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字号

塞莱斯:商业网球其实很残酷 男友控制我食量就分手

http://www.dayoo.com http://www.dayoo.com 2009-05-14 16:48 来源: 东方体育日报 发表评论 (0)

  35岁的网球名将莫妮卡·塞莱斯在本月推出了她新出炉的自传《掌控:我的身体、我的思想和我自己》,这本性质类似自传体回忆录的书,记述着塞莱斯从一名热爱网球的南斯拉夫儿童变成了世界第一的女网选手的坚辛历程和坎坷故事。

  我们节选编译的是塞莱斯因暴饮暴食和男友分手的有趣故事,以及在被刺事件后的辛酸心路。从中,我们触摸到的是作为一个女性,塞莱斯内心深处天真而柔软的一面。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周捷

  为了能敞开吃 接受男友提议

  顶级的网球选手有两种途径可以在打巡回赛的间隙时间里约会。第一种是,你可以和你团队的某个人约会,比如教练、理疗师、训练师,但把工作中的人和你的爱人混在一起,可能对你健康地征战比赛带来坏处。另外一种途径是,你可以和一个在你的恋爱对象优先考虑名单顺序上排第二、第三或第四的男人约会,而这个男人应该明白他其实不是你的第一选择。

  恩佐,这个意大利人,就是我的第二选择。只要我在欧洲比赛,他总会找机会和我碰面,他会来看我的比赛,接着带我出去吃饭。

  在征战2000年意大利公开赛的时候,我在飞机抵达罗马后没几个小时就在餐馆和他见面了。我穿着宽大的便装,为了遮住我的腰,我觉得我当时看起来还挺光彩照人的,谁在乎腰上多几磅肉呢?

  恩佐看上去也很帅,身上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可当开胃菜上桌时,我的眼睛立即从他身上转移到了那散发着橄榄油香气的肉和蔬菜上。他开口叫了服务生,转眼间,我的面前只剩下了一盘色拉。

  “这是给我的?”“是,当然。我接受了严格的指示,今晚不能让你放纵你的胃口。”

  严格指示?上一次我们一起出去,他还告诉我,我喜欢食物真是件性感的事。但显然他已经受到了克里斯——我的“饮食警察”的影响。

  在我的葡萄酒杯里倒上非常非常少的一小口酒后,他说:“让我们来谈个协议。如果你赢了这次巡回赛,我们就回到这里,你随便吃什么都行。”带黄油的洋蓟、涂着奶酪的松脆热面包片……想到这些,我立即同意了。

  他想控制我食量 那我就和他拜拜

  七天后,我进入了意大利公开赛的决赛,我都有点不敢相信。此前媒体已经给我贴上了标签——“已过巅峰期”,那时他们又开始把我放进了大标题,诸如“莫妮卡的神奇”、“重现昔日荣光”等等。但我当时想的最多的是,我离“随便吃什么都行”的罗马自助餐只有一步之遥了。

  决赛那天早上,我在酒店房间的镜子前,我把内衣塞进网球裙里,扭过头检查从后面看,是否内衣的边边角角会露出来。看起来不太妙,因为露出来的一些让我看上去更胖了,但我管不了那些了,只期待不用因为击球把我饿坏了的胃露出来。

  我似乎已经能闻到烤宽面条的香味了,阻挡我回罗马餐厅的路上,唯一剩下的就是毛瑞斯莫,一个当时20岁,比我年轻了6岁的强壮的女选手。

  令人震惊的是,我击败了她。于是几个小时后,我又和恩佐回到了那间罗马餐厅,坐到了餐桌前。面包很棒,闪着橄榄油光泽的面包简直是人间极品。我还没吃完第一片,就拿起第二片往上涂抹橄榄油了。我打了一场艰难的比赛,这是我该得的,我都记不起上一次我那么开心是什么时候了。

  我的味蕾被彻底唤醒了,我吃了巧克力杏仁色拉和烤面条加干酪沙司。然后服务生端上了甜点——我最爱的提拉米苏。我吃了第一口——天哪,太好吃了,接着第二口。当我准备把第三口放进嘴里时,我看到恩佐正盯着我看。他挑起了眉毛。

  “你真打算把它吃下去?”他问。

  他是认真的吗?这可是我等了一个星期才等到的啊!也许他是不好意思,因为他也想分享一口,所以这样“聪明”地提问。

  “嘿,你也应该试试,好吃极了。”我说。

  他伸手把我手里的叉子拿开了。“不,不,我不喜欢这个。我是说,你今晚已经吃了很多了,不是吗?我想,也许够了?”

