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社会新闻> 社会频道>社会万象>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朱军否认自己主持全靠煽情 鼓励北漂坚持梦想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7:34来源: 中国青年报 网友评论 (0)

人物档案:朱军,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

朱军:在春晚零点时刻体会幸福

植入广告抢眼但不高明 剧组寻找新人煞费苦心

2012年的春节晚会已经进入倒计时。自1997年开始,朱军连续主持了15届春节联欢晚会。他在《我的零点时刻》一书中说,如果把春晚比作一道宴席,他只是跑堂的,负责把大家招呼好,把菜摆在桌子上,摆整齐、摆漂亮,让大家吃着舒服。近年来,春晚也受到很多批评,如植入广告、一些作品格调不高等。人们对春晚应该抱着怎样的态度?春晚植入广告是否妥当?春晚对于主持人个人意味着什么?日前,中国青年报记者就相关话题专访了朱军。

中国青年报:春晚剧组的一举一动总能引来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近年来,关于春晚的争论也有不少,对于一些人对春晚的批评,尤其像对植入广告的议论和担忧你怎么看?

朱军:凡事都有正反两方面。每年春晚结束后,各路关于春晚的消息铺天盖地。作为一个参与者来讲,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说句实在话,我心里都挺高兴,因为它毕竟受到了大家如此多的关注。试想一下,如果一场春晚演出结束后,第二天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根本没人搭理你,那才叫悲哀。

去年就有人问我对春晚植入广告怎么看,我说其实这是在法理允许的范围内。任何一个媒体可能都会抓住这个黄金时间做广告,因为它毕竟是一个企业,要有产品,也要有合理的收入,这都是正常的。实际上平面媒体也是这样的,每年到了春节,大版、整版的广告,肯定要比平常多。只是在电视屏幕当中,这可能让大家觉得更抢眼一些。无论大家怎么议论,都是对春晚的关注。

中国青年报:春晚植入广告引起了一些人的口诛笔伐,不久前央视相关负责人称龙年春晚不会有植入广告。你为植入广告做辩解不怕招怨吗?

朱军:我只是谈我自己,我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我觉得植入广告招怨,是因为它不高明。我和冯巩的《笑谈人生》你们能看出来有广告吗?但是好像没有人说什么,我觉得这个是可以的。

中国青年报:从节目审查到明星花边,从广告到主持人服饰,有关春晚的狗崽窥探、娱乐八卦、新闻炒作等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人们对于春晚的关注是否过度?

朱军:春晚是一台面向全民的国家级晚会,它本身就是一笔公共财富,从它开始筹备的那一天起,甚至更早,它的价值和资源就是对社会开放的,供社会成员无偿开发使用,夸它、骂它,或者把它当作研究对象。我既不希望大家把春晚妖魔化,也不希望把它捧得过高,它就是一台晚会。我们总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或者说是中国艺术家的共同努力,给大家营造一个喜庆祥和的氛围。

中国青年报:近年来,有很多人抱怨春晚总是些老面孔、老明星,为何难以看到更多的新面孔?

朱军:没有经历过春晚的人,可能不完全理解这个舞台。这个舞台太大了,有一个巨大的气场。优秀的新面孔也有,像西单女孩、旭日阳刚都上了。春晚是大家的舞台,我们不要框定谁能上、谁不能上,在我看来谁都能上,问题是有没有能耐、本事上。我也希望有新面孔,问题在于当大家抱怨都是老面孔的时候,又有多少人可以告诉春晚剧组说,这个新人行?其实每年春晚剧组都会下很大工夫去寻找新面孔,寻找年轻优秀的新演员。

中国青年报:很多人觉得,央视主持人都有比较明显的性格特征,比如白岩松严肃,李咏幽默,而有人说朱军只会“煽情”,你对此困扰过吗?

朱军:严格地讲我没有,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并不是全靠煽情,至少那种负面的煽情我没有。我没有想让任何人怎么着,我只是在完成一个主持人,或者说《艺术人生》的主持人所要完成的任务,把这些嘉宾的心路揭示给大家看,把这些嘉宾所遇到的困难,战胜困难的办法、经历告诉给大家,让大家知道,其实他们不是随随便便成功的。我只是把“貌似偶然成功后面的必然”告诉大家。就此而言,我是在做一件善事,一件有意义的事。

中国青年报:您作为北漂一员,一路走来,在人们看来,如今你已经很成功了。您对成功如何理解?

朱军:成功在每个人的心里可能都不太一样,主持春晚在很多人看来是我主持生涯的制高点,是一种成功。但是我觉得,我的成功是因为我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我还能够在这个舞台上工作,我还有事干,我比在兰州的时候舞台大了,这个是我的成功。

至于有人说你来北京其实挺不容易的,挺苦的,其实我一直没觉得苦,相反觉得幸福极了。因为你眼瞅着一天比一天好,今天比昨天好,你就期待着明天比今天还好。电视台门口不能进去,你突然就进去了。进去后,你能跟赵忠祥坐一个电梯里了。慢慢地你可以主持节目了,可以长时间在这干了,干着干着有台晚会找你了,突然春晚也通知你了。我就是在一步一步前进的过程中体验着快乐。

我一直强调坚持,如果坚持不住,那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中国青年报: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外地来北京,加入北漂的大军,他们在地铁通道唱歌,在建筑工地打工,在公司起早贪黑上班,在平凡的工作中渴望着成功,对于这些人您怎么看待?

朱军: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会有一些不靠谱儿的梦想,我的青年时代也一样。怀揣着主持人的梦想,我拿起背包就开始了远行。虽然翻篇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相信机会总是愿意拥抱奋力向它奔跑的人。一个人要想成功,最重要的就是要拥有梦想,不管梦想有多难实现,不管遇到任何困难,千万不能放弃自己的梦想。

中国青年报:您曾经将自己比作“石狮子”,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于自己的职业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春晚的舞台上,您的艺术追求能够有更多的发挥吗?

朱军:春晚的舞台是一个强调共性的舞台,在它的气场笼罩下,各方力量的统合形成了主持人的“言不由衷”。我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断然不会轻易用我的想法去干扰主体。因为我深知,每个人都生活在社会的某一层面,看问题都有自己的角度,不应该以偏概全,也必然概不全。穿越于《艺术人生》的小舞台和春晚的大舞台,其实就是从温馨的真诚切换到了隆重的真诚。(本报记者 桂杰 实习生 艾瑞红)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