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
 
 
 
 
 
 
大洋网> 新闻中心> 国际新闻> 国际频道>国际滚动>正文
手机看新闻手机看新闻字号

一名中国律师的十年入世记忆

http://www.dayoo.com/http://www.dayoo.com/ 2011-12-27 00:09来源: 国际在线 网友评论 (0)

  柏勇说:“政策是在实践中产生的,它是根据很多案子积累出来的一个变化,然后产生这种政策变化的需求。然后政府所做的就是根据这些需求能够在以后的政策中反映出最新的发展和变化。其实包括中国入世以来这些年的法律的发展其实也是在这样的不断的发展过程中,包括反垄断法的立法,以及不断的完善。我们律师事务所包括公司做的一些,也就是在实践中推动这个政策的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两个实际上是相辅相成是互补的。”

  在入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企业走出去碰到的更多是反倾销反补贴案件。近年来,随着中国企业实力的不断增强,反垄断成为了热门词汇。在柏勇看来,中国的《反垄断法》虽然立法较国外相对滞后,但符合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态势。

  柏勇说:“比如说美国,他们1890年就有《反垄断法》。首先垄断本身就意味着强大的市场力量的存在。其实中国在起草《反垄断法》的时候,就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就是说中国还没有到一个立《反垄断法》的阶段,当时的一个理由就是中国的企业过于分散,是不集中,《反垄断法》反对的是集中,那么在中国的企业还没有做大做强的情况下,过早地反垄断可能会造成中国的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处于一种劣势地位。因为中国的企业还没有大起来,你就不让他大了。所以说国外有所谓的一种趋势,反垄断执法越来越关注中国企业。这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中国的企业在成长,就是有更多的这种垄断问题会引起人的关注。”

  柏勇认为,如果说入世的头几年中国还是在了解规则、适应规则的话,以《反垄断法》为代表的一批法律的出台、施行则显示出中国已经开始掌握规则并逐步成为规则的制订者。

  柏勇说:“其实这也是根据中国入世以后法律经验不断积累所必然产生的结果。所以说《反垄断法》也能体现中国不断地进入到制订规则的这样一种阶段,而不是说去被动地接受,因为我们的企业至少在2006年的时候在美国就接受反垄断调查,当时国内没有人清楚或者说是特别深刻地理解反垄断对我们企业造成的影响。反垄断有些时候也可以作为贸易保护的一种措施。中国实际上也是看到了这一点,然后积极地利用了WTO的这个框架,根据国际通行的竞争法准则订立了《反垄断法》。最近三年中国政府在《反垄断法》的立法和执法方面,尤其是执法方面,是非常积极的。”

  从适应规则到参与制订规则,中国入世十年在这方面总体上是平稳顺利推进的。但实际参与国际市场贸易的中国企业却是经历了不少阵痛和转变,才有了今天积极的国际形象。柏勇认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企业屡遭贸易摩擦,积极应诉者甚少。

  柏勇说:“中国企业过去从心理上,就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中国的政府从整个产业的角度考虑,要跟他们做一些工作来说服他们去应诉。现在,随着中国企业的力量逐渐强大,现在中国企业积极应诉的比较多,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变化。中国企业也逐渐意识到能够利用这些国际规则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柏勇供职的高伟绅律师事务所在全世界很多地区、城市都有代表处,柏勇透露,今年和去年相比案子数量越来越多,他所在的北京代表处格外忙碌。柏勇说:“我们要介入的案子都是对中国的市场竞争有一定影响的案子,那么也就是说,一个是中国的市场是越来越重要了,这是一个佐证。因为很多案子更多地关系到了中国市场。另外一个就是中国的企业走出去的越来越多了。还有一个趋势,就是过去我们做的案子大部分都是国外的交易跟中国有关,有点像我们是从属于这个交易中的一部分,现在很多是中国的企业走出去以后,中国变成了交易的主体。这一块业务我们是觉得很朝阳的新型的一个业务。这块业务是非常有前景的。”

  中国案件的分量逐渐加重、中国法律加大与国际接轨的步伐,伴随而来的是中国律师在国际上越来越受到尊重以及工作方式的极大颠覆。柏勇说:“这几年的变化特别大,这个可能是跟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中国人的专业素质越来越高有一定的关系。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的律师产业就没有国外那么受重视、能够发展得那么完善。但是这几年中国市场造就了中国律师的水平越来越高,包括中国律师自己的努力,中国律师越来越受尊重。很多交易确实是逃不开中国市场,就是他完全要依赖于中国这方面的法律和律师素质的提高和发展。过去守着一部法做律师的时代已经完全不在了,现在是可能每天都在变化,我们有时候也是觉得第二年你完全不能依赖于头一年那个法是怎么样。会感觉到我们比国外同行又更难了一点,就是怎么在这种复杂的快速发展的法律环境下,提供很到位的质量很高的法律服务,这个我觉得对中国律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WTO最重要的两个基本原则分别是非歧视和透明度原则,入世十年,中国秉承着这两项基本原则有序开展各项工作。作为一名活跃在这一领域的中国律师,柏勇希望中国能利用好前十年搭建起来的WTO法律框架,加紧法律完善工作,在未来让相关法律更加明确、细致。

  柏勇说:“法是越国际化越细致化越透明的。如果在一个很明确的法律框架下,暗箱操作的可能性是很小的。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很大程度上还是在法律发展这一块,包括《反垄断法》,它的框架性很强,但是它的规则不够细致。现在国外也是要求中国政府在立法上要加强,所以说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且有很多工作可做。也就是如何进一步完善现有的法律体系,没有法的地方加紧立法,有法的地方要把法细致化。”

  在这位资深律师看来,中国已经很好地履行了加入WTO的各项承诺,未来,更应勇于承担WTO体制建设者的任务。


2

(编辑: newsroom)

我要评论

   1 2 下一页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广州日报大洋网(www.dayoo.com)

  • 订制《广州日报》手机报:发送AA106585772
  • 订制《信息时报》手机报:发送AB106585772

0 顶一下

返回页顶

 
 
 
 
 
 
 
 
 
 
 
 
 
 

赞助商链接

 
 
大洋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