  顿时,我觉得自己的胃好像被打了一拳。什么“聪明”提问?!我刚赢了意大利公开赛,我的世界排名从第七升到了第三,但他那一句话,把我当天所有的快乐都抽走了。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我放弃了剩余的提拉米苏。

  第二天,我告诉恩佐,我们不该再见面了。他没有反对。我想我的食量是他无法控制的。

  我在比赛中竟被球迷刺伤

  我很小就在网球女子选手里名列前茅了,那时最糟糕的不过是英国媒体批评我在场上发出咕噜声,但我19岁就是女子职业网坛的第一名了。

  可一切都在1993年4月30日发生了逆转。那天是星期五,一个神经错乱的球迷拿着一把刀差点夺走了我的生命。那天我在汉堡参加一项巴黎公开赛前的热身赛,对手是马列娃,当天天气晴朗,微风徐徐。

  在约1万名观众前,我的比分打到了6比4、4比3,然后是局间休息。我记得我坐在那里,拿了一条毛巾擦汗,脑袋里想着,还有两场比赛,我就能回家休息了。接着我感到嘴巴很渴,我拿了水,身体前倾准备喝一口,就在那时,意外发生了。

  后来医生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在那时前倾身子,我很可能就要终生瘫痪了。在杯子几乎要碰到我嘴唇的一瞬间,我感到背上可怕的刺痛。条件反射的,我立即向后扭转头,看到了一个戴棒球帽的男子,他轻蔑地笑着,手臂高举过了头,手上抓着一把长刀。

  他又向我刺来。我不理解发生了什么,在这几秒里,我好像被冻在了位子上,看着两个人把他摔倒在地上。

  他那把刀刺在了我背部左上方的地方,刺进了1.5英寸,离我的脊柱仅有几毫米。我从座位上向前跌了下来,踉跄了两步后彻底摔倒在一个陌生人的怀里。我的父母当天待在酒店里,没有来看我的比赛,但我的哥哥佐尔泰立即赶到了我身边。

  刺伤比我想象的严重,我听到人们不断地叫护理人员。一片混乱。但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为什么?在救护车把我送往医院的途中,我紧握着哥哥的手,震惊让我来不及意识到,我的世界已经开始崩溃。

  可巡回赛居然像没事一样

  星期天早上,我被刺两天后,斯蒂夫·格拉芙来医院看我。是我把她赶下了世界第一的位置,让自己成了世界第一。而那个精神错乱的人之所以刺伤我,动机就是希望格拉芙能回到第一的位置。

  谈话只持续了很短的几分钟,因为她说她必须回到球场去打决赛了。我迷惑了。这个巡回赛居然可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进行下去?

  我本来还以为比赛已经被取消了。但组织者的相反决定显然不一样。这就是网球在商业方面教给我的残酷的一课:赚钱比其他任何事都重要。

  在格拉芙走后,两名警官走进我的病房,他们需要取证。当我看到那把刀和我那件沾着血迹的运动衫时,我的胃里一阵翻滚,他们离开后,我立即呕吐了起来。

  当晚,我飞回了科罗拉多州的一家诊所。刺伤损坏了我左肩胛的部分肌肉和组织,但我的外科大夫告诉我,只要我按照他的指示恢复,我完全可以痊愈,也许8月就能回到美网赛场了。

  我决心要坚持保住自己的世界第一位置。但我被刺伤后的一个星期内,排名前25的女子选手中就有17名被召集在一起在罗马开了一个会。她们被要求投票决定,在我伤愈复出前,我的世界排名是否应该被暂时冻结。没有人知道我需要多久才能恢复,两个星期,两个月还是两年甚至更长时间。所以,他们都用精明的商业头脑作了决定,除了阿根廷的加比·塞巴蒂尼弃权,其他人都反对冻结我的排名。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很伤心,虽然站在商业的立场,我对这样的结果并不吃惊。在世界排名上上升一位都会转变成更多的钱和赞助商。我虽然离开了,但其他人能赚很多钱。

  本来准备和我签约的一家赞助商后来把合同给了格拉芙——新的世界第一。就像继续巡回赛一样,这决定不是针对我个人的,而是出于商业因素考虑。但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极难接受,尤其当我背上还能这样清楚地感觉到伤痛时。


