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90873-代平
默认广告
您的位置: 广州日报大洋网首页 > 新闻频道 > 广州 > 正文

500年老祠堂里的龙舟雕刻师

2018-06-05 10:55 来源:大洋网

大洋网讯 随着端午节越来越近,31岁的张伟潮进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几年前,家住黄埔街下沙村的他租下了村头500多年历史的老祠堂,变身为龙舟工作室,专门为传统龙舟雕龙头、做龙尾。

近年来,随着扒龙舟这项传统运动的复兴推广,越来越多的村庄正在重新制作龙舟。广州有7个专门的龙舟厂,但真正会做龙头和龙尾这些重要装饰物的人,却只有寥寥四五个。张伟潮是其中之一。

张伟潮很黑很瘦,但膀子很粗。当记者来到他的工作坊时,里面聚满了参观的人。大部分游客来自港澳,身份是当地的龙舟协会会员,来到张伟潮这里就是想听一听龙舟的故事。

祠堂里放着三个刚刚做好的龙头。它们是年前琶洲村要求定做的。老祠堂的天井里,阳光照耀下,张伟潮的一个徒弟正在为新做好的龙尾上金色的漆,眼前顿时“甲光向日金鳞开”。

张伟潮和他制作的龙头。

自幼与龙舟结缘

适逢正午,天气炎热,张伟潮和徒弟把一套茶具放在一艘用椅子架起来的坤甸木旧龙舟上,和记者谈起了他和龙舟的故事。

1987年,张伟潮出生在黄埔街下沙村,在他童年的记忆里,端午节是比春节还要隆重的节日。端午节前,在村里做木匠的父亲就会和其他几个张姓兄弟,到河底里挖出前一年埋在河泥里的龙舟,用清水冲刷干净,再把供奉在祠堂里的龙头和龙尾取出,安装在龙舟上。村里的男人们敲锣打鼓,扛着龙舟去到一个个邻村挑战比赛,发令枪响,锣鼓喧天,村里的青壮年男子们赤着膊,听着司鼓手的鼓声,口中喊着整齐划一的口号,只见龙舟在水面上如一支离弦的箭,乘风破浪。

“在我很小的时候,最期待的就是端午节了,因为它不仅仅充满了仪式感,还充满了竞争。是龙舟让我们和旁边的村落有了更多的交流,也充满了乐趣。村子里几乎每一个男孩子都很喜欢。”张伟潮说,受木匠父亲的影响,从小他就在木工方面展示出了非常高的天赋,10岁那年,他就试着拿木头雕出了一个小的龙舟模型,“当时就已经像模像样了。”

高中毕业后,张伟潮考上了一所职业学院的汽修专业。因为动手能力强,做的活好,2008年毕业后,学校主动把张伟潮留了下来,聘请他为学校的实操课老师,“当时老师的工资其实不高,月薪3000多元。但说句实话,工作还是很稳定的。”

本以为会做一辈子“园丁”,2010年,一个偶然的契机却让张伟潮回到了自幼热爱的龙舟上。正是那一年的端午前夕,海珠区仑头村龙舟上的龙头突然出现了问题,但龙舟师傅工期太紧,无法接单。正巧仑头村中有张伟潮的亲戚,见过他雕的龙舟模型,便立马找上了他。

“我当时可真是硬下头皮来做这套龙头和龙尾,花了很大的功夫做了十几天,没想到大家对我的作品特别喜欢,我的名气也就传开了。”张伟潮笑着说。

只有龙舟能让他安静

不到两年时间,广州的不同村落来找张伟潮雕龙头、龙尾的人特别多。这让当时还在学校教书的张伟潮有些应接不暇。他最后选择丢掉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组建了“张伟潮龙舟工作室”,专门接单做传统龙舟的龙头、头尾。

张伟潮的选择得到了家人的鼎力支持,“我的父亲从小看着我长大,他说,只有龙舟,才能让我安静下来。所以他丝毫不反对我辞职,另外,我们村因为有着深厚的龙舟传统,村里同意我用不高的租金,租下这座祠堂,专门做我的龙舟工作室。”

之后,张伟潮做龙头的手艺蜚声海外,不仅广东、香港、澳门、湖南等中国的龙舟队专程来到老祠堂请张伟潮做龙头、龙尾;就连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华人,也听说了广州这个会做龙头的工匠,特意跑来请他做工。

目前,张伟潮每一套龙头龙尾的价格,根据用材不同是6000元到3万元不等,其中人工费用占到了绝大多数。

按照出资人的设计要求,张伟潮通常会选择一块硕大的香樟木,先开样,将龙头的投影面剖出来,再用斧子、凿子进行一轮粗雕,雕出龙头的大致轮廓;进而再进行细雕,不仅把龙头的纹路、眼睛、鼻子、嘴巴等细节之处雕琢出来,又要让每一处纹路衔接妥当,不显突兀;接着是打磨,用不同的工具进行初磨、细磨和抛光。

木工活结束,接着就是装上龙角、龙须等装饰物,按要求为龙头上油漆、晾晒。

龙尾的活相对简单,但却是一场累人,张伟潮要用小刀划出一片片指甲盖大小的龙鳞,接着进行精细的打磨,最后涂上金灿灿的油漆,这样,龙尾才会展现出金光闪闪的效果。

每个龙舟都有独特故事

“一个字,累。不是身体累,而是脑子累。”在张伟潮眼里,如今做龙舟、龙尾,很显然是一个脑力活,因为每次雕刻,他的精神都要高度集中,不断地想下一步如何落刀、如何打磨,不可有丝毫懈怠,否则一刀刮错,就会前功尽弃。在张伟潮的工作室里,记者看到大大小小的工具,上到开样用的斧头、锯子,下刀处理龙鼻子用的手工刀,足有几百件。

