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州> 正文

广州记忆丨火柴盒、大辫子……你对这些每天乘坐的交通工具知几多?

2016-09-30 17:53 来源:大洋网

点击可观看H5页面:广州记忆丨城市交通变迁

[第2期]

城市交通变迁

Meeting

时广州是无路可言的,大街小巷狭窄弯曲,两旁的屋铺如错齿,以麻石条或青石板铺就的路面凹凸不平。这些在今天文艺青年看来是情怀的场景,于当时只是被迫无奈,故大小道路可唤作街、巷、里或坊,但不绝以路称,相对灵活的轿子便成了那个年代最佳的代步工具。

blob.png

西关因富商聚居,且大多讲究排场,因此旧时广州的轿子集中在西关,遇到潮水泛滥,少奶奶小姐们就坐轿上街。

到民国时期,广州有了“开辟马路”之举,情形渐变,轿子渐少,出现了东洋式马拉车,因车身通漆黄色,俗称黄包车,广州人则称之为“车仔”。

blob.png

广州街头的人力车夫

其实广州的“车仔”早在民国初年,就有出现,但不是很多。民国时期拆城筑路以后,大量逼仄的旧街巷改成了宽阔平整的新马路,终于在一直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blob.png

人力车夫在街头就餐

当车夫是个苦差事,实行“两班倒”,弩起筋肉,弯着背脊,用尽全力。如果运气不好没拉到多少活时,就只能对自己的肚子做文章,要么将三顿饭并做一顿饭,车夫行话叫做“单条饭”,要么索性饿上一整天,行话叫做“拜万寿”。

blob.png

临近抗战胜利,广州出现了蹬踏的三轮车。那时,马路上间中会出现几辆小汽车,乘坐者多是权贵富豪。

三轮车是半机械化的,车夫踏脚行驶,省了不少体力。1947年初,广州市政府为以“脚踏”代替“手拉”,出台办法鼓励手拉车公司及市民改装三轮车上路行驶,并优惠免税一年。

随着乘坐的人一天天多起来,夜幕降临时,长堤、第十甫一带的三轮车接水如龙,成了一道不一样的风景线。

blob.png

“火柴盒”公共汽车

抗战胜利后,广州出现了俗称“火柴盒”的公共汽车,车厢是木的,车身较短,车门是推拉式的木趟门,由售票员人工拉动。

blob.png

60年代公交车票

汽车每将到站,乘务员就大叫:“某某路有冇落?”要下车的乘客立即回应:“有!”乘务员则高声给司机打招呼:“有,慢!”亦即通知有人下车,车应慢慢停下。一路上,“有慢”之声,不绝于耳。

后来车上装了电铃,乘务员按一声长铃,表示有人下车;喊声“开得”,司机大佬便踩动油门。

blob.png

1960年9月30日,广州第一辆电车从越秀公园总站开出。

再往后,广州出现了无轨电车,也被市民亲切的唤作“大辫子”电车,主要是围绕中山路这条广州老中轴线走,两只“触角”搭着城市上空纵横交错的电网,摇摇曳曳,去往无声。

blob.png
无轨电车通行纪念票

那时的电车座椅是木头做的,地板也是木头的,踩上去,咯嗒咯嗒地响,车里也没有空调,夏天的时候,靠窗坐的乘客总爱打开车窗,让风徐徐吹过。

如今,无轨电车早已成为了城市记忆的一部分,长长的辫子划过的是广州旧时的天空。

改革开放后,公交车增多了。同时,先于内地,广州出现了出租的小汽车,就有了“的士”一词,是“TAXI”的广州话音译,和香港一样,的士扬手即停。

blob.png

80年代老广州的出租车站

有些省外朋友来到广州也跟着喊“打的”,却不知这词的来历。其实,广州人当初说的是“搭的”。搭者,乘搭之谓也。

由于发音的关系,“搭的”传入内陆北方城市后,被同声译为“打的”。渐渐地,“打的”成了南北通行的词语。

但对大多数老广州人来说,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胜过所有的交通工具。作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三转一响”(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音机)的“老四件”之一,自行车一般只有“大户人家”才买得起,能拥有一辆凤凰或永久牌自行车,足以令一家人自豪。

blob.png

直到七八十代,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自行车开始在城市渐渐普及,几乎渗透到每个家庭。

