隆玩,后来训练太紧张了,根本没时间。所以我都是网上知道的一些地方,很多我都没机会去。

广州日报:放假时你会做些什么?

陈艾森:有时间就会睡觉。不过现在发现可以安心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少。这一次放假感觉更累,有很多活动要去参加,要把大学的课程补完,要补考,因为之前奥运会备战,上学期的考试都要顺延。剩下的时间会参加队里的聚会、家庭聚会,见朋友,有时间也会去逛逛街。

广州日报:网友说你是高颜值“小鲜肉”,会很在意自己的外形吗?

陈艾森:真的不会,你看我出去做活动,头发都不搽发胶,很多人说我是睡醒后没梳好头就出来了。当然,对自己的要求是整洁干净就可以。

广州日报:其实你是跳水队的高龄队员,到今年才实现奥运会冠军这个小目标,之前有没有想过放弃?有没有产生过不想再走职业这条路的想法?

陈艾森:现在拿到了这样的成绩,当然不会后悔自己走上职业体育这条路吧。真的很多谢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比过两届全运会后我也有想过要退役的,幸好坚持到现在。我觉得自己算是实现了职业生涯最大的梦想了。有了这个基础后,还会有更多、更大的梦想。

广州日报:从里约回来之后,生活有多大的变化?

陈艾森:跟家人和朋友之间相处,没有变化,但是到了外面感觉就不太一样,比如这次回来广州,参加了很多公开活动,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多了很多,好像突然长大了,要为一些比我年轻的人做好榜样,传达一些正能量,传递一些体育精神。另外自己的心态会有一些变化,不过我想再过一段时间自己能够调整好的。

广州日报:现在有一点偶像包袱吗?

陈艾森:也不会。回来广州,还是该逛街就去逛街,跟以前一样是个普通的广州仔,在社交媒体上可能会有更多的粉丝关注,有一些网友会给我发私信,正面的、负面的东西都会出现。我觉得现在自己要做的还是继续保持训练、保持状态、调节好心态。

记者手记

最“闷”森仔“最广州”

里约奥运会对中国体育来说又是一次划时代的标志,这届奥运会让中国体育摆脱了唯金牌论的老套路。现在人们看体育,除了关注奥运比赛传递出的努力拼搏实现目标的正能量外,还不断把体育明星们塑造成“偶像”,看颜值,看个性,长相英俊,又有健美身材的陈艾森,自然是潜力偶像之一。

只是他的个性太温润。

在广州众多体育记者眼中,陈艾森和他的妈妈谭颂贤十足十的母子连心,两人都不是媒体喜欢的那种采访对象,因为他们说话平稳、没有爆点,想从他们口中挖一个吸睛的标题,都不容易。

但也正是这样“闷”的陈艾森,却最能代表广州。

广州人就是这样,达到了再惊天动地的成就,转过身来也还是回归饮下茶、行下白云山的平淡生活,“做人最紧要开心”,“自己尽力就得了”,对于竞技体育残酷赛场上的职业运动员来说,往往这种平稳的心态,才是制胜关键。

此次约访陈艾森,没有费太多周折。原因首先是老广州人,对广州日报有浓厚的“自己人”情愫,有礼貌的森仔,还专门解释了自己参加队里安排活动的时间比较紧张,只能是某天有时间才与广州日报记者详谈,说到“约会”的地点,他想了想回答:“还是去东山吧,那边比较熟。”

广州仔陈艾森,能分得出东山和西关讲的广州话,口音有什么细微的差别,说到东川路口的东川名店城就要结业,跟在东山长大的东山少爷们一样,也是声声惋惜,最喜欢吃的东西,还是当年电车总站要排长队买的车仔牛杂。如此接地气的奥运会冠军,确实值得广州珍惜,他就像你和我隔壁的弟弟,热爱一份事业,为之努力,达到了职业巅峰,回到家来,还能跟你嘻嘻哈哈地一起去逛下流行前线,行下上下九。

文/广报记者 许蓓  图/广报记者 邵权达

[ 编辑: 林嘉媛 ]
微信公众平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