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实德中场叹回申花总有机会 当父亲的感觉还在摸索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6 13:09来源: 东方体育日报 网友评论 (0)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刘闻超(除署名外)

  即使是一些德比情结相当浓烈的上海球迷,在谈到王赟(微博)时,依然是欣赏多过所谓“国际球员”身份的排斥。多少年了,众多沪上媒体依然纠结于在报道这个上海球员时,到底是该用“赟”还是“云”,倒是王赟自己显得坦然许多:“赟还是云,其实没什么区别,大家都知道是我。”然而,或许正是应和了“云”的属性,这个二十出头便随球队外迁的上海球员自此开始了远离家乡的飘泊生涯。

  2008年之后,几乎每逢转会期,外界总会将王赟与申花(微博)(微博)联系到一起。无论是早先的申花、陕西、实德的三方交易,还是今年二次转会时最后时刻交易告吹,王赟的回归仿佛是永远没有正确答案,这也让他和申花得到了一个别样头衔——中超赛场上的“法布雷加斯式拉锯”,“ 呵呵,这个还不至于吧?其实自己感觉差别还是挺大的,不能回来应该说还是客观因素更多一些。今年二次转会期时,原本的确和申花有过接触,而且基本敲定了转会,但仍旧是在最后时刻因为一些事情,最终没能成行……”王赟的语气中没有一丝遗憾,他把这一切归结为“命”:“不能说我是个特别相信命运的人,但既然事实是这样,我不会去排斥或者有别的什么想法,只会去接受。”

  或许是因为在他乡飘了太久,回到上海享受假期的王赟对家乡的空气也有了些许反应:“前几天倒还行,就是今天早上刚起床的时候,鼻子有些不舒服,不是感冒,就是那种沙沙的感觉。”接受采访的那个下午,市区气温不到8摄氏度,王赟的家位于闵行与浦东交界的浦江镇江化城,简单的白色运动单衣,外套一件深色羽绒背心,让人不免担忧他是否穿得太少,“刚刚在小区的健身房跑了一会儿步,这段时间在家里基本上每天下午都会去报个到,保持一下身体状态。下个月6日,全队就要去广东三水开启冬训了。”

  喝下一口杯中的龙井茶,望望窗外的阴天,王赟开始回忆起自己刚刚过去的这个在别人眼中“不怎么顺利”的赛季:“上半年踢了6场,下半赛季基本没什么上场机会。运气也没帮上什么忙,有状态有感觉的时候,自己却受到了伤病困扰,今年确实是我职业生涯到现在最坎坷的赛季。”从朴成(微博)华到盖增君,再到如今的文加达,实德一年之内几度更换主帅,王赟却依然得不到太多像样的机会,这不禁让人对大连方面年初费大力气引进他的举动感到不解,“俱乐部当时引进我有着自己的考虑(实德引进陈涛(微博)不成,转而强攻王赟),而那个韩国教练(朴成华)上任之初毕竟对我不熟悉,加之自己后来又受伤,状态得不到保证。后来葡萄牙人文加达来到球队,外界又说我可能会迎来机会,但那个时候球队阵型已经成型,作为他来说不可能在赛季所剩不多的情况下再对球队有什么大动作……其实,没有什么是必然的,这个教练来了就一定要用我或者怎么样,你说呢?”

  像是自问自答的样子,王赟意味深长地又说道:“这一年过得真快,转眼到年底了,现在年纪大了,感觉时间流逝得越来越快了,呵呵。”与实德的合同还剩一年,着眼未来的路,王赟怀揣着从容:“ 好好训练保持竞技状态,对得起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回家?我相信总会有机会的。

  28岁,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话题似乎总是在回忆中展开,19岁出道参加职业联赛的王赟拿自己的过往经历为例,而对于王赟的国字号生涯,老一辈的球迷印象最深的总是83国青那段著名的“拜金四少”事件,与华尔康、郭亮(微博)、汪嵩三人并列的王赟最终遭到足协除名等严重处罚,“那件事对我打击确实挺大的,但也正是因为那些事情促使了自己的成长吧。以前不是总说人不轻狂枉少年么,现在想想当时确实是吃了沟通不力的亏,年轻时心里藏不住想法,对于教练的安排感到不解就直接当面托出……其实换个角度看看,如果你是教练,你的队员当面第一时间对你提出质疑,甚至顶撞的话,你心里会好受吗?”值得一提的是,时任国青队领队正是张健强。

  品尝过挫折,人自然就容易成长。“球员都是这么过来得。过去申思和祁宏也会对我讲一些他们过去的经历,来提点我一些该注意的地方;在陕西那会儿,训练之后经常会和一些年轻的队友像朱家伟(微博)他们聊一些训练和生活中的经验。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人都觉得我年纪挺大了,呵呵。其实我今年才28岁,还有调整、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如果真是到了三十一二岁那样碰到今年这种情况,说不定也就直接退役了。”

  当父亲的感觉,还在摸索中

  2006年,年仅23岁的王赟便与比自己小一岁的女友注册登记结婚,如今,28岁的王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每隔一段时间回来,他总能感受到小家伙们个头的变化,“子奥(儿子)已经三岁了,这次回来感觉比10月份见到他时又长高一些;子怡(女儿)才一岁,联赛结束刚回来时她身体不太好,可能也是有些遗传我的哮喘病,前段日子刚跑过医院。还真是挺巧,他们一个2008年(出生)、一个2010年,不过都是7月份,前后也只相差四天。”

  但对于妻子来说,王赟这个父亲当得却有些不怎么“合格”,“ 他总是说我自己都还像个孩子一样,家里很多事情需要被唠叨几句……对我来说,当爸爸的感觉,我仍在不断摸索和学习的过程中。”当然,为儿子的将来作考虑总是每个父亲的责任,在上月底拜会前队友张晨一家时,对方几个月大的小女儿被王赟视为与自己儿子是“天生一对”,“他的女儿好可爱,于是我就与他订了个娃娃亲。不管他愿不愿意,当着我的面总不好意思拒绝啊。”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