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专家解读:不戴眼镜为防自残 争议焦点终将界定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02:17来源: 搜狐体育 网友评论 (0)

北京时间12月24日中午12点,五星体育广播《足球上海滩》节目继续与听众准时相约。本期节目继续关注沸沸扬扬的足坛大审判。《煮酒论英雄》板块,前申花法律顾问刘瑄走进节目,从专业角度对此事件发表观点。

无罪辩护是正常的 焦点仍是身份问题

本次开庭后,很多辩护律师在事实清楚的情况下,仍为被告作无罪辩护,“律师和检察机关在案件上,有完全不同的看法是很正常的。在刑事辩护中经常发生,所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和很多人已经了解的一样,刘瑄也认为本次案件的焦点,在于谢南杨的身份究竟是国家工作人员还是非国家工作人员,“这在足协体制上很难一时讲得清楚。”

“实际上他们都有双重身份,足协是社会团体,在足协里任职的干部不应是国家工作人员。但在中国的体制下,往往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在日常管理中,这个矛盾不明显。一旦涉及刑事案件,马上体现出来。”刘瑄表示如果是协会的工作人员,应作为商业受贿,罪名是不一样的。“在同样的受贿行为中,要分清哪种身份,这个很有争议。”

人情往来需要认定 不戴眼镜防止自残

对杨一民的案件,刘瑄做了深度剖析,“从司法实践看,不管领导干部也好,普通公民也好,家里都有红白喜事,逢年过节也都有人情来往。但检查过程中,可以了解到对方和杨一民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是红白喜事,但这人和他平时没有来往,借这个机会去杨一民那送东西,而这个期间,又托杨办事了,那就能认定是行贿。但如果发现他们确有常年交往,而且金额上符合礼尚往来的度,那说行贿就不合理了。”

刘瑄坦言,“这种事情很容易在法庭上发生争议,根据我们现在的工资水平,送个几千块也是可能的。但如果几万几十万,没有特殊情况,送那么多钱就不太合理了。”谈到接受采访时杨一民并未佩戴眼镜,而上庭时又重新戴上了,刘瑄解释道,“被羁押的嫌犯戴着眼镜,有时会造成自残。因为眼镜是金属或玻璃的,所以在关押期间暂时给扣押保管了。但在提审的时候还要给他提供,否则他怎么看文件呢?”

深陷囹圄委屈悔恨 正统观念加深愧疚

分析起这些大佬身陷囹圄的心态,刘瑄表示理解,“毕竟现在这个处境,跟当初的足协副主席和足管中心副主任,其中的反差太大了。一下子落到现在这样,肯定非常不平静,而且今后面对的人生也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这里面有对自己做错事情的悔恨,也有在那种环境下,不得不深陷其中的委屈。”

刘瑄曾在检察机关供职,且多年从事反贪工作,“这样的对象都是经过党和组织教育很多年的,他们接受的都是非常正统的观念。所以现在一定会产生对国家、对组织、对家庭的愧疚。在里面已经过了一年多了,所以这种白头和苍老是很正常的。杨一民过去头发就有点花白的,只是染了发。现在在里面不能染,然后又那么大压力,肯定就不行了。”

准备充分方才开庭 争议焦点终将界定

对本次开庭审理,刘瑄作为业内人士很有信心,“一定是准备非常充分了才开庭的。从受贿的数字上其实并不大,但这类案子具有全国性影响,是中国足协近十年来,所有丑恶现象的清算。公诉机关对这么大的案子,不做非常仔细地准备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辩护人如果对这些案子的定性和认定事实有不同看法,一定在法庭上会和公诉人有激烈对抗,公诉人也会对辩护方的任何观点提出反驳。”

刘瑄还认为案件的宣判应该不会拖很久,“其实法院前一段已经介入了,很早就对案情开始了解,当庭审理的时候,其实对案件的事实已经很清晰了。”谈到上诉,刘瑄觉得存在很多变数,“主要是当事人对自己行为定性怎么看,和公诉人分歧有多大。还有律师的影响在里面,很难说一审后会有多少人上诉。”最后,刘瑄还指出,“法院对控辩双方争议的主要焦点,在判决书上都会有记录。法院最终的认定就具有标杆性,究竟是国家公务人员,还是非国家公务人员,会有最终界定。”(搜狐体育 谦卑的心)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