1988年,一张名为《上班时间的交通》的照片传遍全球,记录了当时海珠桥上的自行车潮。史无前例的自行车热潮,也被西方人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观”。

blob.png

1997年6月28日,广州地铁1号线西朗至黄沙段正式开通,广州也成为了全国第四个开通地铁的城市。

blob.png

1997年4月9日,广州地铁第一列车接车仪式在黄埔港进行。

生活的富裕,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但广州市区却愈发的拥堵。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广州经历两次大塞车时刻。一次是大规模改建道路时期,市区成了大工地,要不堵车,也难。另一回是当下,小汽车大增,上下班高峰之际真是“雪拥蓝关马不前”。

在广州,有这么一首打油诗的形容上下班高峰堵车的:

一行白鹭上青天,

老子挤在最中间。

借问酒家何处有,

又被堵在大路口。

犹抱琵琶半遮面,

车上装点方便面。

然而,不只是广州,“拥堵”已成为不少城市的“难治之症”。

不过就像黄天骥老师说的:“在前进的道路上,总要遇到困难;发展愈快,困难愈多。广州堵车的尴尬,终能解决。我想,尽管现在人们骂骂咧咧,但谁也不想回到“坐车仔”的日子。”

注:文中引文出自2013年5月15日A11版《生猛广州·淡定广州》栏目之《从 “ 有慢”到 “ 打的”》,作者黄天骥。

出品:广州日报大洋网全媒体新闻中心

文字/剪辑:邓雅方

采访:袁茜 黄莹

配音:吴雪莹

[ 编辑: 邓雅方 ]
分享到:
大洋微信二维码

大洋微信

广报汇微信二维码

广报汇

10:54 番禺通报:一名入境隔离酒店工作人员核酸检测阳性
番禺通报:一名入境隔离酒店工作人员核酸检测阳性
2022年6月25日,我区在入境隔离酒店高风险岗位闭环管理工作人员例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中,发现1例阳性,随即闭环转运至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市八医院进行隔离医学观察,经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轻型)。 [详细]
11:08 最新进展!广连高速花从一标段狮子岭隧道左洞贯通
最新进展!广连高速花从一标段狮子岭隧道左洞贯通
6月23日,由中交四航局承建的广连高速花从一标段狮子岭隧道左洞实现高精度贯通,贯通误差横向21毫米,竖向8毫米。隧道贯通为广连高速花从段二标打开了运梁通道,为全线拉通创造了条件。 [详细]
11:11 单日接送旅客超10万人次,白云机场迎来暑期出游热
单日接送旅客超10万人次,白云机场迎来暑期出游热
随着暑期来临,旅游市场加速升温,白云机场航班和旅客量增幅明显。6月24日全天,白云机场共保障航班1017架次,其中出港519架次,进港498架次。全天接送旅客10.43万人次,这是今年第二季度以来单日保障客流首次突破10万人次。 [详细]
09:54 “犬”力以赴!缉毒犬“尖兵”是如何炼成的?
“犬”力以赴!缉毒犬“尖兵”是如何炼成的?
“6·26”国际禁毒日前夕,记者走进广州市天河警犬基地,探访缉毒犬成为搜毒“尖兵”背后的故事。 [详细]
10:04 水位明显下降,北江大堤结束应急响应
水位明显下降,北江大堤结束应急响应
记者从广州市应急管理局获悉,鉴于北江河道水位明显下降,25日17时,北江石角站流量已低于5年一遇(12300立方米每秒),根据省防总通知和相关规定,市三防总指挥部决定从25日17时起同步结束北江大堤广州防守责任段应急响应。 [详细]
10:04 永庆坊禁毒集市启动 将持续到7月5日
为全面落实广东省、广州市禁毒委开展“禁毒攻坚年行动”的部署,增强全民禁毒意识,6月23日上午,第35期广州荔枝湾禁毒宣讲坛暨2022年荔湾“6·26国际禁毒月”活动——永庆坊禁毒集市正式启动。 [详细]
09:59 广州去年新收毒品案件量较2020年同比下降64%
6月24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打击治理毒品犯罪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广州法院2021年以来惩治毒品犯罪的有关情况,发布了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详细]
回到首页