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天津体育局称“接待门”系伪造 黄玉斌未回应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2:47来源: 扬子晚报  网友评论 (0)

  这两天,一张显示有天津市体育学校“接待国家体操中心领导费用支出明细”清单的图片在网上被广泛转载,根据图片显示,短短三天,天津市体育学校接待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领队叶振南等人的费用超过了16万元。恰逢足球的反腐扫黑案件正在审理之中,这样的一则清单出现,引发的轰动效应,相当惊人。昨天,天津市体育局在官网上正式挂出了辟谣公告,直指“接待门”是伪造。虽然官方有了辟谣,但该事件现在看来,依旧疑点重重。

  退役运动员伪造?

  图片确实最早在讨薪帖出现

  天津体育局昨天在官网上挂出了《关于回应有关网络传闻天津体育运动学校接待国家体操中心有关负责人费用清单的声明》的公告。公告落款方为“天津市体育运动学校”。《声明》中并未先就接待一事进行说明,而是从“退役运动员”安置开始说起。按照《声明》的意思,四年前根据相关文件精神已经选择退役后自主择业安置并已领取了相关经济补偿的运动员,如今又“向天津市体育局提出要恢复工作,恢复工资等无理要求”,得不到满意答复后少数人开始采用了一些极端的方式,而伪造“接待门”以图获得关注就是其中之一。在《声明》的最后,体育运动学校正式辟谣:“今年六月份我校根本没有接待过体操中心有关负责人,此清单纯属编造,恶意诬陷。”“其用心极其险恶”。

  追溯本源,这张图片确实最早出现在天涯社区《天津市体育局有退役运动员讨要工资和退役安置,领导置之不理》的帖子中,楼主“yaya_1663”自称为天津的退役运动员,12月9日,因为韩家树等3个训练基地退役运动员没有得到应有的安置,和一些退役运动员到体育局上访讨说法,并和体工大队队长发生了肢体冲突。而那张清单图片,则是由跟帖网友“不相信你看这”发布。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如今这个帖子已经被删除,只能通过“百度快照”查看大致面目。

  “伪造”破绽几何?

  无加盖公章,写错黄玉斌职务

  记者本试图联系天津体育局宣传部人员,电话那头传来了忙音,只好作罢。不过,据《法制晚报》报道,天津市体育局工作人员对伪造疑点进行了分析:“根据相关的财务制度,如果要出具类似的支出明细单,需在前方写上情况说明,对相关花销进行详细解释,在网上流传的这份支出明细上,并无相关领导批示以及公章。如果单从相关规定标准来说,这份明细单上的相关花销确实已经违规。”

  另外一个疑点来自黄玉斌的称谓。图片中,黄玉斌被称作“体操中心主任”,而事实上黄玉斌只是副主任。一般来讲,写错领导称谓是大忌,相关工作人员不会如此马虎。而对于6月2日到4日这三天的时间点,除却学校方面已经辟谣“整个6月份没有接待过相关负责人”之外,网上可以查到的相关活动,也只是6月30号那天,黄玉斌和叶振南去参加了蓟县国家体操训练基地的揭牌仪式。

  “辟谣”能否服人?

  前微博忙删帖,当事人仍无回应

  这件事情的演变,还有另一条线索。在天津市体育局没有辟谣之前,这张图片在微博的“流传”遇到了一些“困难”。

  24日,一名叫“白熊的童话”网友将图片转载到新浪微博,但是在傍晚的时候就被删除了,后来“白熊的童话”表示“这不是我主动删除的”。“删帖”引发了众怒,更为广泛的转载大潮开始,尤其是不少体育记者都加入了转发行列。众人怀疑,体操队正进行危机公关。事件终于演变成了一个热点话题。

  体操队领队叶振南在新浪上是有微博的,这段时期他也关注足坛反腐,并发表一些言论,最近一条是“足球大案中还应加上渎职罪。当给裁判送钱成为行规,俱乐部大面积地行贿,我们的管理者不是渎职吗?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烂到根了,必须推倒重来。”这条微博引发了极大争议,不少体育记者认为,贪腐现象在体育界广泛存在,不仅仅是足球有,叶振南这番“落井下石”的言论实在不应该。后来,在外界对“接待门”产生热议之后,叶振南删除了这条微博,至今没有对微博进行更新。另一当事人黄玉斌也依然没有回应。

  有位网友这样表示:“叶振南和黄玉斌都有微博,说清楚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就完了嘛。”媒体人苏葭在微博上说:“在体育总局发表将启动调查程序同时,天津市体育局作为一个官方单位率先表白,愚蠢至极,好戏在后头。”(有报道称总局将启动对该事件调查)。对于官方的“辟谣”,众人大多持观望状态,依然强烈要求得到来自体操队、当事人自己的声音。由此可见,天津方面的“辟谣”,不足以让人信服。

  啼笑皆非的说法?

  该清单只是体校的“计划书”?

  还有另一种说法,不过这样的说法实在令人“啼笑皆非”。据《海峡都市报》报道,黄玉斌的密友表示:“这只是当地体校做的一份计划书,被他们一名待分配的运动员拍到了。后来这名运动员因分配不理想,就把照片挂到网上。”

  如果这样的说法属实,那么“接待门”确实就没有发生,官方的辟谣显然很是奏效。而且,如果真只是计划书,那么公章自然也是没有的;如果真只是计划书,文字中的错误当然是“可以接受”的。但这样的一份“计划书”,不恰恰说明了这是一桩“潜在”的“接待门”,体操方面的某些腐败行为是确实存在的吗?

  这段时间,足球的反腐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目光,当昔日足坛大佬们纷纷落马,众人为他们的蜕变而感叹不已的时候,不少人也在反思整个中国体育的环境。根据唯物辩证法联系的观点,事物的存在不是孤立的,足球的假赌黑绝非个案,中国体育乃至社会各行各业,从足球上得到的警醒绝不会少。纵然这次“接待门”系伪造,那谁又敢保证不会出现另一次真实的“接待门”、“贪腐门”?足球是到了该涅槃重生的时候了,而其他体育项目,总有到那一天的时候。 本报记者 张晨瑆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