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体育新闻> 体育频道>体育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那一代人中了乒乓的“毒”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4:08来源: 北京晚报 网友评论 (0)

    如今,乒乓球还称得上是国球吗?如果仅从社会关注度和球市的情况来看,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否则国家男乒主帅刘国梁也不会发出“观众在哪里”的呼声,前中国乒协主席、名宿徐寅生也不会感慨:“乒乓追星,我倒要先问问,追了半天,都会打球吗?”但乒乓球确实曾经影响了中国整整一代人,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第五届中国乒协老年会员挑战赛的场边,已经步入老年的那一代人,讲述了他们爱上乒乓的故事,还有他们如今因乒乓而快乐的生活。

    上周六早上8点多,家住通州的退休教师郭厚崙老师,就已到了位于东城区内务部街的北京二中。退休后,在潞河中学担任过多年外聘高考物理教师的她,这次可不是来给高考生们上课的,而是和球友们一起参加第五届中国乒协老年会员挑战赛的。“1952年,我刚上小学一年级,中国乒乓球队成立了,那会儿叫中华全国总工会乒乓球训练班。当时贺龙在西南军区,他特别重视体育,就请乒乓球队到自贡市训练。”郭老师回忆说,“我作为学生代表负责端茶倒水,与乒乓球队生活接触了二十多天,他们告诉我直板怎么打,临走还送给我球拍,我就由此喜欢上了乒乓球。”

    对于许多与郭老师年纪相仿,却没有郭老师这种经历的那一代人而言,喜欢上乒乓球,多是因为在那个年月,许多给中国人长脸的大事儿,比如容国团获得第一个世界冠军,再比如中国男队第26届世乒赛首夺斯韦斯林杯,其间留下了“徐寅生12板大战星野”的佳话等,都和乒乓球直接有关。徐寅生、庄则栋、张燮林等几个名字,也成为那一代人学习和模仿的偶像。“第26届时,我正上大学,那天在课堂上偷偷听收音机讲解,徐寅生在打日本选手,我激动地大喊了一声 好 ,老师说 你给我出去,还上课呢! ”1972年,在劳动文化宫大殿里拿到了一商局系统第二名的东安市场退休职工杜同一老先生笑着说,“打那儿,我就不踢足球,改打乒乓球了。”62岁的金志中阿姨说起话来像机关枪,她说:“我最喜欢庄则栋了, 小老虎 啊,第26届就是在北京举行的,身在北京真幸福!”

    当然,也有像59岁的付小蓉阿姨那样,追随儿时未能实现的愿望,直到今天还锲而不舍。“我的小学是乒乓球传统校,现在中国乒乓球队教练李晓东是我同班同学,我最爱的是乒乓球,成绩也不错,但那一年邱钟惠他们去学校为北京队挑苗子时,可能因为我近视眼,把我给刷下来了,我特别伤心。”付小蓉阿姨说,“我最想成为的就是乒乓球运动员,没有当成,到现在都特别遗憾,参加这个比赛是为了实现愿望,我都参加三届了,不是第二就是第三,老打不了第一,不过明年我就能参加60岁组了,60岁组我要还拿不着第一,那就等70岁,不行还有80岁以后呢!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代表中国参加世界上两年一次的元老杯乒乓球赛,那就实现我儿时的梦想了。”

    那一代人与乒乓球结缘的往事,如今已经化成美好回忆,仍在滋润着各自的心田,而打乒乓球带给他们的快乐,多年来却一直都在,似乎到了今天,变得更甚当初。“现在不打球浑身难受,一打球就特别舒服。”金志中阿姨成了一个乒乓球俱乐部的会员,一个月60块钱会费,平均一天2元,“身体特别好,头不晕,眼不花,什么病都没有,我都62岁了,头发也不是染的,都是得益于乒乓球。”今年66周岁的罗振繁阿姨,1999年患上了“网球肘”,到北医三院去看,都说“治不好”。“很严重了,特别疼。”罗阿姨说,“那时我把乒乓球捡起来了,结果病就好了。”

    除了收获健康外,乒乓球让已经步入老年的那一代人,过得很充实。罗振繁阿姨通过打乒乓球,结识了许多的朋友,知春路自动化所、社科院、新街口电影院和天桥俱乐部,只要有朋友招呼去打乒乓球,罗阿姨准到。“老年人,你要是朋友多,今天来个短信问候,明天来个电话,一天脑子里用不着你想别的,全是高高兴兴的事儿。”罗阿姨说,“大家在一块说说话,聊聊天,真正的以球会友。”

    本报记者 李远飞 J131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体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