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克·舒默和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试图在“202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最终版本中加入一项修正案,以此限制美国政府使用包含中国芯片的产品和服务。

这一消息立刻引起美国跨产业团体的强烈反对。包括美国航空航天工业协会、汽车创新联盟、国防工业协会、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美国商会以及国家有线和电信协会在内的联合团体,在日前的信中提出多方面不满:首先,芯片无处不在,该修正案将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例如一家公司可能因为咖啡机里使用相关芯片而受到影响;其次,该修正案将客观上要求与美国政府有业务往来的实体追踪整个供应链,检查供应商在任何地方使用的设备中是否包含来自中国的芯片,这将给美国政府和承包商带来繁琐的合规和认证要求,也引发企业界对美国政府在公共采购方面越权的担忧。

近段时间,为遏制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美国政府针对中国芯片实施了一系列围追堵截政策。8月,美国总统拜登正式签署《芯片和科学法案》,该法案设置“中国护栏”条款,禁止获得联邦资金的公司在中国大幅增产先进制程芯片,期限为10年。10月7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多项对华芯片出口管制措施,规定美国企业生产的先进半导体生产设备必须获得美国商务部的许可证,才能向中国出口。

无论是借有关法案夹带通过涉华消极内容,还是直接将矛头对准中国芯片,美国政府的种种政策与行动,其目的都是对华大搞科技封锁,以此遏制中国整体的科技和经济进步,维护美国自身科技霸权。

美国政府不断升级对华芯片出口管制措施,已让不少美国本土芯片企业成为冤大头。彭博社近日报道称,美国市值最高的半导体制造商英伟达表示,对其A100和H100芯片向中国出口的限制,可能导致该公司最新一个季度损失达4亿美元。波士顿咨询公司还预测,如果美国继续加码对华芯片出口的限制措施,美国芯片企业将失去18%的全球市场份额和37%的收入,并减少1.5万至4万个高技能工作岗位。

还有美媒刊文直言,美国政府对半导体市场的干预不仅不利于行业本身和消费者福祉,还显示出美国已失去对市场力量驱动经济成功的信心。众所周知,只有自由市场竞争才能提升劳动生产率和国际分工的益处。限制国际交流,不仅会减少经济福祉,还有可能加剧冲突对抗。

当前,全球疫情持续演变,世界经济复苏不确定性增大,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受到多方面冲击。事实一再证明:将科技和经贸问题政治化、工具化、武器化,不但阻挡不了中国发展,反而只会封锁自己,反噬自身。那些沉迷于打压、遏制中国的美国政客,不能总是对美国企业界客观理性的声音充耳不闻、装聋作哑,而应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和自由贸易规则,不要在“脱钩”“断链”的歧途上一路狂奔。

严瑜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2年12月02日第09版)

[ 编辑: 彭忠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