而8年时间,由张伟潮手工雕刻的龙头龙尾亦超过两百套。他说,如果不是他自小对龙舟以及龙舟文化的痴迷,他根本无法坚持下来。

“懂龙舟的人不会只看表面,而是更看重手艺人的思路。可以说,每一个手工雕出的龙头龙尾,都有它不同的故事。”张伟潮说,在广东的很多村落,每到一年龙舟赛结束,龙舟就会被埋入河塘里,而龙头和龙尾则会被供奉在祠堂之中,这两样东西,村民们看得十分神圣,而在各地,龙头、龙尾的样子也有很多不同,“开平的龙头、龙尾,外貌是很祥和的,眼睛圆鼓鼓朝着天,尾巴往里收,当地人说,这样做龙舟表示着对对手的尊重;相反,我们广州的龙就显得很凶,张牙舞爪,嘴巴朝前张得很大,尾巴向后张开,这就显示了必胜的斗志。”

而近七八年来,因为境内外订单颇多,张伟潮有了很多机会去到世界各地,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龙头样式,这使得他在进行具体雕刻时,有了更多可借鉴的做法。

紧缺的龙头龙尾

“很多龙头和龙舟,只要保养得当,其实用上几百年都可以。”张伟潮说,改革开放后,随着龙舟运动在广州的复兴,加上人均收入显著提高,富起来的村民都希望能有全新的龙舟来参加龙舟比赛,因此市场上对于龙舟的需求越来越大,以致仅广州番禺区,就共有7个龙舟厂。但与之相对的,如今专门做龙头、龙尾这些龙舟上必要装饰物的工匠,却少之又少。

张伟潮坦言,在做龙头、龙尾的过程中,他并未拜过任何师傅,因为整个广州市能找出来的师傅只有四五个人,他们都已经是六七十岁的老人。精力不济,使得他们每年的产出量很少,进而导致了龙头龙尾的紧缺。这些师傅们很少出去交流,也让他们的出品显得程式化。“做一套龙头、龙尾,就要10到12天,我一年顶多也就做20多套,现在手头上的活,都是春节前就定下来的,通常最晚也要在农历四月二十前交货,所以我们春节后只能拒绝接单。”张伟潮说。

因为喜欢龙舟,张伟潮几年前创建了广州市龙舟传统文化促进会。不但会雕龙头,正是壮年的他更是扒龙舟的好手。就在记者采访的当晚,做了一天雕龙头“脑力劳动”的张伟潮就和80多个同伴,来到东圃特大桥以东的珠江航道里进行扒龙舟训练。

这支龙舟队是由下沙村、沙美村和赤沙村组成的“三沙”龙舟队,他们将备战农历四月二十九的车陂龙舟锦标赛。因此张伟潮和其他小伙子约定,每周一到周六晚上,都要进行至少两个小时的训练。张伟潮说:“我们在农历四月初一才集结起来,我们要赢就一定要相互配合、齐心协力才行。”

未来,他希望将自己的龙头、龙尾手艺进行申遗,将自己的工作室变成龙舟文化的传播点,让更多的青少年得以培训知识、参观学习。

文/广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图/广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

[ 编辑: 曾秀华 ]
分享到:
大洋微信二维码

大洋微信

广报汇微信二维码

广报汇

08:14 新型诈骗向独居老人伸出魔爪
邻近重阳节,涉及老人的电诈案件也引来不少关注。10月15日下午,广州警方“平安广州”宣讲团在白云山山顶广场举办了“扫黑除恶耆英共建”之“平安广州走进云山”宣讲活动,活动现场民警针对最新出现诈骗手段,为群众防诈支招。 [详细]
08:13 越秀区人口期望寿命83.83岁
越秀区人口期望寿命83.83岁
2017年广州市越秀区户籍人口期望寿命83.83岁,在广州市排名名列前茅,超过2017年全国的76.7岁、广东省的80.1岁和广州市的81.96岁,接近日本等发达国家水平。 [详细]
08:06 三年级女生成校服设计师!
三年级女生成校服设计师!
东风东路小学从去年起向全校师生征集校服设计方案,并最终采纳了三年级女生姜炎孜的设计。 [详细]
08:04 为严控“洋垃圾”违法进境提供保障
为严控“洋垃圾”违法进境提供保障
记者从广州海关获悉,10月8日,海关总署正式批准广州海关技术中心筹建国家进口废油属性鉴定重点实验室,并列入6大国家进口固体废物属性鉴定重点实验室范围,以进一步完善海关进口固体废物属性鉴定技术支撑体系,适应海关执法把关需要。 [详细]
18:33 "蜘蛛侠"比武 广州地铁包揽三甲
13日,经过3天的激烈角逐,首届全国城市轨道交通行业职业技能大赛接触网项目竞赛在广州落下帷幕。 [详细]
18:32 番禺城中村案件类警情降19.8%
番禺城中村案件类警情降19.8%
番禺区强力推进打击整治城中村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建立长效工作机制,社会治安状况呈现“一降一升”治安形势,即“警情数下降,打击数上升”。 [详细]
18:38 上周工作日拥堵指数上升2.48%
10月第二周工作日交通拥堵指数为5.38,环比前一周上升2.48%,拥堵等级为“轻度拥堵”。 [详细]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