(编辑: newsroom)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新闻论坛    发表评论(0

发表评论

匿名发表用户名:密码: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35岁的网球名将莫妮卡·塞莱斯在本月推出了她新出炉的自传《掌控:我的身体、我的思想和我自己》,这本性质类似自传体回忆录的书,记述着塞莱斯从一名热爱网球的南斯拉夫儿童变成了世界第一的女网选手的坚辛历程和坎坷故事。

  我们节选编译的是塞莱斯因暴饮暴食和男友分手的有趣故事,以及在被刺事件后的辛酸心路。从中,我们触摸到的是作为一个女性,塞莱斯内心深处天真而柔软的一面。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周捷

  为了能敞开吃 接受男友提议

  顶级的网球选手有两种途径可以在打巡回赛的间隙时间里约会。第一种是,你可以和你团队的某个人约会,比如教练、理疗师、训练师,但把工作中的人和你的爱人混在一起,可能对你健康地征战比赛带来坏处。另外一种途径是,你可以和一个在你的恋爱对象优先考虑名单顺序上排第二、第三或第四的男人约会,而这个男人应该明白他其实不是你的第一选择。

  恩佐,这个意大利人,就是我的第二选择。只要我在欧洲比赛,他总会找机会和我碰面,他会来看我的比赛,接着带我出去吃饭。

  在征战2000年意大利公开赛的时候,我在飞机抵达罗马后没几个小时就在餐馆和他见面了。我穿着宽大的便装,为了遮住我的腰,我觉得我当时看起来还挺光彩照人的,谁在乎腰上多几磅肉呢?

  恩佐看上去也很帅,身上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可当开胃菜上桌时,我的眼睛立即从他身上转移到了那散发着橄榄油香气的肉和蔬菜上。他开口叫了服务生,转眼间,我的面前只剩下了一盘色拉。

  “这是给我的?”“是,当然。我接受了严格的指示,今晚不能让你放纵你的胃口。”

  严格指示?上一次我们一起出去,他还告诉我,我喜欢食物真是件性感的事。但显然他已经受到了克里斯——我的“饮食警察”的影响。

  在我的葡萄酒杯里倒上非常非常少的一小口酒后,他说:“让我们来谈个协议。如果你赢了这次巡回赛,我们就回到这里,你随便吃什么都行。”带黄油的洋蓟、涂着奶酪的松脆热面包片……想到这些,我立即同意了。

  他想控制我食量 那我就和他拜拜

  七天后,我进入了意大利公开赛的决赛,我都有点不敢相信。此前媒体已经给我贴上了标签——“已过巅峰期”,那时他们又开始把我放进了大标题,诸如“莫妮卡的神奇”、“重现昔日荣光”等等。但我当时想的最多的是,我离“随便吃什么都行”的罗马自助餐只有一步之遥了。

  决赛那天早上,我在酒店房间的镜子前,我把内衣塞进网球裙里,扭过头检查从后面看,是否内衣的边边角角会露出来。看起来不太妙,因为露出来的一些让我看上去更胖了,但我管不了那些了,只期待不用因为击球把我饿坏了的胃露出来。

  我似乎已经能闻到烤宽面条的香味了,阻挡我回罗马餐厅的路上,唯一剩下的就是毛瑞斯莫,一个当时20岁,比我年轻了6岁的强壮的女选手。

  令人震惊的是,我击败了她。于是几个小时后,我又和恩佐回到了那间罗马餐厅,坐到了餐桌前。面包很棒,闪着橄榄油光泽的面包简直是人间极品。我还没吃完第一片,就拿起第二片往上涂抹橄榄油了。我打了一场艰难的比赛,这是我该得的,我都记不起上一次我那么开心是什么时候了。

  我的味蕾被彻底唤醒了,我吃了巧克力杏仁色拉和烤面条加干酪沙司。然后服务生端上了甜点——我最爱的提拉米苏。我吃了第一口——天哪,太好吃了,接着第二口。当我准备把第三口放进嘴里时,我看到恩佐正盯着我看。他挑起了眉毛。

  “你真打算把它吃下去?”他问。

  他是认真的吗?这可是我等了一个星期才等到的啊!也许他是不好意思,因为他也想分享一口,所以这样“聪明”地提问。

  “嘿,你也应该试试,好吃极了。”我说。

  他伸手把我手里的叉子拿开了。“不,不,我不喜欢这个。我是说,你今晚已经吃了很多了,不是吗?我想,也许够了?”

  顿时,我觉得自己的胃好像被打了一拳。什么“聪明”提问?!我刚赢了意大利公开赛,我的世界排名从第七升到了第三,但他那一句话,把我当天所有的快乐都抽走了。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我放弃了剩余的提拉米苏。

  第二天,我告诉恩佐,我们不该再见面了。他没有反对。我想我的食量是他无法控制的。

  我在比赛中竟被球迷刺伤

  我很小就在网球女子选手里名列前茅了,那时最糟糕的不过是英国媒体批评我在场上发出咕噜声,但我19岁就是女子职业网坛的第一名了。

  可一切都在1993年4月30日发生了逆转。那天是星期五,一个神经错乱的球迷拿着一把刀差点夺走了我的生命。那天我在汉堡参加一项巴黎公开赛前的热身赛,对手是马列娃,当天天气晴朗,微风徐徐。

  在约1万名观众前,我的比分打到了6比4、4比3,然后是局间休息。我记得我坐在那里,拿了一条毛巾擦汗,脑袋里想着,还有两场比赛,我就能回家休息了。接着我感到嘴巴很渴,我拿了水,身体前倾准备喝一口,就在那时,意外发生了。

  后来医生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在那时前倾身子,我很可能就要终生瘫痪了。在杯子几乎要碰到我嘴唇的一瞬间,我感到背上可怕的刺痛。条件反射的,我立即向后扭转头,看到了一个戴棒球帽的男子,他轻蔑地笑着,手臂高举过了头,手上抓着一把长刀。

  他又向我刺来。我不理解发生了什么,在这几秒里,我好像被冻在了位子上,看着两个人把他摔倒在地上。

  他那把刀刺在了我背部左上方的地方,刺进了1.5英寸,离我的脊柱仅有几毫米。我从座位上向前跌了下来,踉跄了两步后彻底摔倒在一个陌生人的怀里。我的父母当天待在酒店里,没有来看我的比赛,但我的哥哥佐尔泰立即赶到了我身边。

  刺伤比我想象的严重,我听到人们不断地叫护理人员。一片混乱。但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为什么?在救护车把我送往医院的途中,我紧握着哥哥的手,震惊让我来不及意识到,我的世界已经开始崩溃。

  可巡回赛居然像没事一样

  星期天早上,我被刺两天后,斯蒂夫·格拉芙来医院看我。是我把她赶下了世界第一的位置,让自己成了世界第一。而那个精神错乱的人之所以刺伤我,动机就是希望格拉芙能回到第一的位置。

  谈话只持续了很短的几分钟,因为她说她必须回到球场去打决赛了。我迷惑了。这个巡回赛居然可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进行下去?

  我本来还以为比赛已经被取消了。但组织者的相反决定显然不一样。这就是网球在商业方面教给我的残酷的一课:赚钱比其他任何事都重要。

  在格拉芙走后,两名警官走进我的病房,他们需要取证。当我看到那把刀和我那件沾着血迹的运动衫时,我的胃里一阵翻滚,他们离开后,我立即呕吐了起来。

  当晚,我飞回了科罗拉多州的一家诊所。刺伤损坏了我左肩胛的部分肌肉和组织,但我的外科大夫告诉我,只要我按照他的指示恢复,我完全可以痊愈,也许8月就能回到美网赛场了。

  我决心要坚持保住自己的世界第一位置。但我被刺伤后的一个星期内,排名前25的女子选手中就有17名被召集在一起在罗马开了一个会。她们被要求投票决定,在我伤愈复出前,我的世界排名是否应该被暂时冻结。没有人知道我需要多久才能恢复,两个星期,两个月还是两年甚至更长时间。所以,他们都用精明的商业头脑作了决定,除了阿根廷的加比·塞巴蒂尼弃权,其他人都反对冻结我的排名。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很伤心,虽然站在商业的立场,我对这样的结果并不吃惊。在世界排名上上升一位都会转变成更多的钱和赞助商。我虽然离开了,但其他人能赚很多钱。

  本来准备和我签约的一家赞助商后来把合同给了格拉芙——新的世界第一。就像继续巡回赛一样,这决定不是针对我个人的,而是出于商业因素考虑。但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极难接受,尤其当我背上还能这样清楚地感觉到伤痛时。


大洋新闻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